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

文学展览,拓展纸外的艺术魅力

2021-04-02 08:25:26|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从文学期刊到公共美术馆

文学展览,拓展纸外的艺术魅力

城墙外面,春意盎然,市声鼎沸;古老的城墙肚子里,处处清静文雅,建筑、历史和人文相得益彰。日前,文学的星空·那些流光金陵的桐城派宗师展在武定门城墙内的青春会客厅开幕,从纸上阅读走到线下展览,在此过程中,公众得以体验文学与艺术交相融合的魅力,感受文学的力量。

介入其他艺术

让文学从纸本延伸到纸外

当下,文学策展成为风潮。南京师范大学教授何平认为,就像去逛博物馆、美术馆一样,每一种文学发表行为,包括媒介,都类似一种策展;策展人就是帮助公众走近艺术,体验艺术的乐趣,感受艺术的力量、艺术的颠覆,“文学对其他艺术的主动介入,使得文学刊物从纸本延伸到纸外,对于文学自身而言是拓殖和增殖。”同时,这也开拓发掘了文学的各种可能性。

“文学策展人是联络、促成和分享者,而不是武断的文学布道者。”据何平介绍,以文学策展的思路来观察中国当代文学期刊史,像《收获》的先锋作家专号、《钟山》的新写实小说、《芙蓉》的重塑70后,新世纪《萌芽》的新概念作文大赛,以及《人民文学》的非虚构写作,等等,都属于成功的文学策展。

对一本文学刊物来说,其编辑行为就是一次“文学策展”。现在,这种“策展”行为又有了延伸,南京本土文学期刊《青春》,将文学策展从纸上阅读搬到线下——这就是他们重力打造的线下展览品牌“文学的星空”。活动初期,著名作家赵本夫即在此进行首展,当时的青春会客厅,陈列了赵本夫与《青春》的故事、创作年谱、作品影视化、精选评论等专题展陈内容,全面展示了赵本夫的文学创作生活。其时,在赵本夫的影视转化作品《天下无贼》展区,众多文学爱好者更是纷纷到此合影留念。

不久前举行的文学的星空·那些流光金陵的桐城派宗师展,则以图文结合的形式,展示桐城派的相关资料,带领观众走近这一重要流派,了解它与南京城千丝万缕的联系。桐城派是我国清代文坛最大的散文流派,在中国古代文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基于此,展览中还举行了“桐城派与南京”主题讲座。明清史学者章宪法与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葛恒刚,以对谈的形式,分别从三位桐城派宗师方苞、姚鼐、曾国藩与南京的渊源出发,深入交流桐城派与南京的前世今生。

深入展览内核

挖掘桐城派与南京的前世今生

文图结合的展览形式,让观众有了非常直观的印象,而现场主题讲座又让观众对此次展览进行了一次系统、深入的梳理。从纸上阅读到线下展览,最后再回到纸上,观众得以体验文学与艺术交相融合的魅力,感受文学的无穷力量。

在主题讲座中,章宪法从古文这一概念引入,向观众介绍桐城派和桐城派的重要影响。据了解,桐城派作家1200余人,传世作品2000余种,影响宏大深远。桐城派的许多理论,如姚鼐提出的“义理、考据、辞章”三者不可偏废,这些要素仍然存在于今天的写作中。

桐城派作为清代影响最大的散文流派,一个地域性的文学流派何以能产生全国性影响?南京在其孕育、发展及兴盛过程中,又扮演了怎样的角色?章宪法引经据典,作出了全面分析:明初朱元璋定都南京,将今天的江苏、安徽、上海合为一省,称之为南直隶,尽管在清初改为江南省,但江南左布政使司却长期寄治江宁。数百年的政区融合,让江苏、安徽两省民众之间有着天然的亲和感,桐城文人必然大大活跃并参与建构了南京文坛。

据葛恒刚介绍,桐城派与南京关联十分紧密,如“桐城三祖”之一的方苞出生、成长和接受教育都是在南京。方苞少时长在南京土街老宅,待中年科第功成,又置产于南京,并将曾祖在南京由正街的老宅赎回,取名为“将园”。乾隆七年,方苞告老还乡,回到南京,“将园”被迫再度变卖,居于城南的铜坊苑,后移居龙蟠里闭门谢客著书。此外,方苞的文论也是在南京发扬传播的。“在这种意义上,可以说桐城派是崛起于南京的。”

