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评论 > 理论 > 正文

南京形成创新发展鲜明特色

2020-06-24 08:11图文来源: 南京日报

紫金山创新大会会场外展示的黑科技产品。 南报融媒体记者 崔晓 冯芃摄

2020南京创新周正在举行,创新日益成为南京城市发展的主动力。2018年至2020年,连续三年南京市委一号文件聚焦创新名城建设。在创新名城建设的实践探索中,南京形成了创新发展的鲜明特色。因应2020年国内外疫情防控和经济形势发生的重大变化,南京要积极面对创新发展中存在的制约因素,调整发展思路和对策,持续深化创新名城建设。 

南京创新水平全国排名第四

是创新领导者 

凭借一流的高校人才资源、实力雄厚的产业基础、包容开放的城市态度,南京高质量推进创新名城建设。依据《2019中国创新城市评价报告》,南京创新水平全国排名第四,与北京、深圳、上海同属于第一类城市,即创新领导者。 

对接名校名所谋划基础创新,构建双向融合发展平台。2018年以来,南京大力实施“两落地一融合”工程,利用本地丰富的科创资源,鼓励高校院所围绕经济社会发展需要,依托优势学科和国家级平台,建立新型研发机构,打造科技创新新标识。目前,南京组建近400家科研团队持大股、市场化运作的新型研发机构,孵化引进5000多家科技企业。对接名校名所,南京已与一大批国内外知名高校院所建立了紧密型合作关系。新型研发机构支持人才团队持大股,人才集聚效应不断放大,目前已有7名诺奖得主、1名图灵奖获得者、115名中外院士在内的顶尖人才参与南京新型研发机构建设。南京结合创新资源优势加强基础性研究,强化源头创新,将“一室一中心”作为创新发展的战略性基础性工程,整合各方科研资源,瞄准原创性科技突破,共同构成了南京建设综合性科学中心的关键支撑。 

围绕核心技术谋划自主创新,打造自主可控的产业地标。南京以打造自主可控的产业体系为主线,集中资源对重点产业和核心技术进行攻关,着力提升产业自主创新能力和核心竞争能力。南京统筹考虑产业基础和创新优势,明确“4+4+1”的主导产业体系,提出将新能源汽车、集成电路、人工智能、软件和信息服务、生物医药五大产业打造成“全省第一、全国前三、全球有影响力”的产业地标。相继出台的产业地标行动计划,绘制了清晰的产业发展路线图,强调形成自主可控的产业体系,形成创新驱动的产业生态。以软件和信息服务业为例,2019年南京产业规模位居全省第一,全国第四,华捷艾米3D专用芯片等一批核心技术“自主可控”的技术和产品不断涌现。 

以全球视野谋划开放创新,积极融入全球创新网络。南京抓住创新的开放本质,全方位、多层次、多途径、宽领域地推动创新开放合作,加强南京和全球创新网络的连接,从创新资本国际化、创新人才国际化、创新技术国际化、创新市场国际化等方面全方位推动创新国际化进程,城市国际“显示度”不断增强。南京瞄准一批创新大国、科技强国和关键小国,不断扩大国际科技合作“朋友圈”,深入开展“生根出访”“345”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计划、“南京人才驿站”等工作,全面延伸科技创新合作领域。坚持“引进来”和“走出去”相结合。一方面,英国剑桥大学南京科技创新中心、以色列魏兹曼科学研究院、伦敦国王学院等大量高端创新资源要素竞相汇聚南京;另一方面,深入全球创新腹地,建设海外协同创新中心28家,直接利用当地科技人才、高校院所的力量展开技术合作,打通南京与海外科技和产业界联通的重要渠道。 

企业自主创新遇瓶颈

创新环境和创新服务有较大提升空间 

不过,南京的创新发展也存在一些制约因素。 

企业自主创新能力建设存在瓶颈。南京实施创新型企业倍增工程,高新技术企业爆发式增长,从2017年的1844家猛增到目前的4680家。在创新型企业数量快速增长的同时,企业在自主创新能力建设仍存在瓶颈,企业现有的创新能力更多体现在效率创新(性价比)、客户服务创新以及应用创新(快速跟随式创新),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创新成果较少,缺少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关键技术和核心技术,不具备保持技术先进性的能力。企业整合国内外各方创新资源的能力有限,自主设计创造并引领世界的重要产品、高端装备、服务模式还比较少,研发人员尤其是高技术研发人员数量不足。企业品牌全球化运营能力不足,品牌附加值不高,自主创建的国际著名品牌、国际著名企业较少。 

