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

儿童与跳舞大妈都需要“友好型广场”

2021-01-13 15:45:30|图文来源:红网

随着城市化进程加速,越来越多的孩子在城市中成长,营造适宜儿童发展的空间对此尤为重要。1月10日,多位教育专家表示,广场的存在对于儿童的健康身心发展不可或缺,国内目前鲜有“儿童友好型”广场,建议中国广场建设应增加儿童因素的考虑,加快“儿童友好型”广场建设。(1月10日 中国新闻网)

家门口的广场,不仅是大妈跳舞的乐土,还是儿童成长的原乡。

不过,随着城镇化速度加速,“儿童友好型”广场大概要么依赖于开发商的良心、要么蜗居于小区内千篇一律的游乐园。抬头都看不到一片天,哪里还能生长出云彩般的童年?

广场这件事,对儿童来说,其实已经等不及。2020年8月27日,教育部公布调研结果发现,与2019年年底相比,半年来,中小学生近视率增加了11.7%,其中小学生的近视率增加了15.2%。这个趋势,触目惊心。当然,青少年近视防控有很多工作要做,其中最要紧的一点,就是给孩子“光合作用”的舞台——坚持户外活动必不可少。当然,广场不仅仅是眼睛的休憩所。在乡村远离的今天,城市孩子的原野,就是自由自在的广场。在这里,他们离泥土最近;在这里,他们离天空最近。

儿童广场,说到底,是儿童成长空间。对于一个人的成长而言,心理空间固然要紧,物理空间亦不可缺。值得一说的是,不少国家很早就注意到儿童活动空间的建设,1924年《日内瓦儿童权利宣言》首次规定了儿童需要特殊照顾的条款。1992年联合国儿童基金提出的“儿童友好型城市”,以及1996年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联合国人居署共同制定和提倡的“国际儿童友好城市方案(CFCI)”,从根本上推动了儿童友好型城市的建设。什么样的城市对儿童是“友好”的?诸多纷繁复杂标准的背后,肯定离不开儿童广场的规划与建设。

在广场舞大妈和打篮球少年时时需要靠肌肉来“争夺领地”的现实语境下,呼唤儿童广场的落地,可能确实有待点奢侈和空想。更何况,此前还有媒体报道:一群老人正在跳广场舞,3名玩滑板的孩子从人群中穿过,最前面的孩子却被一位老人故意伸脚绊倒。儿童广场的尴尬,由此可见一斑。不过,从儿童权益保护的角度出发、从社会教育的功能出发,呼唤城市政府在儿童广场建设上有点现实主义的考量,也不是痴人说梦。毕竟,我们确实会从儿童在城市生活的“地位”与“空间”上,看到一座城市最底线、最柔韧的部分。


作者:邓海建 责任编辑:刘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