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进民营经济发展 助推创新名城建设

2020-12-09 08:04图文来源: 南京日报

国际研发总部园规模显现。 通讯员 方正欣 南报融媒体记者 段仁虎摄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坚持创新在我国现代化建设全局中的核心地位,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为贯彻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加强创新型城市对话互鉴,交流发展经验,进一步推动城市创新实践,12月5日,南京市社科院、扬子江创新型城市研究院举办“2020创新型城市社科名家对话会”,邀请深圳、广州、浙江和南京的社科名家,以“创新驱动与城市发展”为主题,围绕产业创新、数字经济、城市能级提升等方面开展对话交流,为“十四五”南京“创新名城”发展建言献策。 

释放制度红利支持民营经济发展

对话会上,中国城市经济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宋丁,介绍了深圳为什么能成为全球创新驱动先锋城市的经验做法。

1980年,深圳经济特区成立时,人口只有30万,地区生产总值2亿元左右,人均GDP600多元,货币总量5亿左右。“2019年,深圳户籍人口近500万,常住人口1343万,大数据人口2500万,GDP达2.7万亿元,增长了1.35万倍;人均GDP20.1万元,增长了335倍;货币总量8.4万亿,增长了1.68万倍。”宋丁说,深圳40年发展最重要基石就是科技创新能力和成就。40年前,深圳大力引进“三来一补”外向型工业,并于上个90年代中期启动自主创新发展,20世纪末创立全国顶级高新技术成果交易会,从此进入创新驱动快车道。目前,深圳拥有将近1.5万家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8家本土世界500强企业,每年全社会科技研发投入超过1000亿,2019年高新技术产业产值达到26278亿…… 

“深圳为什么能成为全球创新驱动先锋城市?我觉得有十个方面经验。”宋丁说,一是经济特区政策的核心价值是让深圳“敢闯敢试”,无论是体制创新,还是市场创新,抑或是产业创新、科技创新,深圳40年来一直在“突破”和“尝试”中砥砺前行,“敢闯敢试”已经成为溶化在深圳人血液里的基因;二是毗邻香港的优势让深圳最早最多对接国际市场;三是市场机制极大地推动了深圳创新,深圳40年来诞生了一大批国际著名企业,“不找市长找市场”是深圳创业创新发展的常态化格局,强大市场机制造成为深圳城市和经济创新发展的基本动力;四是民营经济发达,成为创新经济的主力军。2019年深圳商事主体总量达到333.7万户,其中民营经济商事主体占比将近98%。华为、腾讯、大疆、比亚迪等民企都是创新经济的领头羊和主力军;五是曾经以“山寨之都”著称的深圳,崛起知识产权大厦,以华为5G为代表的深圳科技力量开始登上全球创新驱动巅峰;六是土地匮乏倒逼深圳不依赖土地财政而依靠产业创新支撑财税增长;七是中国国际高新技术成果交易会让深圳开放式对接全球科技创新最新成果;八是勇立新经济潮头,以5G、AI、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为支撑的智能经济快速发展,让深圳创新驱动始终处在全球锋线之上;九是全球最新最大最年轻的移民城市让深圳充满创新发展的氛围;十是国家赋予先行示范的责任和使命,使得深圳创新迈向全球标杆城市。 

“南京科技创新的基础很好,高校科研院所多,推进‘创新名城’建设,关键是要用好制度红利,实现真正的动能转换。”宋丁说,同为省会城市,安徽和合肥两级政府联手进行市场化运作,将合肥变成“最牛风险投资机构”;成都面对重庆的竞争,从“一个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城市”,铆足劲发展,确立了世界一线城市发展目标;杭州则依靠阿里巴巴领跑新经济。“南京的崛起点在哪儿?我觉得要在制度上有一个突破,拿出让人眼前一亮的政策,支持民营经济发展。”他建议南京在“十四五”规划中,明确民营经济比例以及激活民营经济发展的政策红利。 

南京提升城市能级要有全球有名企业

广州市社会科学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尹涛,分享了他关于新动能新经济提升广州城市产业竞争力的几点思考。 

