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南京区街 > 六合区 > 正文

长江十年禁渔,渔民“退出江湖”

2020-07-15 09:43图文来源: 南京日报

从2002年起,原农业部开始在长江中下游试行每年3个月的春季禁渔,18年后,这一“禁渔令”升级为史上最严——十年禁捕。

六合区渔政监督大队开展禁捕执法巡查,护航长江生态。 南报融媒体记者 孙敬清 甘欣宇摄

扫码关注“紫金山观察”

从2002年起,原农业部开始在长江中下游试行每年3个月的春季禁渔,18年后,这一“禁渔令”升级为史上最严——十年禁捕。 

长江流域禁捕是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重要指示精神,保护长江母亲河和加强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举措,是为全局计、为子孙谋,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重要决策。 

昨天上午,省委常委、市委书记张敬华在调度长江禁渔有关工作会议上强调,各区各有关部门要紧盯目标任务,坚持问题导向,聚焦关键环节,抓实抓细禁捕退捕各项工作,建档立卡要应录尽录、退捕渔船要应收尽收、执法监管要应打尽打、渔民转产要应保尽保、舆论宣传要应到尽到,不折不扣把长江流域禁捕退捕任务落到实处。

“最严禁令”之下,南京起步即攻坚。

迎难而上,利剑出鞘

我市长江流域禁捕范围涉及水生生物保护区、长江干流、秦淮河、滁河、水阳江和石臼湖等,长江岸线(不含洲岛)200余公里,其他内河岸线500余公里,禁捕工作面临范围大、岸线长等多重困难。 

对照禁捕要求,南京迎难而上。 

“赶快离开,这里禁止捕捞!”7月12日上午,高淳区渔政监督大队、当地公安部门联合在固城湖上巡查。巡查过程中,执法队员吴征兵发现一辆外地渔船正在作业,他立即通过扩音器喊话驱赶。两分钟后,该渔船掉头返回。

6月底以来,高淳区启动禁捕退捕工作,当地渔政监督大队、综合执法大队、公安分局等单位执法力量,每天分组在石臼湖、固城湖、漆桥河等水域开展巡查,累计驱离捕捞船只18艘,登记劝离垂钓人员700人。 

上述涉渔执法镜头在全市频频上演: 

7月10日,六合区渔政监督大队副大队长马俊等人来到滁河入江口渔政码头,开展禁捕执法巡查。 

“这段时间,我们加大了巡查频次,端午小长假也没有休息。”马俊介绍,去年9月,六合区全面启动长江渔民退捕转产,12月20日,136户长江渔民完成签约,船网工具、渔业船舶证书全部收回,长江六合段提前开启禁渔。

江北新区拥有48.5公里长江岸线,境内拥有滁河、马汊河等长江支流,禁捕压力不小。为了强化执法效果,新区农业执法大队自制“清网神器”——铁钩,用来拉拽藏在水下的违规渔具,大家称呼它为“农执1号”。 

7月1日,执法队员在马汊河沿岸巡查发现,河中有一塑料瓶漂浮在水面上,却始终没有随着河水流动。“农执1号”立即下水,很快,一条地笼被拖上岸,它的末端还连着另一条地笼,两条地笼长达80多米。 

对铤而走险者,公安机关雷霆出击有案必查。4月11日晚间至14日上午,市公安局水上分局连续破获4起非法捕捞案件,抓获嫌疑人5人,当场缴获57条地笼以及多层刺网等非法捕捞工具,渔获物达3000余尾。 

6月28日下午,大厂派出所民警经过连续数日的蹲点守候,在江北新区沿江街道江边现场抓获正在利用地笼非法捕捞的嫌疑人3名,缴获20条地笼、14斤渔获物、1艘作案船艇以及便携式汽油机、发动机等专用设备。 

