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社会 > 正文

南京隐世古村落,你去过几个?

2020-11-06 08:56图文来源: 紫金山观察

坐落在赭洛山下的浦口区星甸街道九华村山滕组呈南北长方形,地势西高东低,周围水塘、茶田密布,共同构成了“青山为脊、田间茶园、绿水环绕”的乡村画卷。

这里的文化遗存年代涵盖时间从西周到近现代,域内有上坝遗址、龙母庙遗址、九华寺等遗存;在非遗民俗方面,形成了特有的传说及榨油、炒茶、九华门笺等技艺。

01

浦口区星甸街道九华村山滕组。浦口区星甸街道供图

日前,这个小村庄一度在朋友圈“刷屏”,原因是来自江苏省住建厅的一份省级传统村落名单:浦口区星甸街道九华村山滕组和桥林街道林蒲社区江坂组上榜,浦口区也成为此次南京市唯一上榜区。

02

浦口区桥林街道林蒲社区江坂组。浦口区桥林街道供图

传统村落承载着中华传统文化的精华,是民族文化繁荣发展的根基。

当下,传统村落的保护受到各方越来越多的重视。截至目前,南京共有15个村落入选省级传统村落。

这些入选的传统村落现状如何?

入选省级名单对它们而言意味着什么?

如何更好地保护传统村落的

有形建筑和无形资产?

带着这些问题,

紫君(紫金山观察微信号:njzjsgc)通过走访一探究竟。

各美其美展现南京悠久历史文化

58岁的滕宏兵是九华村有名的“手艺人”,他开的农家乐里有个小型菜籽油加工作坊,仍然采用传统的压榨法。

小时候我非常喜欢到老油坊看榨油,大锤子在油坊师傅呼哧呼哧的喘息声中锤向油饼,最后菜籽油被一滴滴榨出来。

滕宏兵表示,虽然榨油的活又苦又累,但还希望通过此次评选让更多人知道这门技艺,鼓励更多人将其传承下去。

03

图为星甸全国文明村九华社区。图片由浦口宣传部提供

不同于山滕组,位于桥林街道林蒲社区的江坂组,书法文化是其最大的名片。

走进江坂组,林散之衣冠冢、雕塑、铜像、牌坊等元素散落分布,小桥流水穿村而过,更有江上草堂、林散之故居纪念馆和林散之故居三处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04

浦口区桥林街道林蒲社区江坂组。浦口区桥林街道供图

“近年来,我们对村庄文化旅游资源进行深入挖掘,打造美丽乡村‘草圣书乡’示范点,完善公共配套设施,村民居住环境得到较大提升,这也是古村落于本地村民的现实意义。”桥林街道城建科科长傅守浩表示。

“无论是非遗、民俗,还是书法文化,都说明浦口入选的两个村落在乡土文化方面具有一定的历史底蕴,也是能够入选的重要原因。”浦口区城乡建设局四级调研员徐文鹏介绍。

据介绍,传统村落申报需满足五大认证标准之一,即村落传统遗存保护、风貌特色塑造、农耕文明地域特点、乡土文化传承、人居环境质量等。

紫君(紫金山观察微信号:njzjsgc)发现,不同于山滕组和江坂组,今年4月份首批入选的省级传统村落,则在传统遗存保护方面更有特色。

05

江宁佘村集山水资源和古民居文化资源为一体,在假期期间吸引众多游客。南报融媒体记者 杜文双 摄

被誉为“金陵古风第一村”的江宁区东山街道佘村,拥有一处距今300多年的徽派建筑风格古民居。入选中国传统村落的高淳区漆桥街道漆桥村保存了大量古建筑群,溧水、高淳也保留了不少宗祠、码头等。

不仅如此,这些地区也较早地着手传统村落保护工作,并将传统文化保护和挖掘纳入美丽乡村建设。

06

漆桥老街古色古香。范杰玉 摄

如今,这些分布在各处的传统村落各美其美,在山水之间展现了南京悠久灿烂的历史文化。

发展乡村旅游,传统村落实现“重生”

入选传统村落,为古村的保护和发展提供新的可能。

早在2017年,江苏省就在全国率先颁布实施了《江苏省传统村落保护办法》,明确提出地方政府应当将传统村落作为特色田园乡村建设的优先支持对象,加大资金支持,激发传统村落保护工作的积极性,同时改善传统村落基础设施、公共服务设施和人居环境,让当地居民共享发展成果。

