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内 > 正文

魏晋南北朝女子如何“对镜帖花黄”?专家解读古代妆容

2020-09-14 16:00图文来源: 南报网

化妆,是如今都市时尚女性出门必不可少的程序。古代女子同样爱美,许多诗词歌赋里都有关于女子“对镜帖花黄”的描述。南京服饰史学家、江苏理工学院人文学院客座教授黄强即将由商务印书馆出版的《褒衣洒脱博带宽——六朝人的衣柜》新作中,就有关于魏晋南北朝时期,尤其是六朝女子妆容的解读。今天他接受记者专访,揭秘那个朝代的女子如何利用有限的材料,化出各具特色的妆。

酒晕妆、桃花妆、飞霞妆……南北朝时期女性妆容很丰富

历史上,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女性,妆容已经很丰富了。黄强介绍,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女性脸部妆饰有酒晕妆、桃花妆、飞霞妆、晓霞妆、面靥妆、半面妆、斜红妆、啼妆、红妆、紫妆、点妆、额黄、花钿等多种。“南北朝之前,中国女性妆饰并不多,集中在头部发式、珠宝装饰上,脸部妆饰很简单。那时胭脂没有进入中原地区前,可以用来勾勒脸部的材料太少,只有淡淡的白粉黛色,黑白两色怎么把脸庞勾画的妩媚?鲜艳的胭脂有了,与白粉、黛色一搭配,就变化出姿采,修饰出靓丽。”

胭脂古时又称作“燕支”,出自中国西北地区匈奴人居住地,那里有燕支山,生长着燕支花。匈奴女性使用燕支花的汁来妆饰。燕支加入牛髓、猪脂等物质,成为脂膏,燕支就演变成了胭脂。制作胭脂的技术,在东晋已经成熟,以菊科植物红蓝(即红花)来制作,去掉黄汁,制成红的液体,蘸丝绵,花片等阴干即成胭脂。“胭脂的制作成功,为南北朝时期的妆饰创造了物质条件,孕育了丰富多彩的妆饰。”黄强说。

当时女性化妆,先在脸上傅粉,再将胭脂放在手心调匀,涂抹在两颊上,白里透红,与众不同。“颜色浓的是酒晕妆,颜色浅的是桃花妆。若在脸上先抹了一层薄薄的胭脂,再以白粉扑在上面,粉里透着白,就是飞霞妆。”

妆容不仅艳丽花俏,运动时候还会散发微微香气

“阿姊闻妹来,当户理红妆。”《木兰辞》中提到的红妆,主要就是靠胭脂完成。

黄强告诉记者,红妆在魏晋南北朝时期颇为流行,这一时期的诗歌中有关于红妆的反映,比如南朝齐谢朓《赠王主薄》云:“日落窗中坐,红妆好颜色。”女性着红妆也符合其性别身份,才能展现出女性的妖娆。梁简文帝《美人晨妆》亦云:“娇羞不肯出,犹言妆未成。青黛随眉广,胭脂逐脸生。”施了胭脂红妆的女性更加妩媚动人。

“红妆的涂抹方式有两种:一种先施白粉,然后再敷以胭脂;一种先用胭脂打底,然后再罩以白粉。尽管妆饰手法不一,但胭脂的地位多集中在腮部,故双颊均呈红色,而额头、鼻梁及下颔部分则露出白色。中国传统人物画在描绘仕女脸面时有留‘三白’之法,即从这种面妆发展而来。”黄强说。

概括起来说,魏晋南北朝的妆饰特点就是艳丽、花俏。黄强介绍,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妆饰,以及胭脂等原料,不仅出色靓丽,而且加入了香料。陈代张正建《艳歌行》云:“裁金作小靥,散麝起微黄。”女子稍稍运动,出点小汗,就会散发出微微的香气。

有些妆容很奇特,伤痕变成时尚之妆

多变、奇特,也是魏晋南北朝时期女子妆容的特殊之处。

比如半面妆。这种只化半个脸的妆容始于梁朝后宫,是梁元帝萧绎妃子徐昭佩所创。《南史·梁元帝徐妃传》云:元帝妃“以帝眇一目,每知帝将至,必为半面妆以俟,帝见则大怒而出。”这位徐妃就是成语“徐娘半老”的主角,出身名门,系梁朝将军徐琨的女儿,美丽出众,个性上也是独行独立,因此才敢用半面妆,戏弄“独眼龙”的梁元帝,理由是皇帝一只眼,只能看到半面的妆饰。“半面妆确实大胆,也就在徐妃面部可以,无法推广。”黄强说。

那时还有一种类似血痕的晓霞妆,相传由魏文帝时宫女薛夜来创立。某日魏文帝在水晶屏风后看书,薛夜来一不留神,面部撞到了屏风,在治疗中,太医使用的药物中琥珀屑较多,上款愈合后留下红色的痕迹。原本以为会破相损色,但是没想到因祸得福,红色让其脸颊红润,稍加妆饰,更加动人。宫女纷纷效仿,因损伤而来的伤痕反而成了时尚之妆。到到了唐代,这种妆容演变成为特殊的妆饰——斜红。

黄强介绍,晓霞妆等妆容诞生于魏晋南北朝时期,但是受化妆材料的限制,其妆容还有所收敛,妆饰的面积不大。到了唐代,女子妆容得到发挥,脸部胭脂渲染的非常厉害,甚至夸张。因此唐代的妆容涂抹的面积扩大,两腮都涂抹胭脂,红彤彤一片。

“当窗理云鬓,对镜帖花黄。”《木兰辞》中广为流传的这句,足见“花黄”也是当时流行的妆饰。

“对于花黄,有两种说法,一是在额头上贴上黄色的花,二是指额黄妆。”黄强介绍,东汉时,佛教传入中原,到了魏晋南北朝,佛教颇为盛行。受佛教的影响,出现了额黄妆。当时这些妆饰用的薄片除了染成金黄,也有染成霁红或翠绿等色,剪作花、鸟、鱼等形,粘贴于额头、酒靥、嘴角、鬓边等处,成为面饰的一种,因贴的部位不同,形状色泽不同,又称为花胜、罗胜、翠钿、金钿等名称。“这一时期的《北齐校书图》中有对额黄妆的描绘,严格说来,贴花黄已脱离了额黄的范畴,更多地接近花钿。”黄强说,梁代简文帝萧纲的后宫嫔妃盛行作额黄妆,简文帝每天所见,印象深刻,因此在他的诗歌中屡有反映,《美女篇》云:“约黄能效月,裁金巧作星。”《戏赠丽人》云:“同安鬟里拔,异作额间黄。”

作者:邢虹 责任编辑:刘阳

周刊

9月18日下午,2020中国南京金秋经贸洽谈会重大项目集中签约仪式举行。现场,51个具有代表性的重大项目集中签约,总投资达3233.4亿元。[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