统计显示,今年以来,全市公安机关破获非法捕捞案件80起,抓获嫌疑人119名,公诉38人。 

在销售端,市场监管部门突出五个严禁,加强日常监管:禁止生产企业收购加工、禁止各类市场进货销售、禁止餐饮场所经营食用、禁止电商平台网上售卖、禁止一切媒介发布广告。 

近半个月来,全市市场监管系统出动检查人员1万余人次,检查农贸市场、超市、餐饮单位2.2万余家,责令整改店招、菜单、标签516处。 

“最严”背后,为子孙谋

长江是世界上水生生物多样性最为丰富的河流之一,滔滔江水哺育着424种鱼类,光特有鱼类就有183种。作为全省唯一跨江布局的城市,长江南京段干流岸线占全省的23%,在长江大保护中肩负特殊职责和使命。 

一名渔政人员回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长江各类渔业资源丰富,江豚仍是普通物种。但在过去几十年快速、粗放的经济发展模式下,长江付出了沉重的环境代价。一些人竭泽而渔,采取“电毒炸”“绝户网”等非法作业方式,最终陷入“资源越捕越少,生态越捕越糟,渔民越捕越穷”的恶性循环。

统计显示,长江渔业天然年捕捞量从1954年的42.7万吨,下降到了如今不足10万吨,仅占全国淡水水产品的0.15%。珍稀特有鱼类全面衰退、渔业资源显著下降,长江生物完整性指数已经到了最差的“无鱼”等级。实施禁捕,让长江休养生息,迫在眉睫。 

为了保护长江渔业资源和生物多样性,从2002年起,原农业部开始在长江中下游试行每年3个月的春季禁渔。

去年,农业农村部、省农业农村厅分别牵头印发重点水域禁捕和建立补偿制度实施方案,明确长江流域重点水域禁捕工作涉及3类不同水域,其中,水生生物保护区,国家要求2019年底完成渔民退捕,2020年1月1日起全面禁止生产性捕捞。

记者获悉,南京目前有3个水生生物保护区,即长江大胜关长吻鮠铜鱼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南京长江江豚省级自然保护区、固城湖中华绒螯蟹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长江南京段干流,国家要求2020年底前完成渔民退捕,自2021年1月1日起暂定实行十年禁捕,以上两个水域,我市均已提前完成渔民退捕,两个水域处于事实禁捕状态。 

其他水域的禁渔期、禁渔区由地方政府制订并组织实施。根据省政府《关于全面推进我省长江流域禁捕退捕工作的实施方案》,江苏34个国家、省级水生生物保护区实行常年禁捕;长江干流江苏段,滁河、水阳江、秦淮河等重要支流和石臼湖等通江湖泊暂定实行十年禁捕。 

禁捕期内,生产性捕捞和娱乐性垂钓全面禁止,做到“四无”:无捕捞渔船、无捕捞网具、无捕捞渔民、无捕捞生产,2020年12月15日前退捕渔船全部封存管理、分类处置,应退尽退、不漏一船。2021年1月1日之前实现“四清”:清船、清网、清江、清湖。 

长江禁渔期为何从过去的每年3个月升级为十年? 

对此,有专家举例解释,四大家鱼繁殖成长通常需要4年,禁渔期设置为十年,可以让它们繁衍两三代,这样它们的数量才可以恢复,个体也能越来越大,才能出优质的鱼。以往每年7月1日开捕后,过去3个月的繁殖成果很快就被“绝户网”等打捞殆尽,鱼类种群依然无法繁衍壮大,十年禁渔,将缓解当下长江鱼少之困,也为包括长江江豚在内的许多旗舰物种的保护带来希望,这是对长江生态系统保护具有历史意义的重要举措。 

渔民转产,应保尽保

渔民大多年龄偏大、文化程度偏低,转产上岸后生计如何保障? 

记者联系上江宁区江宁街道星辉社区转产渔民余金发父子。去年,父子俩同时在江宁区退捕转产。退捕前,余金发拥有1条捕捞船和5条辅助船,被政府以45万元回购。67岁的余金发已到退休年龄,因此不再外出工作,此前他自主缴纳社保,如今每个月有500多元退休金。儿子余国庆已和父亲分户,他的1条捕捞船、3条辅助船被政府以47万元回购。今年43岁的余国庆正值壮年,和家人商量后,他用渔船回购费用加上东拼西凑的几十万元购置了一条二手运输船,在内河跑运输,每个月收入近万元。不过,前两天,余国庆刚刚把运输船转手。“船运风险比较大。”余国庆解释,希望通过人社培训以及街道和社区推荐,尽快在家门口找到工作。

