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社会 > 正文

新职业,感知从科技到生活的创新脉动

2020-05-29 09:32图文来源: 新华日报

疫情期间,每个人都在体验着身边不断脱颖而出的新就业形态。

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APP、移动支付等新技术的平台经济、共享经济、微经济等新经济、新产业、新业态迅猛发展,催生了大量新增就业机会,催热了“新就业形态”。

5月23日上午,在全国政协经济界联组会上,听完有关委员关于“新就业形态”的发言,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来,“新就业形态”也是脱颖而出,要顺势而为,要及时跟上研究,把法律短板及时补齐,在变化中不断完善。

人工智能工程技术人员、物联网工程技术人员、数字化管理师、工业互联网工程技术人员……自去年以来,我国已经正式发布了两批新职业。随着科技创新及其他各方面创新的大力推动,更多的新职业将在数字经济、智能制造、生命健康等领域涌现出来。

让我们走近新就业形态,感知这背后科技创新的驱动、经济形态的转变、生活方式的异变。

装配式建筑施工员:盖房子就像搭积木

5月底的南京已是夏天的样子,白天太阳晒得到处都热,到了傍晚,气温才适宜起来。

晚上6点,在南京六合科创园一期工地,36岁的钱亚军带着4名工人上工了。他们分工合作,把100多块叠合楼板逐个起吊安装,逐一精调到位。安装好一层楼板,需七八个小时,他们干到凌晨两点多才下班休息。

钱亚军他们从事的这一行,就是今年刚刚纳入国家职业分类目录的“装配式建筑施工员”。这一新职业的正式发布,让建筑大军有了职业奋斗的新目标和新方向。

以前建房子,需要现场浇筑混凝土,随着装配式建筑的发展,大量的建筑构件预先在工厂里加工完成,现场只需进行组合装配,俗称“搭积木式盖房子”。这种新型的建筑施工方式,具有操作规范、调度灵活、节省工期和人工等诸多优势。在装配式建筑施工过程中,从事构件安装、进度控制和项目现场协调的人员,就被称为装配式建筑施工员。

年仅30岁的孙誉翔从事这个行当已有6个年头,属于年轻的“老把式”。2014年,他大学土木工程专业毕业,参加工作没多久,就被公司派往新加坡学习。新加坡的装配式建筑技术相当成熟,当孙誉翔看到那里的建筑物装配率接近100%时,非常惊奇:“房子还能这样建!除了连接节点之外,施工现场竟然很少用到混凝土。”

两年后,孙誉翔从新加坡归来,正赶上国内大力发展装配式建筑,他立刻参与到南京浦口的首个装配式建筑——浦口人才公寓项目中。孙誉翔回忆说:“那时候我们工人都不会操作,构件怎么安装,连接节点怎么处理,需要手把手教他们。他们学会了再带班教其他工人,这样慢慢带出一批熟练的产业工人,现场施工的事情就可以交给他们,我把更多功夫用在管理方面。”

工地上大量堆放的不再是沙土、水泥等材料,而是预制好的楼梯、楼板、阳台、立柱等“大零件”,施工人员要把这些“大零件”一个个拼装起来……这样拼起来的房子牢靠吗?孙誉翔告诉记者,预制构件都经过结构设计,上过地震台模拟实验,符合技术参数要求。只要现场施工确保安装精度和灌浆密实度,建筑的安全性能完全没有问题。

装配式建筑施工员的技术经验很重要。以灌浆这个核心环节为例,灌浆料要靠施工员自己制备,他需要了解灌浆料的特性,一袋25公斤的料要加多少水。厂家使用说明上会给出建议,但实际加水量要根据现场情况进行把控,根据当天的气温和湿度条件作出适当调整。把灌浆料加水制备好之后,要做流动度检测,检测合格之后才能进行灌浆操作,确保构件之间连接的密实。

现在,作为大地建设集团装配式项目部的项目经理,孙誉翔手下有8个小组共40名施工员,正分别忙碌在南京栖霞区红枫保障房、浦口区实验小学等4个建设项目上。“我们参与项目主体结构施工的全过程,一直到建筑物封顶。施工员需要一些理论知识,但主要是现场实际操作。跟传统建筑工人相比,他们更加全能,既要有瓦工的基础,又要有木工的灵敏,还要会一些钢筋工的活。” 孙誉翔告诉记者。

这个职业的前景如何?据江苏省住建厅统计,2019年江苏新开工装配式建筑项目面积3813.43万平方米,占新建建筑面积比例为23%,今年这个比例将提高到30%,“孙誉翔”们职业前景广阔。 本报记者 刘玉琴

