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社会 > 正文

【聚焦经济社会热点难点问题】探寻南京高成长性企业实现高质量发展之路

2020-06-07 09:07图文来源: 南京日报

一周多前,一组“王石现身玄武湖划赛艇”的照片,传遍南京投资人和企业家的朋友圈。泛舟湖上,王石身边有多名南京创新型企业的负责人,“艇进”成为他们转发、评论的热词。

默认文件1594259070705

 

破障前行 “高”歌猛进

——探寻高成长性企业实现高质量发展之路 

高成长性企业苏宁小店。南报融媒体记者 董家训摄

高成长性企业T3出行车辆。南报融媒体记者 段仁虎摄

高成长性企业孩子王于去年下半年成立了直播团队,取得了明显的销售增长。通讯员 葛凤杰 南报融媒体记者 杜文双摄

高成长性企业“运满满”的公司客服,正在接听用户热线。通讯员 唐霁 南报融媒体记者 于洁尘摄

一周多前,一组“王石现身玄武湖划赛艇”的照片,传遍南京投资人和企业家的朋友圈。泛舟湖上,王石身边有多名南京创新型企业的负责人,“艇进”成为他们转发、评论的热词。 

一个多月前,2020年南京市高成长性企业名单发布,一批发展迅速、被市场高度看好的创新型企业收获“高光时刻”。南京也凭借高成长性企业数量和估值总和排名全国城市第5位、全球城市第7位,“高歌猛进”成为大家对南京高成长性企业的普遍印象。 

高成长性企业被资本高度关注,被各界寄予厚望,但高速成长的过程也往往伴随着风险和不确定性。 

高成长性企业如何跨越风险实现高质量发展,一路“高”歌?本报深度报道记者进行了深入采访。 

企业 成长怎会不烦恼

在单项赛道上跑出“全球前三”的快轮科技,其生产的电动滑板车在国内尚不能上路,产品销售几乎全部依靠出口,若国内部分地区或地段试点开禁,行业将迎来更快的发展。 

致力打造大家居“阿里巴巴”的艾佳生活,呼吁地方政府支持全装修商品住宅中开展定制装修试点,即开发商精装修房装修“一家一方案”,而现在只能选择单一装修方案、造成“千家一面”。 

深耕集成电路封装行业的泰治自动化,希望相关部门在出台普适性人才政策的同时,针对不同行业出台适合各自产业特征的人才新政,进一步扩大税收优惠政策的受益人群,由高收入段扩大到中高收入段,增强南京人才吸引力。 

…… 

4月下旬开始,本报深度报道记者先后探访十多家新老高成长性企业,“掌门人”们踌躇满志同时,也提了些意见和建议。 

“一家已进入高成长期的新媒体公司,前段时间深受疫情影响,老板烦恼到给我打了好几个小时电话!”南京市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南京城市发展战略研究院专家郑琼洁专注于高成长性企业研究已有两年,和不少企业家成了朋友。 

郑琼洁做过一次企业诉求调查,其中一家企业,大大小小的需求列了27条。调查显示,高成长性企业的需求集中在以下几方面: 

资金需求。希望通过政府担保,在银行等金融机构贷款增信方面给予一定帮助。希望政府在增值税、所得税、高端人才个人所得税及社保补贴方面给予支持。希望政府设立或参与的母子基金适度参与上市融资。

人才需求。一家企业在全国各地引入了一大批高端人才,但因产业特性,其引进的高端人才与政府的普适性人才政策不吻合,基本无法享受到政府相关政策支持。加大对高端人才税收返还、子女教育、医疗保障等方面的激励力度是企业共同的渴望。 

发展空间及平台建设需求。不少企业急于拓展“物理空间”,急需场地建设办公楼、公共配套、体验中心、物流基地等。充分利用南京丰富的高校、科研院所资源,打造产学研合作平台,则是企业与南京发生强烈“化学反应”的路径。 

试点和资质需求。企业都希望自己的产品或服务能在南京“试点先行”,进入重大活动场合、纳入南京民生实事项目、优先进入医保目录……而拿牌照难、专业资质难、运营许可证难,令企业强烈希望能通过政府建立与商务、住建、经信、科技、环保等部门下属协会的联系沟通通道,参与行业相关活动与行业各类标准制定。

专家  高成长伴生风险

在4月发布的《2020南京市独角兽、瞪羚企业发展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中,一家汽车电商的名字悄然消失。 

2018年即进入高成长性企业行列的这家公司,在庚子年春节前遇上了年关。多名员工打进南京政务12345热线,反映2019年12月和2020年1月的工资被拖欠。据执法部门截至4月的统计,涉及员工达几百人。 

风险不可怕,怕的是发现不了风险,或面对风险束手无策。 

郑琼洁曾与南京林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博士后姜卫民组成团队,对高成长性企业高风险管控进行了专题研究。 

不少高成长性企业在快速成长的过程中都呈现出一些内外风险,归纳起来主要体现在自身经营风险、行业风险和外部风险等三个方面。 

首先是短周期、高频率的融资与可持续发展的矛盾。 

一些高成长性企业,在初创过程中大多具有在投资风口快速进行资本积累,通过宣传、降价和补贴等行为积累用户并吸引更大规模资本的特征,因此容易导致估值明显偏高,带来企业融资规模与技术进步不同步、与管理能力提升不同步等风险,并增加投资风险。据统计,南京市相关企业平均单笔融资金额从2017年的0.35亿元增长到2019年的1.45亿元,并且C轮及之后轮次的融资规模占年度总融资额的比重也从2018年的69%上升至2019年的85%。但是从长远来看,优化企业内部结构、提供贴合用户需求的产品和服务、创新可持续的商业模式才是企业长久运营的关键,单纯通过资本支撑估值并非长久之计。 

