数字报

烈日下,他们是最可敬的人

2021-07-14 07:43:49|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编者按

炎炎夏日,酷暑难耐,在南京,总有那么一些人需要顶着烈日在户外工作。他们是平凡的劳动者,每天默默流淌着汗水,坚守岗位,尽职尽责,为这座城市的美好尽自己的绵薄之力。烈日下,他们是最可爱、最可敬的人。今起,本报推出“高温下与劳动者同行”栏目,记者将走进大街小巷、深入基层一线,聚焦坚守在不同岗位上的劳动者,体验他们的艰辛与坚守。

三百多人高温下奋战在仙新路长江大桥建设现场——

高塔扎钢筋,双手老茧烫通红

在仙新路长江大桥工地上,建设现场工人们正在进行钢筋绑扎。南报融媒体记者 冯兴 通讯员 赵懿摄 在仙新路长江大桥工地上,建设现场工人们正在进行钢筋绑扎。南报融媒体记者 冯兴 通讯员 赵懿摄

“老秦!下来喝口绿豆汤!”7月13日上午,在仙新路长江大桥北岸N1号主塔上,工人们正在烈日的炙烤下紧张进行钢筋绑扎,刚刚从墩柱上下来的钢筋工人杨永中冲着工友秦斌喊道。

入伏以来气温不断攀升,但中铁大桥局仙新路项目部的300多名员工坚持施工,眼下正在绑扎的是北主塔下游第八节塔柱的墩身钢筋。 从项目现场下来的秦斌摘掉手套,端起工友用饭盒递来的绿豆汤一饮而尽,衣服的肩膀和袖子上全是一圈圈白色的汗迹。“我是从一个‘火炉’来到了另一个‘火炉’。”老秦是重庆人,今年是他在南京参加重大工程建设的第3个年头。在N1号主塔上绑扎墩身钢筋。四周光秃秃的没有任何遮挡,钢筋表面温度将近50℃,秦斌和工友们要抓住滚烫的钢筋,严格按照图纸尺寸和间距,一根一根地将钢筋绑扎固定起来。“这个时候,即使戴着手套,干时间长了也烫得慌!”老秦举起自己的手给记者看,只见手上的老茧烫得通红发亮,“这几天手套磨损得严重,我几乎一天就能用废一双劳保手套。” 

现场负责人告诉记者,为了保证施工安全,项目部采取了夏季施工防暑降温措施。除了在现场建立工人休息区,也调整了上班时间,尽量避开上午11点到下午3点这段高温时间。不仅如此,项目部还为工友们采购了清凉饮料、绿豆、西瓜等防暑降温物品,定时为现场工人送绿豆汤。记者在现场看到,距离墩柱不远的休息区,还配备了人丹、十滴水、藿香正气水等急救小药箱,防止因高温中暑引发意外。 

喝完绿豆汤,秦斌和杨永中等一干工友们准备再次登上墩柱完成钢筋绑扎工作。现场负责人告诉记者,浇筑工程前有很多道工序,绑扎钢筋是其中耗时最长、工作量最大的一道,而且只能由人工来完成。只有将钢筋绑扎的工序全部完成,才能开始北主塔下游塔柱第八节的立模浇筑。老秦抬手用衣袖擦了一下脸上的汗珠说:“我们干的就是这个工作,既然选择了这行,再苦再累都要认认真真做好,不能给进度拖后腿,更不能给这么大这么重要的工程留下安全隐患。” 

仙新路长江大桥距上游南京长江二桥约5.9公里,距下游南京长江四桥约4.3公里,全长约13.17公里,是南京高快速路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该桥为主跨1760米的双塔单跨悬索桥,跨径目前在同类桥型中居于国内第一、世界第二。待仙新路大桥通车后,从江南的栖霞大道到江北大道只需要10分钟左右。

南报融媒体记者 冯兴  通讯员 赵懿


急救医生全副武装在“抗疫”一线,守护健康守护城市——

脱下防护服,身体如同水里“捞”

“有一位隔离期间发热患者暂排除新冠,现需要转运回江北某隔离点继续隔离,收到请回复!”7月13日11点,外面毒辣的太阳让人烦躁无比,“出门”的哨声吹响。快速穿上隔离衣,又穿上防护服,120急救医生莫钧锐和伙伴们一起冲到楼下——他们要去执行任务,去转运病患。记者了解到,时下,仍有一批医护人员在“抗疫”第一线,守护着我们的城市。 N95口罩、护目镜、医用手套、防护服……全副武装后的莫钧锐麻利地上车,随后和定点收治医院联系:这次转运的是什么病人,需要转运到哪里。即使车里有空调,但莫钧锐穿上隔离衣和防护服后,后背已在淌汗。“你的动作似乎都是‘快镜头’,是因为现在装备更先进了?”当记者提出疑惑时,莫钧锐笑出声来:“不是啊,是因为习惯,都是训练出来的。以前穿防护服需要半小时,现在只需要10分钟。走路的速度也比以前快很多。”莫钧锐告诉记者,去年1月底,他就加入专车转运组,都是穿着厚厚的防护服去转运新冠肺炎相关患者。 