出生缺陷防控咨询师:让生命的缺憾少点,再少点

几天前,李洁接待了一名孕妇。B超显示胎儿的一侧肾脏未见。她明白,这个孩子可能是一个“单肾人”。

当她耐心向孕妇解释时,旁边随行的老人按捺不住了:“孩子能不能健康长大?这样的孩子到底能不能要?”李洁回答:“有的人切掉一侧肾脏仍然能拥有正常的健康生活。而有的人双肾健全,却因为不注意生活方式而患病。医生不能预知未来,你们也不必过度担心。”

南京鼓楼医院妇产科主任医师李洁是一名“出生缺陷防控咨询师”。她讲话时音调柔和、语气中肯,似乎有一种力量,可为咨询者抚平焦虑。这个职业是2月25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与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统计局联合向社会发布的16个新职业之一。

打开鼓楼医院官网的门诊预约界面,可以看到,李洁主任的门诊已全部约满。在她诊室外候诊的人来自全国各地。“出生缺陷防控咨询”预约火爆的背后,是焦虑的年轻夫妇们。

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报告显示,我国是出生缺陷高发国家,每年新增出生缺陷婴儿数约90万例。这不仅严重影响儿童的生命和生活质量,而且给家庭带来沉重的精神和经济负担。“很多人是哭着来咨询的,跟我说,已经好几夜没有睡着觉了。”李洁说,“大部分医生是诊断病症、开药治疗。而我上门诊,几乎不开药,主要是与咨询对象谈话沟通、答疑解惑。上多久的门诊,就要讲多久的话。”讲到口干舌燥也不敢喝水,李洁养成了一个职业习惯:上门诊不带水杯,为的就是少上厕所,避免浪费患者的时间。

如何将专业的医学知识、生涩的遗传学知识,转化成通俗易懂的语言,告知咨询者,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李洁需要具备“见什么人说什么话”的本领,即使面对一个没有任何生物医学常识和遗传学知识的咨询者,她也能将“染色体微阵列检查”这样的专业术语解释得明明白白。

李洁所在的鼓楼医院产科“产前诊断中心”里别有洞天,里面有各种功能的实验室。当检查结果出来后,咨询师会跟进做好沟通解释。这一切的目的,是为了避免出生缺陷的发生,或者预知胎儿有可能的出生缺陷,让年轻的父母们心中有数,作出抉择。

不久前,李洁接诊的一位来自成都的孕妇顺利产下宝宝。这个胎儿在30周时查出胸腔积水,李洁给出大胆的建议:给胎儿实施宫内手术,在胎儿的胸腔放置一根导管,将积水引出。手术后,孩子在妈妈的肚子里健康成长,肺部发育正常,出生时胸口还插着那根导管。看到这样一个曾亲自参与救治的小生命健康出生,李洁自己也很感动:“这,可能就是这个职业的魅力所在吧!”

本报记者 刘 霞

社区网格员:我是社区“定位桩”

8栋楼,每栋18层,432户,1300多人,这是南京市江宁区东山街道永安社区011号网格员吕星的 “地盘”。对这“一亩三分地”,她捋得比自己家还熟,网格里的大情小事,她都要管。

5月初,吕星听说一个消息——社区网格员被人社部列入拟新增的10个新职业之一。“总有人问我,是做什么的?以前觉得解释不清楚,现在国家也认可我们了。”

网格,是居民生活的最小单元,也是“90后”吕星的职场。她仿佛是这个区域的一个“定位桩”,社区居民找到了她,就能联系政府相关部门;各部门找到了她,网格里的情况就清楚了。

两年前,通过正式考试,吕星被录取为社区网格员,分配在祈泽佳苑小区。这是个拆迁安置区,整个网格里,户籍人口仅有111户,剩余的都是外地来宁人员。因为小区地处南京众彩物流、汽车4S园及江宁上坊新城中心地带,居民大多早出晚归,信息获取要比其它区域难。她说:“有时候,上个月才登记的出租户,这个月上门,面孔就变了。短租房、人口流动、人员复杂,是我们这儿的最大特色。”

尽管已经是智能时代,但要干好社区网格员,除了靠脑子,还得靠双腿。“不是所有的事都能线上解决,最后100米,情况得自己摸。”疫情期间,为了及时准确采集摸排信息,每天1万多步算少的。从18楼开始,一层层往下“扫”,摸排中,发现的隐患能现场解决的就现场解决,难以处理的用“网格通”手机APP及时上报,做好群众需求的“反射镜”。