作为另一位奠定桐城派基础的领袖,姚鼐虽不生长于南京,但在钟山书院做了二十多年院长,在此期间培养了大批学生,提出了义理、考据、辞章等重要理论,姚鼐执掌钟山书院,对弘扬金陵文化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比如嘉庆十六年,江宁知府吕燕昭重修《江宁府志》,年届八旬的姚鼐负责总修,其时,《江宁府志》未修已逾百年,六朝古都一直以文化昌达、名物繁多著称,名人杰士更是辈出不穷,重修府志自然存在颇多疑难之处,姚鼐以其卓越的学识廓清了史实。此外,由于钟书书院南面不远处就是甘熙宅第,姚鼐时常上甘家串门,甘家子弟甘煦、甘熙都曾投于姚鼐门下,并在钟山书院学业有成,其中,甘熙的《白下琐言》最为广为人知。

姚鼐的学生——南京人梅曾亮活跃于京城,其老宅在明瓦廊。梅曾亮将桐城派的理论传递给曾国藩,后者为式微的桐城派中兴做出贡献。

多种方式聚力

在生活中体验活的文学

章宪法的讲座内容“那些流光金陵的桐城派宗师”,最早刊发在《青春》重点打造的“青春文都”栏目。

据《青春》主编李樯介绍,“青春文都”栏目由浙江大学教授杜骏飞提纲主持,在内容设置上,分纵向和横向两个方面。前者从古代、现当代两个维度,组织南京文学的起源,各个时期的发展、影响、地位、文学事件、作家作品等相关文章;后者从一个时期的文学创作、一篇名著、一位大咖的文学人生,一种流派的诞生和影响等角度组织文稿。“旨在充实南京‘文学之都’建设内容,梳理南京文学脉络,提升南京市民的文化认同感、自豪感、获得感。”

后来,他们又将文学策展行为进行延伸,在线下举行“文学的星空”系列展览、主题讲座,甚至是方兴未艾的“城市文化行走”活动,打破了纸上、纸下的界线,让人在观展、行走和阅读等多种方式中体验到文学的魅力,体验到南京文脉的悠远绵长。

比如,“青春文都”栏目推出张光芒、陈进武与张勇合作的《传统与现代的碰撞:1912-1927年南京的诗歌、散文与戏剧创作》,讲述南京在新文学创作上形式多样,尤其在白话诗歌创作上继承了古典诗歌韵律和形式上的美感,极大地保存了诗歌应具有的诗性。在此过程中,新文学阵营中的作家以南京自然风光或社会面貌为主题进行诗歌创作;大量新诗作家的诗歌理念中正平和,试图在诗作中将传统诗歌的韵律节奏与现代诗歌的表意抒情结合起来,打破新旧文学的壁垒。 

讲好南京故事,为文学之都立传。南京大学副教授陆远则以《金陵诗词行脚:世界文学之都的文化行走》为题,讲述“城市文化行走”在南京的前世今生。

1924年6月,上海商业储蓄银行旅行部南京分部成立,这是南京第一家现代旅行代理机构。也是在这一年,中华书局出版了一本题为《南京游览指南》的小书。将近百年前问世的一家旅行社和一本图书,成为南京现代文旅产业初现和发展的见证。此后,《南京游览指南》里的这种文化线路方案不断为后人学习借鉴,并加以深化利用,比如1928年出版的《新都游览指南》,开启了“南京七日游”的擘画。另一方面,千百年来,吟咏南京的诗词宛如淙淙溪水,流淌不息,逐渐成为南京博大深厚的人文传统,并在今天“活化”为普通市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基于此,陆远和南京文化行旅专家袁幼平一起,尝试继承《南京游览指南》《新都游览指南》的余绪,以吟咏南京的古典诗词为经,以南京城市地理格局为纬,经纬相配,时空结合,策划设计了“跟着古诗词行走南京”的十条主题线路,带着读者们追寻历代诗人们的诗兴游踪,在行走中触摸深厚历史,在生活中体验活的文学。

南报融媒体记者 王峰

实习生 古悦其

作者:王峰 责任编辑:吴丽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