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副刊 > 正文

人工智能时代,如何保住自己的工作?

2020-11-20 08:33图文来源: 南京日报

 

□ 徐瑾

关于人工智能影响就业的讨论已经引发广泛关注,而人工智能挑战人类的科研工作,更是让人忧心忡忡。在人工智能广泛应用的时代,如何才能保住自己的饭碗?青年经济学家徐瑾在新书《趋势:洞察未来经济的30个关键词》中表示,对于每一次的科技发展,人类都有乐观的理由。

经济的历史揭示,每一次机器的跃升,都会带来生产力的极大进步,也会创造出更多的工作岗位。无论纺车还是蒸汽机,最终社会减少了纺织工人,却在收获更多机织精品之外创造出更多的其他工作岗位。 

人工智能时代的逻辑类似,虽然这一过程的曲折程度或许超过预计。例如,AlphaGo所依据的算法具有极强的通用性,意味着它不经改写就可以应用于别的游戏或者工作。这一通用性有可能让人工智能真正开始具备改写经济业态的能力——就如同电脑技术或者互联网技术改写经济业态一样。我们不难想象,当这一技术与各行各业的需求相结合的时候,更多的创新将会呈现,其结果不仅是效率的提升,而且是人与人互动的方式都可能在机器智能的辅助之下进行,管理方式与商业模式可能再次被改写。 

另一方面,这也意味着政府在培训以及补助方面将需要做更多工作,机器人带来的失业潮,最早将会从低端产业开始,人力大国应该尽早做好准备。从未来来看,人类与机器人的比较优势,可能在于高感性、高创意类。 

从社会来看,这一现象的冲击将会更为巨大。经济学家的乐观基于长期,对比之下,短期的阵痛则更为现实。这种冲击不仅仅在于经济层面,更在于社会层面和伦理层面。 

以失业为例,白领工作岗位的减少,意味着中产阶级赖以生存的基础遭遇动荡。虽然我们抱怨工作,但不少研究也揭示,人们工作时比休息时更快乐,而且工作带来尊严与社会认同,即使短期失业可以得到经济补助,但是如何给予人们再就业机会以及减少挫折感,这将是社会更值得注意的地方。 

对于人工智能这一话题来说,你越早意识到机器比人聪明,你可能就越聪明。哲学家尼采曾经说过,我们使用的工具最终会改造我们的思想,也许最后的时刻,在机器越来越像人的时刻,人可能也越来越像机器。 

你可能听过关于人工智能时代的诸多猜想,无论悲观还是乐观。不过,大部分可能都是错误的,但并不意味着这些意见毫无价值。一个开放社会形成的基础,正在于容纳各种公开讨论。也正因此,桑德尔这样的政治哲学家也积极参与基因工程等讨论。人类命运转折的特定时刻,需要不同领域的合作,精英的努力和大众的理解或许同等重要。 

人工智能时代已在路上,恐慌和无视都不明智。人脑对弈人工智能,输赢仍旧未定。虽然在所有规则明确的游戏中机器都正在展示越来越强的优势,但人类的优势可能正在于规则不确定之下的应对。我们常常在谈论AlphaGo之后就迅速将其遗忘,又开始投入新的一天。对于普通人来说,除了茶余饭后的谈资,太阳照样升起,但是对于少部分人而言,世界已经与昨日不同。 

机器时代改造了知识的定义,也使得职业需求完全不同。从这个意义而言,现在看起来越是专业的职业,可能越容易成为被机器取代的职业,反而创造力和情感属于机器的短板。更进一步,你可能比较关心,孩子应该学习什么?要接触了解人工智能,真的不是逼迫孩子学些粗浅编程就了事,更应该站在时代变化的高度来思考。也许,我们应该让孩子掌握数学语言等基础学科,更好掌握与人的沟通。换言之,通识应该是下一代的标配。

作者:徐瑾 责任编辑:巢宸舒

推荐栏目

观点 / 南报网评

热点文章

读图

谈资

周刊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