像从水里“捞”出的莫钧锐。 像从水里“捞”出的莫钧锐。

40分钟后,车子到达定点治疗医院接上患者后,莫钧锐一边安抚患者,一边和集中隔离点联系。一路飞驰到集中隔离点,把病人送达指定的交接点,路上没有出现“幺蛾子”。回来的路上,莫钧锐略微舒了一口气。

14:20,回到中心,经过消毒,脱下两层衣服后,出现在记者面前的莫钧锐犹如从水里“捞”出的一样,口罩和手套的勒印让人有一些心疼,他大口喝了口水,“爽!”他说,其实,上班的日子里,都不怎么敢喝水,因为穿上防护服的那一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脱下,不敢喝太多的水,不敢吃太多。 

120急救医生莫钧锐全副武装准备出发。 通讯员 国立生摄 120急救医生莫钧锐全副武装准备出发。 通讯员 国立生摄

觉得这样的工作辛苦吗?对于这个问题,37岁的莫钧锐憨憨地笑了,选择了这个职业,就选择了与病魔斗争,与死神赛跑。平日里,他们不是在急救患者的现场,就是在赶赴现场的路上。对于这份职业,莫钧锐和他的同事有着自己的执着和理解:“每成功抢救一个病人,我们心里都特别有成就感。我们挽救的不仅是一条生命,更是一个家庭。转运特殊病人,护佑的更是一城的安全。”刚说完这句话,莫钧锐和他的同事又出车了。此时,他们连中午饭都还没来得及吃。 

这就是平凡而真实的“120”,在这里,速度与爱心每天都在重复。

通讯员 国立生 

南报融媒体记者 李花


“桃专家”为选育新品奔忙,她头顶烈日、脚踩热土——

田间筛百桃,脸上汗滴“桃”下土

7月13日上午11点,江苏省农科院国家果树种质南京桃资源圃,已经暴晒在烈日中。头戴紫色宽檐帽、身着白色长款工作服、脚穿浅咖色长筒胶鞋,该院果树研究所桃创新团队研究员许建兰正穿梭在桃林间,观察、拍照、采摘、记录……初筛、复选优良桃新品系。从上午7点到11点,4个小时的田间作业,许建兰已被晒得满脸通红,脸上全是密密麻麻的汗珠。农业科研不比其他,天气、环境对农业发展的影响极大。“6到8月是桃子的成熟季,对于我们育种工作者来说,每年这个时候就是选成果的关键期。”许建兰告诉记者,省农科院有本部、溧水、句容、上兴四个桃子育种基地,这四块地每周都要跑一遍,观察果实成熟情况并进行评价、鉴定,把比较好的果实带回实验室做进一步试验,“一般早上6点多钟出发,至少在田间工作到中午十一二点。”

许建兰烈日下穿梭桃林间,观察记录果实成熟情况。 南报融媒体记者 马金 实习生 徐简摄许建兰烈日下穿梭桃林间,观察记录果实成熟情况。 南报融媒体记者 马金 实习生 徐简摄

省农科院桃研究团队共有14位科研人员,分别负责桃种质资源、育种、栽培等科研工作,收集国内外资源,筛选优异资源品种,再进行杂交培育新品种。许建兰从事育种研究已有20年。“品种选育过程是很艰辛的。”她告诉记者,首先要确定育种目标,比如填补桃子的不同成熟期或是不同的类型,然后到种质资源库寻找合适的亲本,将父母本进行杂交,杂交成功后对获得的种子进行处理,培育实生苗。这还没有完成,要从实生苗中筛选出优良单株,再进行嫁接试验、区域试验,经过长期观察比较等步骤,最终选出可推广的优良新品种,“一切顺利的情况下,这个过程需要八到十年。”

一株株桃树,就像科研人员自己的孩子。许建兰每次到田间,都背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布袋,里面装着一沓桃果实经济性状鉴定表、各色记号笔、相机、塑料袋等。她走到一株桃树前,摘下一个桃子,在工作服上擦了擦,就咔嚓一口咬进嘴里品尝味道。“我觉得自己像个‘野人’一样,果实成熟多时一天要品尝上百个桃,桃毛吃得嘴都发麻。”许建兰说,仅省农科院本部桃园里就有100多个嫁接品种,如果在田间把桃子洗一洗、用刀切开来品尝,时间根本来不及,最高效的方法就是摘了直接尝,“有的口感不好,酸到倒牙,那就不用摘果、在田间直接淘汰,口感好的就摘回去继续试验、采集数据。”

