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文体 > 正文

壶的风情:将雕刻书法融于一壶

2020-11-06 09:38图文来源: 南京日报

偶然看见她的微博,一个穿着白色汉服的女孩在竹林中嬉戏玩笑,绽放的下摆撩过翠绿直挺的竹子,像怒放的花朵。 

又见一壶,不禁失笑,壶上画了个可怜巴巴的哪吒捧着一颗灵珠,眼泪都要落下了。 

壶,出自女孩之手。她的微博名南街壶娘,南街是地名,而壶娘则让人一目了然她的职业。 

我曾听过厨娘、绣娘,却从未听过壶娘。 

那天,走上宜兴古南街的青石板路,白墙黛瓦,名人故居散落其间,让人寻找、驻足、景仰…… 

到了,小小的门楣,挂着粗布茶幌,古风飘飘。步入门庭,满眼绿意,精巧的盆景高低错落,着赭红茶服的女子正端坐,酽酽沏开一壶茶。她邀我坐下,取出一只芭蕉冻石杯,沏入普洱,一边将水果推向我,一边聊起来。 

“我只在网上卖茶壶。将茶壶做好,再拍照发到网上。买的人呢,来自天南海北,大多是年轻人,女性居多。”我点点头,也是,如此玲珑可爱,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必然入不了“实用主义”的法眼。 

我想起她的视频:梅雨淅沥,水雾缭绕,背靠窗,手中捧着诗卷,茉莉花茶热气氤氲,一派祥和的江南之景;把刻有“浮生枝”的茶壶放在淡黄浅绿的银杏林中,将秋染成茶的透红……一壶茶,一首诗,在沉淀着岁月的古南街,从容地品味着慢慢流淌的时光。 

举起一只圆圆的茶壶,盖上趴着一只安详熟睡的兔子,壶身有金黄的桂花树装饰,与土黄的壶身相映成趣,几片有点枯但又挂在树上的墨绿色叶子让我一下子想到了秋天。把这段美好捧在手里,原本单调、紧张的生活,立马变得活泼而充满了诗意。 

我想起“高高在上”的传统紫砂壶,一板一眼、一丝不苟,像一位老人端坐,枯燥乏味地传授古典之美,那美自然是美的,只是美得太压抑了,若没有曹雪芹一样丰富的阅历和发自内心的热爱,恐怕很难找到共鸣。而她的壶,是活泼的,足以成为进入古典之美的柴门。毕竟她的壶承袭传统,而不拘于传统,披上了时代的华裳,让看惯了传统紫砂壶的太阳闪耀光芒。 

“这是中秋限量款。”她撩起乌黑的长发,笑容开朗,她推开窗户,让阳光洒进来,小小的茶壶更添慵懒。她指着壶身,“这圆圆的壶身多像月亮,满月,不缺一角的,还特地用了黄色的紫砂石,你看。”她举起茶壶,对着天空:“像不像月亮?” 

我点点头。看着她的笑,喜欢她的笑,那笑仿佛阳光般明媚温暖。微博的照片里有她坐茶室抿嘴浅笑,低头煮茶,灯火朦胧,素静典雅;有她坐桌旁咧嘴傻笑,掰着螃蟹腿,幸福地闭上眼,感受鲜到极致的滋味;有她恍然若失的苦笑,仰望苍穹,似已驿寄梅花,又待鸿雁传书……这真是令我向往的生活,不,不只是我,还有元亮、嵇康之类归隐而追求自由诗意的名士,千年来他们并不孤独,至今仍有越来越多人在她的微博上表达“大隐隐于市”的情操,她用她自己的生活方式感染着奔波于都市中的忙碌之人,呼应着他们心中长久被压抑的对于宁静与自由的渴求,唤醒了他们血脉中的对历史和文化的认同,紫砂壶就这样在年轻人的心中占有一席之地。 

我们继续聊着,她说她选择紫砂并不只受他父亲影响,更因紫砂是一个可以包容万物的载体,雕刻,书法, 都可融于一壶,通过美而迸发梦想。 

说到梦想,她的眼中闪着憧憬的光芒。那是一个真正热爱紫砂壶,真正热爱传统文化的人才会拥有的陶醉与迷恋。 

土石有情,砖瓦有情,枝叶有情,人亦有情。它们与她早已融为一体,走进紫砂、走入时代,走出大美。

徐子涵

作者:徐子涵 责任编辑:朱皓

推荐栏目

观点 / 南报网评

热点文章

读图

谈资

周刊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