其次是低门槛、大基数的进入与头部效应的矛盾。 

新经济、新业态,是高成长性企业,特别是市场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企业出现的主要领域。然而,新经济领域中,5G、人工智能、区块链、泛电商等行业头部效应显著,“赢者通吃”,在同一行业竞争的很大一部分企业都面临“消亡”危险。南京高成长性企业在全市经济总量中的占比,虽然已经从2018年的不到1%增长到2020年的8%,但类似“蚂蚁金服”“字节跳动”“菜鸟网络”“大疆创新”等千亿规模以上的第一梯队企业,还没有出现。在南京头部企业还未完全展现的情况下,企业将面临更为激烈的竞争。 

最后是多部门、高期望的关注与发展不确定的矛盾。 

政府  全程“陪跑”,控速控险

“人,特别是企业的创始人,是决定高成长性企业发展的关键因素之一;企业创始人经营管理水平的缺失已经成为部分高成长性企业持续发展的主要障碍。” 

我市一家著名投资机构负责人表示,他们考察投资一家企业,除了看其所处行业、所拥有技术和盈利模式外,往往还会重点考察企业创始人及其团队。外部资源嫁接得再多、再好,企业自身的内生动能调动不起来,也无法实现快速奔跑、稳步发展。 

“管理水平是决定企业能否持续发展的重要因素。由于高成长性企业普遍成立年限较短,部分企业管理意识淡薄,不重视企业文化和企业形象建设,导致管理水平与企业规模发展严重不匹配。这方面的缺失成为南京部分高成长性企业持续发展的主要障碍。” 

深入跟踪研究我市高成长性企业的36氪集团鲸准研究院“英雄所见略同”。 

怎样破除障碍?鲸准研究院的“药方”是开给政府的。 

“重点园区可建立企业管理专家咨询委员会,聘请退休经济官员、知名企业退休股东、高管等,对中小企业开展战略管理咨询、工艺管理、生产现场诊断和咨询、品牌和技术标准战略、知识产权管理等先进管理技术和方法的培训,引导企业导入先进质量管理方法,加强企业文化建设,推动生产、研发、管理、营销、服务等协同提升,促进企业管理水平跟上企业成长步伐,从而推动创新型企业健康、可持续发展。”

投资机构、研究机构和专家均指出,优化营商环境,南京着力提升“店小二”服务意识,而帮助高成长性企业高速奔跑同时高质量成长,政府更要当好“陪跑师”,全程“控险”,一路“陪跑”。 

如何跑—— 

建立健全完善的风险评估体系。政府评估高成长性企业,应更多关注企业在核心技术、团队建设、商业模式、组织架构等影响企业可持续发展的因素,引导企业合理发展,防止多领域的盲目扩张。对不同企业在不同发展阶段进行全生命周期的“定期风险体检”,提升风险预警和快速响应能力。让市场发挥其优胜劣汰机制,完善破产法律制度,及时通过破产程序实现市场出清。 

强化宽容失败的制度保障。实行执法事项提示、轻微问题告诫、共性问题约见、违法行为纠错等制度,在安监、环保、消防等领域微观执法过程中避免简单化,建立宽容失败的项目评价机制和金融服务,慎用信用惩罚手段。鼓励有条件的企业围绕“新基建、新消费、新产业、新都市”发展空间下进行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的创新突破。建立政府、银行、企业以及中介机构多元参与的金融支撑体系,创新金融产品和工具,激活金融市场,为高成长性企业提供良好的金融生态。 

把握新冠疫情“危”与“机”。在“危”中寻“机”,不少以数字化为特征的企业在疫情赛道中已显示出产业韧性,迎来结构性的利好变化,如在线教育、互联网医疗、大数据、电子商务、移动支付、云办公、非接触经济等行业,帮助这部分企业提早触达甚至打破规模的天花板。把握新经济行业受疫情影响、马太效应进一步显现、信息技术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国家推动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的机会,推动数字经济加快发展,支持和推动部分具备强大资源整合能力的头部企业在行业恢复的过程中抢占先机,进一步扩大市场份额。 

“本周连续五天早晨六点半玄武湖赛艇,个人强身健体和企业的健康同道理。”……王石“艇进”玄武湖后,南京高成长性企业圈流行起了赛艇运动。 

如水上赛艇,高成长性企业发展速度快,“落水”几率高,水上出事与陆地不同,唯有熟悉水性、练好“内功”,才能乘风破浪、行稳致远。

短评

给“三高”减减压

高成长,依赖创新的盈利模式,走过的都是前人没有走过的路,往往具有高风险。 

高成长,依赖颠覆性的科技创新,创新成果能否经得起市场检验,往往具有高度不确定性。 

高成长,依赖不断的资本注入,特别是对于初创企业,很难凭借自身的滚动发展和资金积累实现“奔跑”,往往需要高投入。 

而一起步就“三高”的高成长性企业,又往往因为行业的领先性、技术的前瞻性、模式的创新性,遭遇现有政策供给、科技支撑、人才结构等多块“短板”,承受“高成长的烦恼”。 

如何让高成长性企业跨越高风险、迈向高质量,我市正积极探索建立完善全程陪跑机制,构建全程控险体系,为高成长性企业减压、降压,助力其又好又快发展。 

相信经过全市上下、各级各部门各板块的共同努力,“创新型龙头企业千军万马”“科技型中小企业铺天盖地”的良好局面一定会出现,高成长性企业定会一路“高”歌。

南报融媒体记者 徐静 王健 

作者:徐静 王健 责任编辑:吴丽莉

推荐栏目

观点 / 南报网评

热点文章

读图

谈资

周刊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