记者获悉,在长江南京段干流,我市共有有证渔船233艘,目前已全部建档立卡,全部签订补偿安置协议,7100多万元的补偿费用已发放到位。

“两湖两河一江”目前尚有1041艘持证渔船,其中高淳区649艘、溧水区337艘、六合区55艘,涉及渔民2000多人。 

高淳区649艘渔船主要集中在固城湖和石臼湖,分别有311艘和325艘,共有渔民1298人。截至12日,该区已完成渔船渔民建档立卡信息审核和公示,将在15日前完成信息上传。

该区相关负责人表示,将积极落实各项渔民退捕安置保障政策,分类施策精准帮扶退捕渔民转岗就业创业,确保渔民上岸有出路有收入,对无劳动能力、无再就业能力的贫困渔民加大救助力度,保障他们的基本生计。

我市明确,渔民的转产安置和生计保障,是完成禁捕退捕任务的根本所在。对有就业意愿和就业能力的,实行分类施策、精准帮扶,积极开展技能培训。积极落实税费减免、创业担保贷款等帮扶政策,支持渔民依托特色资源发展特色产业,确保渔民有事做、有收入。积极落实退捕渔民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等社会保障政策,符合临时救助、低保条件的困难渔民,落实基本生活保障,切实兜牢民生底线。 

协同执法,探索新路

除了渔民转产安置保障生计外,执法人手不足、执法力量薄弱也是此次禁捕的难点、热点。 

以江宁区渔政执法为例,该区管辖渔业水域秦淮河干(支)流约100公里、长江岸线19.08公里,多与安徽省及我市雨花台区交界,流动人员多,且违法捕捞案件多发生于夜间及节假日,监管难度大,水上执法危险系数大,而江宁区农业农村局渔政大队现有渔业执法资格证11人,长期在一线工作的仅有5人,一线执法人手与装备严重不足。 

江宁区农业农村局渔政监督大队队长李云介绍,下一步,将在长江、秦淮河水域安装远程监控系统,加强水域全时监控,提高技防能力,同时,视情况聘请部分退捕渔民组建“护渔员”队伍,一方面解决部分退捕渔民就业问题,另一方面弥补管理力量不足。 

浦口区则在探索多地执法跨省协作。7月7日,浦口区及滁州市南谯区、马鞍山市和县等共同签订《渔政执法共建共管协议书》,标志着“三县两区”将围绕长江禁捕开展跨省协作。 

“浦口区长江岸线总长28.5公里,上游与马鞍山和县交界,而滁河岸线32.6公里,自上游往下,分别与滁州市全椒县、南谯区和来安县交界。”浦口区农业农村局副局长张正祥说,“签订执法合作协议,既能加强区域联动,形成合力,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人手不足的问题,也可以强化薄弱地带的管理,确保禁捕退捕工作无死角、无盲区。” 

记者了解到,为坚决打赢长江流域禁捕退捕攻坚战,市公安局水上分局根据数年打击非法捕捞工作经验,成立了专业化打击非法捕捞办案团队,主动融入属地禁捕退捕工作,积极投入涉渔违法犯罪执法整治工作。 

“一方面我们建立了执法部门联合机制,加强与渔政、市场监管等部门的对接联系,完善联席会议、联合督办、信息共享等制度,同时密切与检法部门的沟通合作,形成打击非法捕捞的执法共识。”市公安局水上分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另一方面,他们强化水岸联动巡防工作,紧紧围绕抓获现行、发现线索、震慑犯罪的目标,切实做好水面巡防与沿岸巡防相结合,充分利用船巡、岸巡、人巡等多种方式和无人机、视频监控等多种手段,对重点禁捕水域及周边区域开展拉网式巡逻,严密防范涉渔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生。 

南报融媒体记者 周爱明 朱静 王怀艳 李都 鲁舒婷 孙敬清 王聪 

作者:周爱明 朱静 王怀艳 李都 鲁舒婷 孙敬清 王聪 责任编辑:王文霞

周刊

五峰山长江大桥是继南京长江大桥、沪苏通长江大桥之后长江江苏段第3座公铁两用桥。[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