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结果主义”困扰基层:“不管你怎么办”,我只要结果好看

2020-09-30 14:01图文来源: 半月谈

“领导,不是我们不想办,可是……”“不管你怎么办,我只要结果。”

一旦和领导的沟通以这样一句话收场,基层干部的心里就开始打鼓了:“不管你怎么办”,可是我们到底该怎么办呢?最近,很多深受如是“唯结果主义”之苦的干部,和半月谈记者讲出了他们的心里话。

1

“不管你怎么办”,我们能咋办?

北方某县近年来大力发展特色种植产业,去年专门出台补贴政策,对于集中连片种植中药材柴胡500亩以上的农户,每亩补贴600元。柴胡最佳种植时间为每年的6月至7月,但直到7月底,2020年的补贴政策仍未见公布。

当地一位镇长告诉半月谈记者,补贴政策不明朗,老百姓难免心存迟疑,基层要做推进种植的工作就不容易措手。

“分管副县长是口头承诺过,补贴标准不会低于去年,可又补上一句‘不管你们怎么办,我只要结果’,强调群众工作必须做通,我们只好和百姓说政策没变,结果柴胡种下了,发下来的补贴却只有每亩400元。现在我们都没法再去村里做工作了……”这位镇长说罢一声长叹。

在南方某省部分地区,交通事故伤亡调查结果是乡镇领导最怕接的电话之一。为什么?原来这里有个规矩,交通事故如果造成3人以上遇难,事发地乡镇党政正职就地免职。“上级的意思是,不管你们工作怎么办,我只看伤亡结果。”一位乡镇党委书记如此总结。

“七八万人的大乡镇,离县城和省城都比较近,车辆保有量也很大,该宣传的都宣传了,该检查的都检查了,但是不出交通事故的包票谁敢打?得怎么做工作,才能确保每起事故死亡人数都在3人以下?”这位乡镇党委书记说。

就算不是人命关天的事故处置,一些看起来“正常”的工作,基层干部也很怕听“不管你怎么办”的敦促。湖南某县一位乡镇领导干部反映,经常遇到这样的情况,上午布置工作,下午就得汇报落实情况,或者快下班时来个电话,让你明天一上班就提交某项工作的详细总结材料。

“想解释一下实际困难?领导可是说了——‘不管你们怎么办,时间不能拖’。”这位干部表示,上面关心的情况、需要的数据,很多必须得入户调查才能摸清,可那得好几天,要得那么急,让人上哪里去弄?

2

“唯结果主义”结出什么样的果?

多位乡镇干部表示,上级强调的“不管你怎么办”,字面上看似乎是对基层干部的信任和赋权,但这样的“提醒”从来不是基层实际的“多选题”,而是长官意志的“单选题”。

跟不上领导的节奏?猜不透领导的心思?干部们的“经验”只能是,对标所谓要求的“胡乱办”也胜过权衡现实可能的“认真办”。“反正上面的要求就是个‘唯结果主义’,结果对得上领导的指示就成。”一位基层干部一语道破。

回头再说说那个“交通事故死3人,乡镇一把手得走人”的省份。“如果一次交通事故当真造成3人遇难,其中一位遇难者会送进医院‘抢救’。”该省不止一位乡镇领导和半月谈记者讲了同样的办法,“进ICU,上呼吸机……能做的抢救措施都做足。实际上救不救得活呢?肯定救不活!但这样一来就可以把这位遇难者统计进伤者名单,大不了过一段时间再通报此人‘不治身亡’就行了。”

中部地区一位乡镇干部表示,今年以来,上级对固定资产投资工作抓得格外紧,要求投资必须实现正增长。但是按照规定,500万元以上的项目才能列入固定资产投资统计范围:“我们乡镇的产业布局以农业为主,搞个项目要有固定资产投资,也就是建大棚,可一座大棚盖下来投资不过10万元,总不能个个项目都建50座大棚起步吧?”

这位乡镇干部表示,上级要求完成的任务没法打任何折扣,自己只能和同事小心翼翼“合并同类项”……

其实,“唯结果主义”不仅困扰基层干部,一些地方中小企业也苦不堪言。多位受访的企业负责人表示,有的政府部门在检查执法时各行其是,企业一天要听几遍“我只要结果,不管你怎么办”。

中部地区一位煤焦企业负责人说,为治理大气污染,环保部门曾要求所有储煤场全数封闭,甚至连坑口电厂的皮带输煤通道都要封闭。然而,通道封闭加大了发生煤尘爆炸的安全风险,安全检查是过不了关的。

“环保系统只抓环保,不负责安全,安全部门又不管环保部门规定了啥……政府部门没个协调,我们怎么‘照单全收’?”该企业负责人说。

3

破解“唯结果主义”该怎么办?

事实上,口口声声“不管你怎么办”的“唯结果主义”,是一种典型的官僚主义。以这样的原则为施政方针的领导干部,以为居上位就不必沾基层的土,握权柄就不必吃基层的苦,颐指气使的一遍遍“复制粘贴”,充分暴露了权力滥用的傲慢与蛮横。

湖南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倪洪涛等专家分析,“唯结果主义”在基层横行无忌,一大原因在于基层干部开展工作需要的政策与资源由上级控制,考评权更握在上级手里。在这样的机制中,基层干部能有什么表现,表现到底如何,概由上级说了算。上级以为基层干部的饭碗是自己的恩赐,基层干部就该“指哪打哪”,没有“讨价还价”的份儿。

“能有什么办法,只能忍着。”湖南某县一位乡镇领导干部感慨,在基层,你不听话,你不想办法完成任务,最终吃亏的只有你自己。

此外,领导干部的政绩观偏差也是助长“唯结果主义”气焰的一大原因。南方某省一位基层干部认为,近几十年来经济发展的高歌猛进,让地方领导觉得“加速前进”是理所应当,“大干快上”是唯一选项,特别是如果周边省市的统计指标都往上蹿,“自己这里不搞快点,面子怎么挂得住”?

在这样的政绩观支配之下,惯于“打冲锋”的干部,甚至为求目标达成不那么讲究手段的干部,反而成了模范与典型,促使“唯结果主义”更为流行。“遇事多问基层的领导,考虑得比较细致的领导,还会被认为能力不强,办事不力。”一位干部对半月谈记者说。

到底如何撤下基层干部头顶“唯结果主义”这把剑?一方面,对领导干部的考核,应当充分纳入其决策是否民主,调研是否扎实,实际指挥是否尽责等从基层实情出发的因素;另一方面,考核基层,要让基层工作指向的对象成为“指挥棒”,赋权基层,必须首先强调基层自主权的必要落实。“基层导向”的实质是过程导向,强调过程,是尊重基层工作的复杂性,更是尊重基层干部的能动性。(记者:刘良恒 梁晓飞 来源:《半月谈》2020年第18期 原标题:《“不管你怎么办”,我只要结果好看:“唯结果主义”困扰基层》)

作者:刘良恒 梁晓飞 责任编辑:董梦颖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