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文体 > 正文

陈独秀胡适重要文献来宁展出

2020-09-25 08:01图文来源: 南京日报

陈独秀胡适重要文献来宁展出

追溯百年前名家手稿里的岁月与温度

20200925B03_pdf

点击查看今日南京日报《风雅秦淮》·文脉专版

在新文化运动105周年之际,“亚东图书馆遗珍——陈独秀、胡适重要文献特展”继北京、上海、杭州之后于日前来到南京。南京在中国近现代史上有着特殊重要地位,从这个角度回望,这些百年前“新文化运动遗产”的重要文献作品,在字里行间不但透露着手稿的温度,更蕴含着极丰富的文化价值和时代意义。

兼具史料价值和艺术价值

展览主要展出亚东图书馆藏陈独秀、胡适重要文献,包括目前最完整的《胡适留学日记》手稿、陈独秀《〈科学与人生观〉序》、胡适《跋〈红楼梦〉考证(一)(二)》,以及胡适与友人的往来信札等,这些都被誉为“新文化运动遗产”。其中,极具重要价值的展品当属《胡适留学日记》原稿和陈独秀《〈科学与人生观〉序》原稿。

《〈科学与人生观〉序》原稿为陈独秀送亚东出版社的手写终稿,自“亚东”出版之后百年间从未露面。这篇著作标志着以马克思主义理论为指导的“唯物史观派”正式登上历史舞台。

《胡适留学日记》作为民国五大日记之一,记录了胡适留美期间的社会见闻,对时代的困惑与思考,堪称大时代背景下中国一代青年的内心独白与思想演变。记者在现场看到,《胡适留学日记》原稿所展共十八册,五十余万字,且在日记手稿中随文粘贴了大量珍贵照片及中英文剪报。除此之外,胡适《跋〈红楼梦〉考证(一)(二)》手稿也在展览当中,这是胡适在20世纪红学论战中极为重要的史料,胡适所开启的新红学研究,影响一直延续至今。

这些著作都离不开一个载体——亚东图书馆。1913年,安徽科学图书社迁至上海,并更名为“亚东图书馆”。1915年9月15日,36岁的陈独秀为自己主编的杂志撰写发刊词《敬告青年》,唤醒了一代中国年轻人。这本日后大名鼎鼎的《新青年》正是由亚东图书馆出版发行。20世纪上半叶,亚东图书馆与商务印书馆、韬奋书店形成“三足鼎立”之势。

所展文献让很多学者惊叹不已,著名书画鉴赏家萧平表示,胡适日记有一部分是中文写的,有一部分是英文写的,“中国的文化人那时去美国是什么样的?这里面可以看到,对那个时期中国文人眼中的美国、所思考和遇到的一些问题,都是非常好的史实。”著名学者陈子善称《胡适留学日记》是一个宝库,“对我们研究20世纪上半叶中国的文化、学术、文学,甚至中国整个国家的走向,都有不可替代的价值。”

在其艺术价值方面,萧平也有高度评价,认为手稿呈现出百年前新旧学过渡时期的陈独秀及胡适的手迹状态,对于研究这两位文化巨擘的思想脉络具有启示意义。比如陈独秀的字,“和他的性格是很接近的,比较奔放,写草书写得气象很大。”在萧平看来,这些字具有旧的书法功底,每个字都经得起推敲。

见证学贯中西大师的成长

从外观看,《胡适留学日记》所使用的都是非常普通的美国笔记本,但书写方式却是中国的;胡适把本子横过来用,从右往左翻页,写的时候依然是从右往左,并且是竖写;大多数时候,胡适用的是蘸水笔,也有很少一部分用毛笔和钢笔;文字书写以汉语为主体,夹杂着英文,有意思的是,汉语有时候用文言,有时候用白话,还有很多中外符号。

《胡适留学日记》被当下年轻人追捧为“新媒体写作的前身”,并在诸多细节中展现了一个学贯中西大师鲜活的形象。手稿不但随文粘贴了很多珍贵照片及中英文剪报,还详实记录了大量私人生活和内心思想,全面展现了胡适在求学读书、日常生活、娱乐、运动、关系、交游方面的经历。比如剪报内容中有1912年适逢美国大选,胡适所关注的威尔逊和罗斯福的选情及媒体报道和评议;1914年美国媒体报道《康奈尔大学嘉奖一名中国学生》,文中获得一等奖学金、引发广泛关注的中国学生便是胡适本人。日记中所附照片,包括胡适与友人外出郊游、旅行、开会时所拍摄的风景照片,也有人物小相及合影等,其中不乏很多在中国思想、学术、科学史上有影响的重要人物照片,比如赵元任、陈衡恪等。除了剪报和摄影照片,胡适还在日记中粘贴友人的信札,包括友人劝诫其不要再吸纸烟的书信。

据了解,《胡适留学日记》最早于1939年整理出版,其时,上海亚东图书馆将其命名为《藏晖室札记》,后来推出的版本多依据这个版本,只是书名改为《胡适留学日记》。据主办方介绍,本次展览首次增加胡适1917年归国后所写的《北京杂记》和《归娶记》,有效填补了现存日记中的时间空白,而此时胡适正酝酿和倡导新文学及新文化运动,“《北京杂记》和《归娶记》所具有的重要学术文献价值可见一斑。其中,《归娶记》明确了胡适的婚期,解决了胡适生平研究上长期未能解决的悬案。”