大年初二,因疫情防控需要,全体网格员如无外地行程,必须到岗。吕星提前结束二宝产假上岗,才3个多月大的女儿交给老人。因为她深知,这个关键时刻,社区最缺的就是“底数清、情况明”的熟手。

吕星的网格里有22户、56位居民居家隔离。因为要为他们提供各种服务,吕星回到家也不敢抱二宝,只能戴着口罩远远看看她,上班还带着拔奶器,给二宝存“口粮”。

“看到吕星穿着蓝马甲来送东西,就感觉很安心!”居家隔离期间,居民陈红常常接受吕星的“不见面”照顾,送菜、送药、送急需物资,这位贴心的网格员成了那段时期全家人的精神支柱。

社区网格员看似没门槛,却需要专业化的提升,吕星一直在学习社工心理学、法律知识和国家最新政策,提升自己的服务提供、行动倡导、资源协调、政策影响能力,也增强网格员这一职业的社会认同感。而居民们的认同则是最大鼓励:“走在网格里,迎面常常有居民跟我们打招呼、反映情况,一个微笑,一次寒暄,都是信赖。我丈夫也是网格员,对这份职业,我们有理想,有期待,也希望不辜负。”

目前,全省有43万名网格员,他们活跃在小小的舞台,心中却有大大的梦想。

本报记者 唐 悦

在线学习服务师:他的班级是个微信群

学员、班主任都在微信群里,联系密切却未曾谋面;微信对话框就像小黑板,习题、知识点“扔”框里。5月21日,培训机构职员张玮告诉记者,这是疫情发生以来他的工作新常态。

一年前,他加入南京领鹿职业技能培训学校,担任培训班的班主任。大半年线下线上融合服务、近4个月纯线上服务,张玮当初入职时未曾想到,自己从事的职业将得到一个官方命名——在线学习服务师。

根据5月11日人社部网站发布的公告,在线学习服务师是运用数字化学习平台(工具),为学习者提供个性、精准、及时、有效的学习规划、学习指导、支持服务和评价反馈的人员。

张玮作为健康管理师、保育员和育婴员这3类培训班的班主任,目前服务500余名学员。如果不是信息技术打破时空壁垒,一个班主任不可能同时带这么多学员。

通过线上平台,学员们观看录播课程,有问题、有需求就找张玮。他按进度在微信群里发习题,给大家归纳知识点,发布各种通知。

今年,在该机构报考健康管理师的人明显增加,其中80%的学员选择全部线上课,只有20%选择“线上+面授”。线上课程有101节,每节课视频平均时长半小时,张玮基本看了一遍,这样服务学员才能心中有数。

现在的工作与他之前从事的软件售后服务有些相似,但更多的是不同。“以前服务单位,现在服务个人,更加注重个性化的服务。”

即使不见面,他也能从对话框里看出学员们的特点。有“学霸”型的,例如一位在职幼儿园教师冯女士,早早地学完录播课,就主动要求张玮补充点学习材料;有自卑型的,育婴员培训班有些学员年龄偏大、文化程度相对低些,对通过考试没有信心;有冲动型的,报名时没有深思熟虑,发现课程有点难度后,就打退堂鼓;有“缺爱”型的,对服务的期待非常高,总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对不同学员,提出学习建议、激发学习兴趣、解决学习问题的方法都不同。

疫情之下,所有需要人群聚集的行业都受到严重影响,而在线教育却大放异彩,出现了行业发展的“洪峰”。在线学习服务师迎来了职业发展的新风口。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育技术学科教授沈书生告诉记者,在线教育包括很多环节,产生了教学设计、学习引导、学习支持、资源测试等多种不同角色分工,其中教学设计师、在线学习服务师已经成为专门的职业。

借助在线的测评手段,在线学习服务师可以对学生学习过程数据进行合理采集与分析,提供更有针对性、更精准的服务,如帮助学生选择合适的学习起点、学习路径、训练方式、成果形式等,使学生以更小代价获得更高的学习收益。

南京领鹿职业技能培训学校负责人禹静说,在线学习服务师是机构的窗口,体现培训机构的形象与服务水准。“培训机构、在线学习服务师都在摸着石头过河,希望大家都能走好自己的路。” 本报记者 徐冠英

本报实习生 姚依依

本版策划统筹 王晓映 黄红芳

作者:唐悦 王晓映 黄红芳 责任编辑:朱皓

推荐栏目

观点 / 南报网评

热点文章

读图

谈资

周刊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