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

隐秘古井延续城市千年根系

2021-04-02 08:24:39|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一群“访古人”寻井而来记录南京往事春秋

隐秘古井延续城市千年根系

门西门东的老宅,充满历史典故的街巷……漫步在南京城中,许多角落都述说着古都的往事春秋。而散落在南京街头巷尾的古井,犹如深扎在古城土壤里的一丛丛根系,滋养着一代又一代南京人,也见证了城市面貌的沧桑巨变。 

如今,在南京城的隐秘深处,仍可寻得一口口还在使用或已荒废的古井。他们虽然离现代人的生活渐行渐远,却能串起古城的历史文化。而城中有一批为此奔走的“访古人”寻井而来,成为“寻保人”,努力保护着老南京的根系与市井烟火气。 

城市标本

它们因古井得名见证石城变迁

南京是一个和井有关的城市。在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很多的地方都因井得名。 

位于珠江路北侧的双井巷,东起成贤街、西至将军巷、南接大纱帽巷,这条小巷因为明代此巷有两井相近得名;位于大行宫西南的铜井巷,东起太平南路、西至延龄巷,因巷内旧有铜井庵得名;三山街西南侧的金沙井东起中华路、西至原铜作坊,明代中期,此地天旱挖井,井内流沙含有金粒,因而得名;清将杨镜岩率兵在南京挖一井,人称杨公井,街以井而得名……南京地方文史研究者陆晖则将目光投射于秦淮、聚焦于老城南,“老门西是南京城里最后一片未改造的老街区,也是南京现存古井分布最密集的地区,这一代列入文保范围的古井有20口左右,大多隐藏在街巷深处。” 

多次的寻访,陆晖实地收集到这一带诸多有关古井的资料,更整理成文。“同乡共井,是老门西一条历史悠久的巷子,因东晋名相王导曾在此挖井以激励乡人的传说而得名,巷内现存两口古井。”陆晖告诉记者,“同乡共井2号井,据说这口井就是巷名上的那口同乡共井——清代古井,2014年被列为秦淮区不可移动文物。它位于巷口一角的井台上,老井栏多年前失踪,现在井栏为后加的,井内壁青砖完好。”不过,这口古井如今已废弃不用。“同乡共井巷内还有一口古井,藏在11号民居内第三、四进院内北侧墙下。井旁墙上还保留着一个拱形的神龛,居民说这是用来供奉井龙王的。”同样,此井已废,神龛下方可见一只圆形井栏,陆晖在走访中听当地民居主人讲述得知,“曾有文物贩子出价收购井栏,因他舍不得祖上留传之物,且担心失去井栏不安全,才保留至今。” 

而因有明代古井一口,井栏呈六角形,故名六角井;后成巷,巷以井名。六角井是老门西另一处以井命名的街巷,巷内现存两口古井。陆晖在寻访中发现,“六角井19—2号井,井栏为八角形,呈灰白色,外侧雕饰精美,上半部为竖纹,下半部为蝙蝠图形,极为罕见。六角井32号井,位于六角井32号对面的路边井台上。现存井栏为八角形,青石质,目前井中仍有水,不过水质混浊。” 

古井不仅仅存在于地名之中,对于城市而言,它们也是记忆中磨灭不去的片断,成为城市历史的标本。高岗里9号井,位于高岗里9号对面的路边井台上,为秦淮区不可移动文物。“它原为一口古井,民国时期改建为消防取水用井,水井深而宽阔,水深13米以上。井栏体量大,为民国时期制作,刻有‘民国廿二年二月立’‘绿竹园西首’‘同人共井’等字。”陆晖告诉记者,“这口井是南京近现代消防事业的见证,非常有价值,更可贵的是,它至今水质清澈,居民仍在使用。”这些古井遗迹所包容的文化内涵,仍是历史名城的标志之一。 

古都城事

它们深藏不露延续市井气息

南京历史上有上万口井,据记载,清末江宁府城(今南京老城)内还有5000余口。《白下琐言》记载:“城中人口辐辏,食井不可胜计……”古井是城市生活必不可少的设施。不过随着时代变迁,城市发展,这些街巷里的古井很多已经不再被使用,但在隐秘的街巷深处中,仍旧可以发现一些“活着的”古井,一直受到当地居民的重视和喜欢。 

小百花巷内,有三口被列为秦淮区不可移动文物的古井。“小百花巷1号井,位于小百花巷1号院内,这是一口有故事的井。井栏为南宋古物,原在瞻园内的普生泉上,不知何时被移至此地。该井栏呈八角形,上有两只圆孔,虽然有些磨损,外侧刻着的隶书‘普生泉’、‘淳熙丙午邵永坚建’依然清晰,诉说着它不寻常的前生往事。院内居民对此井非常爱惜,现井水清澈,每天都在使用。”陆晖介绍,“小百花巷的另两口文保古井,分别在16号和24号。16号井位于一条巷道尽头,井栏完好,但很久以前就因水源污染被废弃,24号井位于小巷道路一侧,六角井栏,水质清澈,居民还在使用。” 

