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民生 > 正文

古代南京人就很重视垃圾分类与处置

2020-11-21 11:32图文来源: 紫金山新闻

从11月1日起,南京正式要求生活垃圾强制分类。

垃圾是人类生产和生活活动的产物,自人类开始聚居在一起,就面临如何处理垃圾的问题。其实,不光现代人讲究垃圾的科学分类处理,历史上,南京人就十分重视垃圾的处理。

追溯回六朝时期的都城建康(今南京),作为世界上第一个人口超百万的城市,生活在其间的人们也早已有了垃圾分类的意识。“无陈草者,用粪粪之亦佳。”在自然气息浓厚的社会生产中,建康城民众的很多行为都不自觉地展现出了垃圾回收的“环保”色彩。

六朝已有垃圾定点集中处置

在六朝博物馆展厅,一根硕大的骨头吸引了记者的注意。大骨头也能成为展品?

六朝博物馆的“六朝青”志愿者吴佳蓓告诉记者,这些动物骨骼是在建康城颜料坊遗址中考古发掘出来的,是六朝时期建康城居民遗留下来的生活垃圾,现今却是具有重要学术研究价值的展品。“别小瞧这一根根骨头,却能反映出了古今垃圾分类思想的碰撞与延宕:六朝人垃圾回收的智慧,在现代社会体系管理下,仍得到了较好的延续与呈现。”

颜料坊遗址,南京地下文物重点埋藏区。据南京市博物总馆编写的《中山南路颜料坊古代遗存考古发掘》记载:在颜料坊工地发掘过程中,发现河道中包含丰富的堆积层,共发现灰坑119座。以南区为例,其中一至四层为近代垃圾层至唐五代地层,五到七层为六朝地层,六朝地层中包含了六朝时期人们的大量饮食废弃物,如动物骨、蚕矢等。

“六朝时期,政府并未明确限定居民垃圾投放的地点,颜料坊遗址以外的六朝建康城遗址中也会发现这样的灰坑。”六朝博物馆公共服务部工作人员尹之柏解释道,考古中常说的“灰坑”就是古人的垃圾堆,是古代人利用废弃的窖穴、水井或取土后的凹坑倾倒垃圾而形成的,常常拥有丰富的包含物。“由此可见,六朝虽未如现代南京一般明确规定垃圾定点分类投放,建康居民却已经初步具备了垃圾集中堆放,并且进行填埋降解的意识。”

明朝垃圾分类令外国人震惊

尹之柏告诉记者,六朝热衷玄学,崇尚清谈文化(注:指当时一些士大夫不务实际,空谈哲理),《齐律》《梁律》等没有具体关于随意扔垃圾的处罚规定。但回顾历史发展,与六朝时代相接近唐朝法律《唐律疏议》中则有相关记载:“其穿垣出秽污者,杖六十;出水者,勿论。主司不禁,与同罪。”其中明令规定了乱倒垃圾的惩罚。

宋朝,为了垃圾分类处理,还设置了专门的机构“街道司”。宋朝的街道司相当于我们这里的环卫局,主要负责修治街道,疏导积水,巡视街道,管理交通,查处侵街店铺,管理市场等。为此还收编了数百个环卫工人,专职负责维护城市卫生。宋朝当时的街道司不仅仅只停留于负责街道的卫生,为了垃圾分类,工作已经细化到专人负责城市居民的生活垃圾以及粪便,即一对一上门服务,以确保垃圾分类准确无误。

明朝的城市卫生管理比宋朝就要更先进一步了,在城中就有排污管道从而形成了垃圾处理产业链。垃圾粪便每天都会有专职人员负责在城市回收后,再运到乡村出售,用于耕作。

武侠小说巨匠金庸在《袁崇焕评传》一文中还夸赞道:“在那时候,中国是全世界最先进、最富强的大国。欧洲的文人学士在提到中国的时候,无不欣慕向往。他们佩服中国的文治教化、中国的考试与文官制度,佩服中国的道路四通八达,佩服中国的老百姓生活得比欧洲贫民好得多......在万历初年,北京、南京、扬州、杭州这些就像万历彩瓷那样华美的大城市,在外国人心目中真像是天堂一样。”

特别是最后这句,“在万历初年......在外国人心目中真像是天堂一样”,道出了明朝一桩实实在在的辉煌成就:那就是,明朝强大的城市垃圾管理水平。

据葡萄牙传教士曾德昭记载,“国家虽然如此富有,但他们仍不放弃任何能给他们带来好处的东西。仍有专人利用牛骨、猪毛,以及扔到街上的破布。”

作家杨基宁认为,这句话一方面反映出我国古代人们勤俭节约的意识,也可以看出明朝的垃圾分类回收。

六朝城市排水系统可拦截垃圾

六朝时期的建康城是世界上第一个人口超过百万的城市,在巨大的城市规模发展下,建立完善的排水系统成为了城市重要的市政工程之一。

尹之柏称,六朝建康城考古发现的排水沟遗迹中,分为明沟和暗沟两种,两者共同构建了交汇贯通的建康城排水体系。

都城建康地形岗阜连绵,城市及周围既有平直宽敞的通衢,也有逶迤曲折的街巷,主干道两旁有完备的排水设施,这些共同构建成了建康城完善的污水处理系统,不但解决了人民的生活用水与物资运输问题,也对六朝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产生过重要影响。

在六朝博物馆负一层,记者见到了建康城大型排水设施遗迹。遗址内部的宽度可达2.4米,整个设施的两侧用砖石砌筑修建,历经时代的变迁有所残损,但其残留高度仍可达到2米。一眼望去,可以想象当时建康城的地下排水系统规模之大。

“在排水沟中间有三个残断的木桩,因为时代的变迁已经残损了,这在当时可能是用来拦截垃圾杂物的构件。”尹之柏说。

实习生 饶雨桐

南报融媒体记者 翟羽

作者:翟羽 责任编辑:尹淑琼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