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

“唐探宇宙”的可能性与瓶颈

2021-03-03 11:28:10|图文来源:解放日报

在这个史上最强春节档,《唐人街探案3》(下文简称《唐探3》)一度一骑绝尘,创下中国影史首日预售票房、首日票房、单日票房、单周票房等多项新纪录。但《唐探3》的票房优势并未延续下去,其口碑并不如2015年上映的《唐人街探案》(下文简称《唐探1》)以及2018年上映的《唐人街探案2》(下文简称《唐探2》)。正月初四,《唐探3》的票房就被春节档口碑最好的《你好,李焕英》反超。

舆论对《唐探3》创作中的一些问题提出批评。确实,《唐探3》观众评分低,但不应将其一棍子打死,毕竟这对中国电影的原创IP发展不是一件好事。业内公认的一个说法:“唐探宇宙”是中国电影界第一大原创电影宇宙。因此,笔者试图站在一个客观的视角对《唐探3》进行评介:它的可取之处是什么?它面临哪些瓶颈?

自成一体的“唐探宇宙”

《唐探3》的首要意义是,它进一步巩固了“唐探模式”,并且进一步延展了“唐探宇宙”。从《唐探1》到《唐探3》,“唐探系列”已经形成自成一体的创作模式,即异域色彩+喜剧+侦探推理+人性探索。

从《唐探1》的曼谷唐人街,到《唐探2》的纽约唐人街,再到《唐探3》的东京唐人街,“唐探系列”均以异国唐人街为背景。那里既有中华文化的熟悉感,又有异国他乡的陌生感,同时异域语境也可以规避刑侦题材上的风险。在侦探题材里加入喜剧,是导演陈思诚的一个创造。他在采访中谈道,“一开始我做这个剧本的时候,很多人都质疑过,他们认为推理跟喜剧这两个基因是互相排斥的,因为推理最重要的是氛围的营造,而喜剧偏偏就是恨不得把那气给锉掉。”“唐探系列”的成功,证明了喜剧风格的侦探片是可行的。《唐探3》一开始成为春节档第一热片,也是因为电影的喜剧元素与春节氛围相契合。

再者是侦探推理。“唐探系列”中的推理,更偏向于本格推理,以惊险离奇的情节与耐人寻味的诡计展开逻辑推理;观众与侦探分享着相同的线索,而不是侦探的视角高于观众,因此观众的参与感很强。《唐探1》《唐探2》两起主要案件的设计都颇为精巧,最后的大反转既出乎观众意料,又在情理之中,也充分释放出推理的魅力来。《唐探3》中“邪恶侦探联盟”Q考验秦风的案件,水平并不低。

最后是侦探推理之后的人性反思。“唐探系列”虽重视以科学和逻辑拨开迷雾,但也吸纳了社会派推理对现实与人性的探究。从《唐探1》到《唐探3》开篇均有一句来自中国古代典籍的引用。《唐探1》开篇引用《周易·系辞》:“一阴一阳之谓道,继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唐探2》开篇引用《道德经》:“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唐探3》开篇引用《礼记·礼运》:“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电影的开篇引用典籍并不只是一个功能性的点缀,或者是故意卖弄,它也成为统摄整部电影的一个核心主题,共同指向的是对人性善恶的思考、对某些社会性问题的检讨。《唐探3》经由反转,将凶杀案与二战遗孤的命运联系起来,表达宏大的“反战”主题。《唐探3》是“唐探模式”的又一次实践,也在商业上获得良好反馈。与此同时,它也是“唐探宇宙”首次比较完整的亮相。

有Q代表的邪恶侦探联盟,也有以秦风、唐仁为首的正义者联盟,二者的对决正式展开,“唐探宇宙”仍有无限可能。

“唐探模式”的瓶颈

跟前两部《唐探》相比,《唐探3》完成度有所下滑,也是不争的事实。这意味着,“唐探模式”虽然可行,但也存在瓶颈,这是创作者必须重视、反思并改进的问题,如此“唐探宇宙”才有可能走得又稳又远。

第一大瓶颈是,如何持续性地输出高质量的推理案件。

《唐探3》的核心案件是密室杀人案。在一个四面环水的天然密室里,两个帮派大佬共处密室,其中一人被害,而存活的帮派大佬委托唐仁和秦风调查此案。《唐探1》也是密室杀人案,但《唐探3》案件的难度系数远远低于《唐探1》。甚至不少观众从一开始就察觉出凶手是谁了。此案最大的破绽是,悬念揭晓时,人其实是在密室外被杀的。导演很自信地把这归结为传统十三种密室推理外的第十四种密室推理。问题是,既然是密室外杀人,又如何能够称之为密室推理?

核心的侦探推理精彩度不够,电影的可看性也就打了折扣。这是老生常谈却又永远不会过时的道理:剧本才是根本。有好的剧本,模式和宇宙能够替电影大加分;缺乏好的剧本,模式和宇宙也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第二大瓶颈是,如何持续性地输出高质量的笑点。

《唐探3》的喜剧分支,虽也有一些引人发笑的亮点,但在喜剧价值观上出现了偏差——把女性当作凝视对象。

机场那场混战,几个空姐互殴,脸撞到扶栏透明玻璃的特写,让人觉得略有不适。日式泡汤那场戏,唐仁脱口而出的“你还去过不正规的?”“东京热”等隐喻并不高明。后面还出现类似“36D”“好胸”等,也会让女性观众感到被冒犯。电影中对日本女性检察官、法官的塑造非常脸谱化。尤其需要批评的是,电梯中殴打护士的桥段。通过殴打一个无辜且胆小的女护士,来制造错位的笑点,让观众察觉到创作者的冷漠。

我们相信这是创作者的无心之失,但也要严正批评。或许有人会提出异议:以前的喜剧也常常有类似桥段,怎么没人批评?这反映的恰恰是观众审美的进步。对一些电影里不自知的男性霸权审美及时地提出反馈,创作者及时地进行检讨和调整,创作的总体质量才会不断提升。

总的来说,《唐探3》虽然称不上令人满意,但亦具可取之处;批评《唐探3》的不足,但不可将“唐探模式”“唐探宇宙”一并否认。笔者仍愿意期待打破创作瓶颈的“唐探系列”。


责任编辑:巢宸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