然而,并非所有的古井都能拥有文物的身份,但在城市之中它们却在不声不响中,填补着人们生活,将人们拽进了老南京城中家长里短、烟火浓厚的市井气息中。 

同样在小百花巷,在一位老人的带领下陆晖发现在一户院子里还藏着一口古井,被铁盖隐藏在深处。“这是一口没有井栏的私家用井,看样子年代也很久了,至今水质清冽。井的主人说,经常都会有一些喜欢摄影的学生专门过来拍这口井。像这样深藏不露的老井,附近人家院里至少还有两口。”陆晖介绍。 

高岗里22号民居,曾是清代织锦机房,里面也有一口古井。这口井承载了院里年近百岁高龄的张玲霞老人的太多记忆。在寻访中,张玲霞老人透露,“曾经先有水井,后有人家,过去的人盖房子前,都要先挖口井,再盖‘茅肆’,最后才轮到建房,这口井的年代比房子还要久远。自从我嫁进这个院子,这口井就一直陪伴着我。当年没有自来水,吃的用的水都是这井水。每天上井,淘米洗菜,洗洗涮涮,就成为大院里几房人家的日常。到了夏天,井水还可以冰西瓜,没有空调、电扇,打一桶井水浇在砖地上,屋子里就变得凉洇洇的了。”张玲霞老人说,这口井比一般的要深,一根竹竿探不到井底,即使大旱之年也不枯竭,只是出水量会少一些,大家需要赶早才能抢到水。现在大家都用自来水了,但这口井还在使用,不仅院内人家用,外面邻居也来打水,“这样好,井就要经常用,水才会一直好下去”。 

在暖阳下,经常会有老人坐在井台边上晒太阳或者聊天。因为水井的缘故,邻里间亲密往来的画面跃至眼前。没有精致布景,没有跌宕起伏的情节,却时时刻刻直抵人心。这些日常的市井生活,也是城市文化的魅力,虽然粗糙,却又生机勃勃。

文物保护

一群“寻保人”为南京古井奔走努力

岁月流转,在如今的南京城走一遭,古井正在逐渐成为过去。在各类文物中,古井可谓是最不起眼的“小物件”之一,它们分布零散,不易监控,井栏极易毁损、被盗,是文物贩子垂涎的猎物;有些没有文物身份的古井,更有可能会被当作城市改造的“拦路虎”而轻率拔除。但在很多文史研究者和文保志愿者看来,这些散落在南京街头巷尾的一口口古井,犹如深扎在古城土壤里的一丛丛根系,它们滋养过一代又一代南京人,也见证了城市街巷面貌的沧桑巨变。 

陆晖认为,南京城里至今能在原地完好保存的古井已经越来越少,这些城市标本的保护刻不容缓,而保护这些古井最好的方法,是让更多市民熟悉它们、关注它们,将它们置于公众视野的保护之下。 

如今,在南京有一批这样的文物保护者,他们寻井而来,用文字与照片记录下古井的点点滴滴,而一些志愿者更开发相关文保平台,让更多人了解这些城市的活标本。在诸多寻访古迹的“寻保人”中,有一位“05后”从“六角井”开始,踏上南京乃至周围城市的古井寻访之路。“一次偶然的机会,经过陆晖老师的介绍,让我邂逅了华夏古迹图,我在这里学到了之前未曾听说过的许多新知识。”“华夏古迹图”是南京一群志同道合的文保者打造的一个面向文物古迹爱好者的、指引古迹寻访的平台,它可以帮助用户查找身边的古迹文物、查看文物的介绍,并让使用者可以通过发布功能,上传图片和新发现文物的信息。安楠告诉记者,因为自己的兴趣,自5岁开始他带着父母一同踏上“寻保”之旅,至今他已经寻访过500余处古井,“好多井发现的时候还未入保”。而在安楠的“寻保”下,江宁骆家边的一口文物古井被避免偷盗,甚至得到了重新修缮保护。而这也成为这个小小南京娃个人文保史中成功保护的第一口古井。“古井就好比一座城市的眼睛,古时人的生活离不开一眼眼水井,人们与井有着深厚的感情,我之所以会那样痴迷、执着地寻访古井,是因为我觉得它们是一个城市的象征、一种文化。如今老城不断改造,使我有一种紧迫感,要做这些宝贵财富的记录者。”安楠告诉记者。 

在南京,有各行各业的工作者投入到寻访保护中,而南京诸多古井,在这些民间文保志愿者和社会舆论积极推动下,迅速得到有关部门的重视。“有了水井才有人家,才形成老街巷。现在留存的古井越来越少,而周围有原住民的井相对保护情况会好一些。”陆晖说。这些古井在城市里已存在了数百年甚至上千年,井壁青苔上积淀着厚重的历史,井栏勒痕里铭刻着岁月的印记,它们有理由被后人善待,在这片土地上继续鲜活地留存下去。

南报融媒体记者 王婕妤

实习生 雍婕

作者:王婕妤 责任编辑:吴丽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