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民生 > 正文

离婚后母亲“携女逃亡” 探望权抚养权何去何从?

2020-11-28 10:14图文来源: 金陵晚报

离婚后母亲私下“携女逃亡”

探望权抚养权何去何从?

一对夫妻离婚后,原本商定年幼的女儿由父亲抚养。但后来母亲思女心切,虽然没有抚养孩子的经济实力,却上演了一场“携女逃亡”大戏,母女俩睡在酒店大堂里,每天只有半碗饭,过了10天颠沛流离的生活。

一面是思念女儿的母亲和年幼无助的小女孩,一面又是心疼女儿而过度保护的父亲,这家人究竟该何去何从?

离婚后母亲借探视机会带走独生女儿

赵新(化名)与钱卉(化名)于2012年离婚,在离婚时签订的协议书上,双方约定所生女晓晓(化名)由父亲抚养,母亲随时可以探望。不过,双方在探望过程中,有过一言不合发生争议的情况。

2019年3月的一天,钱卉在探望女儿时,趁赵新不备将女儿带走,自此音信全无。赵新心急如焚,到处寻人并报警求助。10天后,上海警方在上海某医院输液室找到了钱卉和晓晓。

后钱卉自述,其认为前夫阻碍自己行使探望权,预谋带走女儿,她先带晓晓至扬州逗留两天,后又带至上海。在此期间,为避免被查找到,母女俩夜间多在医院输液室、宾馆大堂等地过夜。晓晓则说,自己被妈妈带走的路上很害怕,两人途中经常只能住在小区楼梯口,后来妈妈没钱了,每天只能吃到半碗饭。晓晓还说,爸爸把她照顾得很好,自己愿意与爸爸生活在一起。晓晓因钱卉的行为,近10天没能到校上课。

事后,经赵新申请,雨花台区人民法院经过充分评估后,裁定中止了钱卉对晓晓的探望权,以保障晓晓的权益。

“房树人”绘画揭示女孩内心世界

前妻“携女逃亡”一事后,赵新爱女心切,对钱卉产生不信任感,时刻防备,双方也无法坐下来好好沟通。钱卉作为母亲,几个月见不到女儿,十分牵挂。

2019年8月,钱卉向法院申请,要求恢复自己的探望权,案件由雨花台区法院法官陈丛蓉承办。钱卉告诉陈法官,为了成为让女儿骄傲的妈妈,自己不再游手好闲,正在找工作,还考取了职业证书。她也已经认识到擅自带走女儿的错误,希望能见到孩子,陪伴孩子成长。

钱卉的哭诉让法官感受到了一位母亲的思念,而晓晓被迫随母亲“流浪”的经历也让人揪心。晓晓尚年幼,“逃亡”一事让其心理受到创伤,是否恢复钱卉的探望权,应当审慎考虑晓晓的意愿。为此,法院通过该院家事审判的“希望树”工程,邀请南京馨缘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的专业心理咨询师辅助案件审理。

由于晓晓未满10岁,年纪尚幼,心理咨询师决定通过“房树人”绘画探知她的内心。晓晓在画面中并没有画人物,反而画了一条蛇,房子的门窗也都是关闭的。通过解读晓晓的“房树人”绘画,结合晓晓的肢体动作等,心理咨询师发现,晓晓并不抵触母亲,也渴望女性长辈的关爱,但其心理安全感缺乏,内心封闭,回避自己的现实状况。

法官和心理咨询师将心理分析结果和钱卉、赵新进行了沟通。了解了看似活泼开朗的女儿的内心世界,父亲十分惊讶,他也坦承,身为父亲,确实无法像母亲一样给予孩子温暖的怀抱,当场表示愿意让钱卉前来探望。另外,赵新也意识到自己的过度保护让女儿承受了超越年龄的心理压力,他承诺会做出调整,让晓晓的童年有父母陪伴。

减少未成年人因家事纠纷受到伤害

后来,法官和心理咨询老师也在对晓晓的教育方式、相处方式等方面给赵新和钱卉进行了指导。该案以调解结案,结案后,双方都能从女儿健康成长角度出发,互相配合、积极沟通,在探望女儿等方面未再发生纠纷。

2019年起,南京市雨花台区铁心桥人民法庭在审理法庭辖区内各类民事案件的基础上,集中审理全院辖区内所有涉未成年人及家事案件。27日,雨花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该院家事审判工作。铁心桥法庭庭长郭莉莉介绍,针对涉未成年人及家事案件的特点,创建了家事审判特色品牌——“希望树”工程,把感情修复和未成年人保护放在首要位置,减少未成年人因家事纠纷受到的伤害。该工程对家事审判中原有的心理疏导机制进行扩展和延伸,帮助当事人厘清矛盾、明确诉求。在“希望树”中,雨花台区法院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雨花台区妇联等均参与其中,共同帮扶未成年人,形成了家事矛盾化解工作合力。

作者:张源源 责任编辑:董梦颖

推荐栏目

观点 / 南报网评

热点文章

读图

谈资

周刊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