桃园里,经过初筛、复选脱颖而出的“紫金玉脆”桃子新品,已经申请了品种权。它外观端正、身形漂亮,一口下去清脆、鲜甜。许建兰挑选了8个大小一致的桃子,摘下来放进塑料袋,并用记号笔做好标记。这样的动作,她每天要在不同的桃树上重复很多次,衣服湿了一遍又一遍。“越是高温,我们就越忙,中午都不可能回家洗澡、换衣服,一般用毛巾擦擦汗、换身衣服继续工作。”许建兰说。

“育种需要吃得了苦、耐得住寂寞,需要持之以恒的科研精神。”许建兰说,在长年累月的育种过程中,高温下田间作业只是艰苦工作的一部分,只要每年都选出两到三个优良品种,就会觉得特别高兴,特别有成就,“这些好吃的桃子,会被推广种植,最终成为广大消费者口中的美味,想到这些,再辛苦我都乐意。”

南报融媒体记者 马金 

实习生 徐简 通讯员 王彭


江北新区“江小虎自贸骑巡队”戴厚重头盔飞驰在街巷,擦亮城市文明窗口——

日巡百公里,穿梭热浪迎“烤验”

昨天下午两点,南京的室外气温高达36℃,江北新区“江小虎自贸骑巡队”队员池继夏和孟磊抖擞精神,跨上摩托,开始新一轮的骑巡。从驻地出发,一路骑行至滨江大道的扬子江新金融中心,两人发现了一辆违停的面包车,由于车主就在车内,迅速对其劝离;又在路边的绿岛旁发现了一棵散落的树苗,便立即联系江北新区园林部门前来处理,前后短短5分钟,两人已是汗流浃背。

江北新区“江小虎自贸骑巡队”。 南报融媒体记者 李都摄 江北新区“江小虎自贸骑巡队”。 南报融媒体记者 李都摄

厚重的头盔、黑色的骑行服、锃亮的皮靴……这些让小伙子们看上去英姿飒爽的装备,却成为三伏天里骑巡执法最大的负担。“穿上这一身是真热,但不穿也不行。”池继夏介绍,头盔两侧有吸汗的功能,可以保障行车视线不受汗水的影响;骑行服是用较为厚实的材料制成,可以避免双腿被发动机烫伤;穿上皮靴,是为了在控制车身重量时保护脚踝。

在空旷的滨江大道上,骄阳似火,热浪滚滚,记者身着短裤短袖,站上十多分钟都直感吃不消,而全副武装的“江小虎”们,却要在如此高温下每天在路上坚持6个多小时,骑车巡查超过一百公里。“三伏天的巡查,我们一般每骑行一小时,就会休息15分钟,就近找一些阴凉的地方补水,同时也让滚烫的摩托车休息片刻。”池继夏说。

“我们这些‘江小虎’当初都是经过严格的选拔才被选上,所以无论面对什么样的天气条件,都不能掉链子。”24岁的孟磊一脸严肃地说。小伙子身高1米88,皮肤黝黑、身材挺拔,他告诉记者,“江小虎自贸骑巡队”配备的摩托车是春风国宾650型号,车重近600斤,一般人不太容易驾驭,所以队员的选拔有严格的标准,身高不能低于1米75,体重不能低于70公斤,最终选拔出20人。

作为江北新区综合行政执法的一支“尖兵队伍”,“江小虎自贸骑巡队”成立于2020年1月,摩托车配备了车载鹰眼系统,运用智能识别及自动抓拍技术,实现动态监管执法,提升自贸区科技执法水平。

“当前,南京正在创建全国文明典范城市,这对我们的工作提出了新的要求。”“江小虎自贸骑巡队”队长韩嘉豪介绍,利用骑巡队机动性强、人技结合、一专多能的特点,重点对背街小巷的车辆违停、占道经营等进行整治;同时,重点对定山城市客厅、新区市民中心等窗口地带和路段进行监控,将自贸试验区打造成展现南京城市文明的窗口。

在路边接受记者采访的间隙,对讲机里传来“云山顶山”指挥调度平台通过监控发现的线索,“长江滨江风光带发现有垂钓者,请速去现场处理。”接到命令后,池继夏和孟磊没有片刻耽搁,两人跨上摩托,呼啸而去。  

南报融媒体记者 李都 

通讯员 孔建东


版权声明

1、本文为南京日报、金陵晚报、南报网原创作品。

2、所有原创作品,包括但不限于图片、文字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著作权人合法授权,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使用或者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本网站摘录或转载的属于第三方的信息,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转载信息版权属于原媒体及作者。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擅自转载使用,请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作者:冯兴 李花 马金 李都 责任编辑:尹淑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