“新动能是相对旧动能而言的,指的是以技术创新为引领,以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为核心,以知识、技术、信息、数据等新生产要素为支撑,形成引领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新动力。”尹涛说,以工业领域为例,工业新动能是能够引领和促进工业经济平稳增长和提质增效的新动力,既有来自新兴产业创造的新动能,也有来自通过信息化和工业化深度融合对传统产业进行改造释放的新动能。 

目前,新动能新经济成为广州促进就业的高效渠道。比如,在广州诞生的微信2019年带动就业机会2963万个,其中直接带动就业机会2601万个,间接带动就业机会362万个。广州新动能行业主要分布在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智能装备与机器人产业、生物医药与健康产业、新材料与精细化工产业、节能与新能源产业、轨道交通产业、高端专业服务产业、文化产业等8个大类,下一代信息通信、新型显示、计算及存储、集成电路及关键元器件等75个小类,总共涉及807个四位数行业。在推动广州经济增长新动能发展过程中,首先倾向于加强科技创新能力建设,重视经济活力对新动能发展的支撑作用,同时也重视网络经济和转型升级对经济增长的带动作用。 

“现在,南京在推进国际化,提升城市国际化水平和城市能级。”尹涛说,做到这一点,首先在于南京要有全球有名的企业,其次要有一些标志性会议和会展活动,再次是经常举办一些国际交往活动。 

让民营经济站在舞台中央

“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我国经济已经在向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转变,经常项目顺差同国内生产总值的比率由2007年的9.9%降至现在的不到1%,国内需求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有7个年份超过100%。未来一个时期,国内市场主导国民经济循环特征会更加明显,经济增长的内需潜力会不断释放。”浙江省工业和信息化研究院党委书记、院长兰建平说,“十四五”要坚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个战略方向,扭住扩大内需这个战略基点,使生产、分配、流通、消费更多依托国内市场,提升供给体系对国内需求的适配性,形成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的更高水平动态平衡。 

自2003年“数字浙江”战略实施以来,浙江数字经济已走过了20年,数字化新动能不断积聚、数字化基因不断植入,形成了国际国内领先优势。“十四五”乃至更长时期,我国将加快构建双循环发展新格局,作为“三地一窗口”的浙江,要“扬优势、补短板”,以数字化为构建新发展格局提供强大动力,率先打造国内大循环的战略节点、国内国际双循环的战略枢纽。“浙江的做法是着力提升数字化生产力,增强双循环发展动力;持续激发数字消费潜能,夯实双循环战略基点;纵深推进产业数字化,推动制度创新与技术创新共轨发展;抓住长三角一体化战略机遇,以数字化打造双循环重要战略节点与枢纽。”兰建平说。 

对于南京如何建设“创新名城”,兰建平建议首先是用好创新平台,把高校培养出来的人才留下来,把高校科研院所的科研成果转化好;其次是将长三角一体化作为战略机遇期,大力发展民营经济,将其变成创新经济发展动力。“浙江省新春第一会,是民营企业家茶话会,已经连续坚持了7年,就是要向社会释放促进民营经济发展的信号。”兰建平说,在第二个百年新征程中,我们要用民营经济与世界对话,要让民营经济站在舞台中央。 

扬子江创新型城市研究院院长,南京大学城市科学研究晥院长张鸿雁,在分享“创新模式与发展动力”时,发出了他关于创新的“鸿雁三问”:深圳、广州、杭州为什么会成为创新型城市?其他城市的创新土壤为什么不充分?创新只集中在几个点上经济发展会怎样?围绕这三个问题,张鸿雁说,创新土壤比创新本身更重要,制度创新影响着技术创新,创新要注意个性化和特色化,既要有综合竞争力和核心竞争力,也要有特色竞争力。 

南报融媒体记者 宋广玉

作者:宋广玉 责任编辑:吴丽莉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推荐栏目

    观点 / 南报网评

    热点文章

    读图

    谈资

    周刊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