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的美不能辜负

2020-10-15 15:37图文来源: 紫金山新闻

近日去了一趟栖霞区桦墅村,有些感触。

个人印象,在南京的美丽乡村中,桦墅村有些名气,但较之江宁的一些地方,稍有不及。去了之后才知道,桦墅村紧傍仙林大道,这里有葱茏的山、清澈的水、幽静的环境、清新的空气。柏油路不宽,可是通向每一个角落,尤其路面也好、路旁也罢、农家院落也罢,都特别干净,干净到你拿着任何一点什么垃圾,不好意思随手扔。

漫步在桦墅村周冲水库的大坝上,蓝天白云之下,湖面如镜,远山含黛;大片的徽派建筑如吴冠中先生笔下的江南水乡,自带独特的诗情画意。当时就想,可以带一顶帐篷安置在草地上,在这里静静地坐一坐,或者在周围走一走、看一看,这何尝不是一种出游?

又听说,仙林地区有个羊山湖公园,很美;从前以脏乱差闻名的迈皋桥地区,如今也变美了……

联想到,南京的美,岂止在自然风光。南京大小博物馆、美术馆众多,仅一个南京博物院,收藏无数,各种高层次展览时有推出,也是看不完品不尽。

由此想到,一方面,我们喜欢旅游,向往远方,希望去苏格兰游览爱丁堡城堡,去肯尼亚看马赛马拉野生动物保护区,去美国参观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或者希望在中国大地上行走西北沙漠、驰马北方草原、亲近浩瀚大海、泛舟江南水乡;但是另一方面,身边的美也不能辜负。

说身边的美不能辜负,是因为身边的美容易被辜负。与“审美疲劳”心理相似,“远香近臭”心理也是一种较为普遍的存在。远方的风景,因为距离、因为从所未见而更美,也更具吸引力;身边的风景,如家里的人,时常遇见,瑕疵被放大,美丽打了折,因此容易被忽略。身边的美容易被辜负,还因为总觉得随时可去,没有急迫感,结果是不少人走遍天涯再回首,才发现身边的那些美景仍然未光顾。

欧洲印象派画家被喻为“追逐光影的人”。他们必须以很快的速度写生,原因是光影随时在变化,稍有迟缓,在旁人眼里仍然差不多的景致,在画家眼里早已“面目全非”。如果细品会发现,身边的美也是不断变化的,一再延后再光顾,你踏进的可能已经不是“同一条河流”。比如南京博物院的展览,可能今年推的是八大、明年推的是倪瓒,后年又是傅抱石,再后年可能变成青铜器了……对于有兴趣的人来说,错过一次,都是遗憾。再说南京这些年,城市建设日新月异,有的地方一年不去,便已是面貌一新。

不辜负身边美景,还要有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儒林外史》里有一段,讲到南京人的风雅:“日色已经西斜,只见两个挑粪桶的,挑了两担空桶,歇在山上。这一个拍那一个肩头道:‘兄弟,今日的货已经卖完了!我和你到永宁泉吃一壶水,回来再到雨花台看看落照!’”两个挑粪工在工作之余,兴趣爱好是品茶、看夕阳,这就是六朝古都当年百姓的风雅,“菜佣酒保,都有六朝烟水气”。当今社会发展迅速,更多、更丰富的美来到了我们身边,这身边的美岂能辜负!

作者:梁圣嵩 吴颖 责任编辑:尹淑琼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推荐栏目

    观点 / 南报网评

    热点文章

    读图

    谈资

    周刊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