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

撬起南京赏石文化的“支点”

2021-01-08 08:52:03|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早已渗入祖先生活的方方面面从艺术赏石走向科学赏石

撬起南京赏石文化的“支点”

闻名遐迩的南京雨花石,被誉为历史为南京留下的能言的“活化石”,对它的品鉴和阐释,极大程度繁荣了金陵赏石文化;放眼全国,赏石文化更是流派众多,彰显了我国悠久的历史与文化传承——对矿物的美学品鉴即是其中流派之一。

目前,南京博物院正在进行的超级大展“晶·华——矿物之至善至美”,已成为公众追捧和喜爱的新打卡地。在中国观赏石协会矿物晶体专业委员会主任彭兆远看来,随着对矿物美学与应用的逐步认识,人们正从传统的文人赏石、艺术赏石走向科学赏石。与此同时,矿物晶体也为东西方文化的互相认知架起了一座桥梁,有力促进了东西方赏石文化的交流与合作。

价值

早已渗入祖先生活的方方面面

矿物被誉为“人类文明的基石”。对普通老百姓来说,它既熟悉又陌生,在人们被其神秘与绚丽的色彩所陶醉的同时,它也见证了人类文明和美好生活。

据彭兆远介绍,在对矿物的运用方面,我们的先祖在很早就对它们进行采集、加工和提炼,比如矿物入药的历史记载早已有之,作为传统中药的重要组成部分,石膏、硫磺、蒙脱石等多种非金属矿物都可入药,且在医药方面的应用由来已久;此外,如重钙、轻钙、高岭土、滑石可作为药物载体等辅料使用。“这些源于自然的矿产资源药物,在中医药理论指导下,通过内服或外用,具有多种药用效果。”比如,雌黄可以用于治疗恶疮、蛇虫咬伤、癫痫、寒痰咳喘、虫积腹痛,沈括的《梦溪笔谈》就有关于矿物入药的介绍。 

彭兆远告诉记者,在很多耳熟能详的名画中也有矿物原料的身影,这也是让中国古画颜色保持千年不褪的秘诀之一。《汉书·苏武传》中就有“竹帛所载,丹青所画”的记载,丹是指朱砂,青是指石青,都是可以制作成颜料的矿石,直接被古人合二为一用来称作“中国画”。除了朱砂,使用历史非常久远的矿物颜料还有褐铁矿、雌黄、孔雀石、青金石、蓝铜矿、针铁矿等,“这类矿物颜料由天然矿石经选矿、粉碎、研磨、分级、精制而成,主要用于绘画、工艺品、仿古、文物修复等。”彭兆远说。

矿物渗入祖先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古代版的“修改液”雌黄,也是一种矿物。雌黄,名鸡冠石,化学成分为三硫化二砷,呈姜黄色。据南京博物院展览部策展人田甜介绍,古人写了错别字后,由于雌黄质地细密、硬度适中,用它涂抹,既不会损坏纸张,又可保证经久不会脱落,所以,雌黄成了当时书房的必备品。

历史

赏石文化中

兼有独特的东方美学

矿物的认识和应用,直接形成了我国源远流长的观赏石文化。据彭兆远介绍,从春秋战国时期到魏晋时期,奇石逐渐成为收藏赏玩的对象,此风气至唐而昌盛,至宋而全盛,且一直延续发展至今;在此过程中,依靠我国各方面的发展和独特丰富的资源,又逐渐形成了带有东方色彩的独特美学文化,比如作为矿物一部分的南京雨花石文化。

众所周知,南京素有“石头城”之称,其与石头的渊源最早可以追溯到6000年前。在南京北阴阳营遗址,曾发现76枚玉髓、玛瑙质地的“花石子”,即雨花石。在南京著名收藏家征争看来,雨花石就是历史为南京留下的“能言”的活化石。雨花石滋养了无数南京爱石人,这些爱石人从色、质、形、纹、韵等不同角度选择美石和奇石,这个品鉴和阐释过程极大程度繁荣了金陵赏石文化。

作为观赏石家庭中的重要一员,矿物晶体也有着悠久的历史,从先秦的上古之作《山海经》里即有记载,到明代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以矿物为药,再到近代章鸿钊在《石雅》中第一次以西方科学的理念对其进行阐述……可是,即使如此,“矿物美学”的发展却与西方十分不同,对矿物晶体的收藏、品鉴反而像是一个舶来品。在彭兆远看来,受传统文化的影响,中国人的赏石文化更注重“感性认识”,即在矿物晶体的不可再造性、科学性的基础上,注重偏象形、偏图案的意象,属于文人赏石、艺术赏石;相比之下,西方更侧重于矿晶化石的研究,属于科学赏石。