胡适在文中记载了他于1917年12月16日至1918年2月21日离京回绩溪迎娶江冬秀的始末,如对江冬秀的第一印象、婚礼的参加者、行礼次序、演说,甚至有结婚礼堂的平面图,最后他还总结:“此次冬秀极大方,深满人意,吾作新婚诗云:十三年没见面相思如今完结,把一桩桩伤心旧事从头细说。”字里行间不但透露着手稿的温度,更展示了胡适的婚姻观和对中国传统家庭制度等问题的态度。

开启新红学扩大《红楼梦》影响

众所周知,南京是《红楼梦》的故乡,书中的金陵不但是地理意义上的南京,更是一个江南温暖家园的意象。《红楼梦》声名得以不断远播,得益于对其不断的解读和深入研究。上世纪初,胡适和蔡元培就《红楼梦》不同的研究视角展开了一场轰动一时的论战,在某种意义上开启了“20世纪新旧红学之争”,使得《红楼梦》不断获得全新的阅读视角。

据南京大学文学院副院长苗怀明介绍,1921年,胡适出版《红楼梦考证》,但该文并非胡适本人主动撰写,而是在上海亚东图书馆老板汪孟邹的不断催逼下写成的。其时,亚东图书馆陆续出版新标点本系列小说,这些小说以新颖的版式、标点,认真的校勘赢得了读者的喜爱,在社会上产生了很大影响,其中又以《红楼梦》最为引人注目,流传最广,但同时也最费周折,因为《红楼梦》篇幅大,成本高,“需要请胡适作序进行宣传”。这才催生出胡适的《红楼梦考证》。

苗怀明表示:“对学术史而言,新标点本《红楼梦》的出版,标志着新红学的诞生。从此,《红楼梦》研究成为一门具有现代意义的学科,受到学界的关注,在众多研究者的参与和推动下,红学与甲骨学、敦煌学等一起成为二十世纪中国的显学。”在《跋<红楼梦>考证(一)》中,胡适通过考证认为《红楼梦》的作者是曹雪芹,并对过往红学研究予以尖锐批评,在学界引起轩然大波。作为过往红学的代表人物,蔡元培在《石头记索隐》第六版中明确表示胡适的观点经不起推敲。胡适随后发表《跋<红楼梦>考证(二)》,其中含“答蔡孑民先生的商榷”,指称蔡元培所用方法过于守旧。

据苗怀明介绍,胡适在红学史上的显赫学术地位是在与索隐派的竞争交锋中获得的,但在其开创新红学之前,他曾经也是一个“索隐派”。从索隐到考证,“其中数年的留学生涯对胡适学术思想的转变无疑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它使胡适受到严格的学术训练,在观点、方法上较之出国前有新的突破和升华。”正是这种突破,使胡适与同一起点的蔡元培拉开距离,最终从同一起点走向各自不同的红学研究之路。

一件手札墨宝让四位国学大师“会聚”

来南京之前,“陈独秀、胡适重要文献特展”先后去过北京、上海和杭州,南京之后是陈独秀、胡适的故乡安徽,这将是特展最后一站。由此可见,南京在陈独秀和胡适人生中所占据的重要地位,而他们二人皆与南京有着深厚渊源。比如,1934年,胡适在金陵女子大学进行演讲,并曾两次到南京老虎桥监狱看望陈独秀;1937年,他飞往美国揭露日军在中国的暴行,正是从南京上船前往武汉,再换乘飞机的。

对陈独秀而言,南京大学教授沈卫威指出:“南京是陈独秀文学起步的起点。”123年前,即1897年秋,陈独秀赴南京参加科举考试,认识了亚东图书馆的老板汪孟邹的哥哥汪希颜,此后经汪孟邹、章士钊等认识了胡适,从而开启了“新文化运动”。“陈独秀手稿来到南京,又像回到了新文化运动的发展起点。”殊不知,南京也有一份陈独秀的珍贵手札,现藏于南京大学,围绕这份手札还发生了一段曲折动人的故事。

据南京大学图书馆副馆长史梅介绍,这是陈独秀给当时的中央大学教师黄粹伯写的一封讨论音韵学的信札,1948年11月,黄粹伯将其装裱成条幅,并请名家题署作跋,可见其对此函的珍爱程度。墨宝长约80厘米、宽30厘米,右上方为胡小石先生题署“陈仲甫先生论韵遗墨”;中下部为陈独秀致黄粹伯先生函,共两页,上页12行,下页10行,皆为草书;上部是黄粹伯先生的释文;中下部两侧是陈中凡先生的识语。

据了解,有一阵子,该条幅被胡乱地塞在一个楼道里,以至十几年间都无人过问。1980年,有人意外发现该条幅后送到南京大学校部,校部经中文系发还给黄粹伯家属。后来,黄粹伯家属又返赠南大中文系。四星荟萃,众美毕具。由于收有陈独秀、胡小石、陈中凡和黄粹伯四位国学大师的墨宝,这件条幅遂成为南大中文系的镇系之宝。2002年南京大学百年校庆时,校方还按原件大小与款式进行限量影印,以馈赠学林与系友。

南报融媒体记者 王峰

作者:王峰 责任编辑:吴丽莉

推荐栏目

观点 / 南报网评

热点文章

读图

谈资

周刊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