“孤岛现象”阻碍形成协同创新合力。南京通过深化科技体制改革,一定程度上打通了创新成果同现实生产力对接的通道,但创新领域依然存在“孤岛现象”。如在互联网背景下各部门都在建立大数据平台,无论在基础信息收集、录入标准,还是在信息使用及管理部门上均分离推进,数据无法共享共用,形成“信息孤岛”。创新活动开展涉及的多个政府部门之间,存在条块分割现象,政策和创新匹配不足,形成“管理孤岛”。科技、教育、人才、文化等各种资源要素分散在不同的系统平台,形成“资源孤岛”。创新链、产业链条中,上下游企业之间技术研发未形成创新合力,由此形成“技术孤岛”等。 

创新环境和创新服务有较大提升空间。随着一系列创新政策的落地实施,南京的创新环境呈现不断优化的发展态势,但仍存在有制约创新能力提升的弱项。南京技术转移等中介服务和支撑体系有待成熟,从国有事业单位转化来的技术转移服务机构市场化程度低,资源分散,技术转移渠道及信息不够顺畅,服务人员专业化程度不高。创新创业教育渠道较为单一,主要集中于高校,政府和企业所拥有的创新创业教育资源尚未被充分激活,缺少在“双创”背景下与高校、政府、企业间创新创业教育的深度合作。产权保护存在创新保护不力等问题,尊重失败的包容文化欠缺,不利于创新文化的培育和青年人才的脱颖而出。 

重新认识当前经济形势

持续深化创新名城建设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对南京创新发展带来了新的挑战,面对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实体经济困难突出、防范化解金融风险难度加大等重重困难,南京要重新认识当前经济形势,持续深化创新名城建设。 

培育发展壮大创新型企业群体。企业是创新的主体,是推动创新创造的生力军。高质量推进创新名城建设,必须依靠科技创新转换发展动力,必须培育和壮大创新型企业群体。为此,要支持科技型领军企业发展壮大。重点培育壮大一批拥有核心关键技术和自主知识产权、标志性成果全国乃至全球领先的战略科技领军企业;培育壮大一批产业化前景广阔、行业带动强、综合实力领先的行业科技领军企业,形成引领产业发展新优势。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深入实施科技型中小企业成长计划,以提升科技型中小企业创新能力为主要着力点,抓住“专精特新”方向,完善“微成长”“小升高”“高升规”梯次培育机制。以“精细管理、精准施策”为方向,加大对科技型企业的精准支持力度,针对创新型企业发展需求“痛点”,针对人才、资本、空间、社区等领域提出专项政策,进一步挖掘创新创业扶持政策的深度和精度。 

充分发挥创新体系的系统集成合力。在全球创新网络发展过程中,创新资源、创新活动和创新成果高度集中于少数热点城市,创新热点城市成为全球创新网络中不可或缺的核心节点。《世界知识产权报告2019》统计显示,全球创新热点十大城市(旧金山—圣何塞、纽约、法兰克福、东京、波士顿、上海、伦敦、北京、班加罗尔、巴黎)的共同发明,占到世界所有热点城市共同发明的26%。南京必须打破各创新主体之间的壁垒,打造全球化开放式创新平台,在全球范围内整合创新资源和要素。要在充分考察多元创新主体创新利益和创新风险的前提下,建立跨所有制、跨部门、跨领域的协同推进机制,构建创新链、产业链、资金链、政策链相互交织、相互支撑的创新体系。可以借助AI+大数据技术,建立一个综合性创新服务平台,既打通行业内自上而下的垂直领域数据,又打通跨行业部门的横向数据,从顶层设计上实现创新资源、信息的互联互通,创新活动、业务的联防联动。 

营造充满活力的创新生态系统。澳大利亚咨询机构2thinknow公布了2019年全球“创新城市”指数,纽约因在“人性化和可持续生活方式、创业经济和新智能技术”等方面的优势,在全球创新城市排行榜上拔得头筹。从纽约坚持人本导向的城市规划,到波士顿构建“米克斯式”创新社区,这些全球热点地区的共同特点是拥有充满活力的创新生态系统。营造充满活力的创新生态系统,南京要注重城市创新能力与创新人才、创新文化发展的高度统一。在提升城市整体创新产出水平的同时,一方面要更关注创新人才就业、教育、医疗、住房和社会服务等方面需求的满足与分享,打造创意阶层生活、社交的全天候社区。另一方面要更关注创新文化建设,多媒介协同大力培育全社会的创新意识,弘扬崇尚创新、敢为人先的精神,秉持允许失败、宽容失败的包容态度,营造敢于承担创新风险,不惧失败的宽松氛围。 

(作者为南京财经大学副校长、现代服务业智库首席专家、教授、博导)

作者:张为付 责任编辑:刘阳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