然而,具体怎么做?或许可以从当前一些发展较好的传统村落中窥见一二。

站在江宁区东山街道佘村九龙广场远眺,只见“青山绿水画卷中,青砖黛瓦古韵风”。这里不仅有“龙传说”“龙遗迹”等凸显文化底蕴的故事,更有一大片明清风格的古建筑群。

07

“小川藏线”位于青龙山腹地,两头串联起“金陵古风第一村”佘村和美丽现代的汤山龙尚村。南报融媒体记者 杜莹 摄

因为坚持“本色改造”,加之“小川藏线”的开通,佘村“活了”,并发展以“都市郊游”“古村文旅”为主题的乡村旅游,2019年以来累计接待游客超10万人次,旅游收入2000万元,有效带动当地农民增收致富。

从佘村出来,沿着长深高速继续驱车一个多小时,便来到了被称为“苏南小延安”的李巷。从抗战初期直到抗战结束,李巷始终是新四军顽强的战斗堡垒,是苏南抗战的重要指挥中心。

如今的李巷,早已不仅仅是一个精神坐标,当地通过对红色文化进行保护和传承,一批批游客纷至沓来。

08

红色李巷。南报融媒体记者 孙中元 崔晓 摄

据介绍,“红色李巷”开村运营以来,直接带动近百人就业,为李巷全村263户村民户均增收1.3万元,不少原本在外打工的年轻人返乡就业创业。

不止是佘村、李巷,目前,浦口区的江坂组正借力“草圣书乡”和乡村旅游精品线,精心打造以书法文化为核心的美丽乡村,山滕组则通过九华村这一“全国文明村”吸引更多市民来此体验绚丽多彩的“山滕风物”。

纵观南京市甚至全国,越来越多的传统村落通过发展乡村旅游等形式实现“重生”,旅游开发已成为“复活”传统村落的第一选择。

保护无形资产

促进传统村落与社会发展“同频共振”

每当新一批传统村落的名单公布出来,当地就开始保护、开发、利用,这是因为传统村落不仅是传统农业文化的重要载体,也是人们寄托乡愁的重要场所。

然而,

旅游开发是不是传统村落保护的唯一形式?

旅游开发是否将“百花齐放”的传统村落“格式化”?

传统村落应该被保护成什么样子?

在保护外在建筑的同时,如何传承其文化、手艺等无形资产?

09

江宁杨柳村。受访者供图

南京大学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总工程师刘军教授表示,传统村落保护不仅是针对外在有形建筑的保护,更需要对背后的无形资产即民俗文化、自然环境、生活方式等进行保护,这样传统村落才不至于“失了魂”。

从目前来看,通过旅游开发,传统村落虽然还能在一定程度上重现往日光鲜,但因为对其改造多是为了迎合城市消费者的需要,因此极易成为城市消费的一部分,文化意义和内涵与以往已经有所不同。

10

石塘村。受访者供图

传统村落有其独特魅力所在,我们要做的是将这种魅力无限放大,而不是让它受到外来文化的冲击,最终消失殆尽。

在刘军看来,当前传统村落保护和开发主要有三种形式:

一是原封不动保留,只对其基础设施进行更新改造,满足村民基本生活需求,但前提是这类村庄必须产业基础较好;

二是通过旅游开发使其“复活”,但这类村庄必须资源要素较多,具有旅游开发的价值;

三是有一定历史价值但资源禀赋、产业基础较为薄弱的,这类村庄需要通过植入其他功能激活活力。

在溧水区晶桥镇芮家村石山下村,因为“创客计划”的实施,这里的很多民居已被改造成充满艺术感的创客空间,吸引了十多个创客项目,不仅利用了闲置房屋,让古村“活”起来,同时也通过一些传统技艺工作室,传承了乡土文化、重塑了农村经济。

11

山水环绕、绿意盎然的石山下村。通讯员 张福敏 摄

“这就是植入其他功能的比较成功的案例,也说明当地村子开动脑筋,真正做到了‘活化利用’。”刘军说。

相比于对有形建筑的保护,对无形资产的保护难度更大。

从目前来看,村史馆和各类节庆活动无疑在一定程度上发挥了较大作用,通过实物、影像、表演等方式,将传统文化和技艺曾经存在的事实展示出来。

然而,在刘军看来,这远远不够,“其实针对有条件的传统村落,可以在城乡融合的大背景下,将其发展为乡村生活体验区,或者打造为研学教育基地,这种方式可以保护、传承历史,也能在一定程度上激活乡村产业,让它们的发展更持久。”

12

江宁黄龙岘。受访者供图

徐文鹏介绍,针对浦口传统村落,他们将更多强调保护和延续之间的关系,通过鼓励在传统村落内合理开展旅游、休闲度假、传统手工艺和传统技艺加工制作等生产经营活动,促进传统村落与当地经济社会同步发展、“同频共振”。

文:紫金山观察记者 鲁舒婷;通讯员 林静 滕敏 吴明越

作者:鲁舒婷 责任编辑:朱皓

推荐栏目

观点 / 南报网评

热点文章

读图

谈资

周刊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