“由于在形成过程中需要极其苛刻的物理环境和化学环境,并经历漫长的地质过程,矿物具有色彩斑斓、千姿百态、晶莹剔透的自然之美。其单晶、连生晶体和集合体犹如鬼斧神工般地精雕细琢,总令人赞叹大自然的神奇。”彭兆远表示,在此基础上,西方对矿物晶体的认识与收藏趋于系统化、科学化和理性化,同时更加注重直观的视觉效果、更加注重成因及产地等科学性的知识。

展望

助推人类科技与文化发展

彭兆远现为南京大学地球科学与工程学院客座教授。在他看来,人类对矿物的应用是与文明发展相伴的,从石器时代开始,人类就开始利用矿物和岩石制作生产工具和装饰品,之后又发生了热火朝天的矿冶事业;今天,在人类对矿物的认识逐渐加深的同时,对矿物的利用也延展到从工业到生活的方方面面,并使其成为人类科技与文化发展的推动器。

从医药与健康,到地质与科研,再到尖端科技和生活应用,“不论是阳春白雪的矿物美学,还是接地气的矿物应用,都在一点一滴影响着我们的生活,为我们身边的世界增光添彩。”彭兆远说。

比如人造无机颜料,是天然矿产品经过一系列化学处理加工而制成的化工合成颜料,比起矿物颜料,其色谱齐全,色泽鲜艳、纯正,遮盖力强,被广泛用于涂料、塑料、合成纤维、橡胶、建筑材料、文教用品、油墨、纸张。

家居建材中有很多矿物的身影,桌面、浴缸等都会用到矿物制作,不久前,上海第二届进博会的钻石与宝石精品馆,矿晶博物馆就展出了一款孔雀石浴缸,其中的孔雀石因其颜色酷似孔雀羽毛上的绿色斑点,纹理独特,呈同心圆状而吸引人。

此外,自然博物馆作为收藏、研究并向公众展示自然界产物与遗迹的地方,也将集自然演化和人类社会发展见证的矿物标本进行收藏和陈列展示。彭兆远表示:“人们通过欣赏标本、观看相关的文字与影像或视频资料的介绍,对当地矿物及矿产的特性、成因、分布、开采历史、经济价值及对社会的影响等都会有更深一层的认识。”

创新

南京堪称地质科普绝佳地

在南京,以彭兆远为代表的矿晶化石收藏与研究,己成为金陵赏石界崛起的异军和新军,南京观赏石协会秘书长王增陵称其“极大地丰富了金陵赏石的内涵,提升了金陵赏石的品位”。可是,不得不承认,当下人们对具有国际视野和广阔市场前景的矿物还缺乏足够的了解与认识。

“科普势在必行。”彭兆远认为,南京是进行地质科普的绝佳地,这里地质资源丰富,地质遗迹众多,比如栖霞山发现了典型的地层“倒转”现象,即地质层的“辈分”发生了颠倒。而堪称南博本年度的超级大展“晶·华——矿物之至善至美”即是一次地质科普尝试。

这场展览中,350件(组)来自世界各地的矿物宝藏与近百件(组)南博的国宝齐聚一堂,从科学、文化到艺术,共同描述矿物带给人们的光彩和永恒绚丽之美。南博更是捧出了两大镇院之宝,即“金蝉玉叶”和“明铜鎏金喇嘛塔”。据活动相关负责人介绍,本次展览所展示的三百余件矿物精品,均来自世界各地,南博所选近百件与矿物相关的珍贵绘画作品与工艺品,包括青铜器、铜胎掐丝珐琅(景泰蓝)、瓷器、紫砂器、金银器、珠宝首饰等。二者竞相比较,却又相互补充,进行了一场同根溯源的“对话”。

除了展览,各类科普报告、课程也同步进行。这些报告聚焦矿物的方方面面,无疑解答了很多人心中的谜团:矿物是怎么产生的?人类又是怎么发现并利用它们的?为什么古今中外,无数的科学家和艺术家都被这些矿物所吸引,并不断去探索和发现有关它们的科学、文化和艺术价值?

比如,在由南京大学、中国观赏石协会和南京博物院联合主办的2020中国南京矿物与文化高峰论坛中,中国月球探测工程首任首席科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欧阳自远带来了《地外物质研究与中国探月工程进展》报告;彭兆远分享了矿物晶体的美学与应用,对矿物的科学价值和艺术价值做了详尽的阐释;在兼有文化、科学和艺术价值的基础上,矿物晶体的实际运用与收藏价值和意义也日趋凸显,来自中国地质大学、南京大学的诸多专家则从矿物标本的开采、清洗与修复等角度进行阐释。

南报融媒体记者 王峰

作者:王峰 责任编辑:吴丽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