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文娱 > 正文

小剧场,为“最文艺”城市增添魅力

2020-05-29 07:36图文来源: 南京日报

“是张先生啊,哎哟,我都认不出来咯……”这几天,小剧场话剧《丹凤街》剧组的演员陈弘芹、孙岚、高仲玮等人正在位于1913艺术街区的国民小剧场排练。安静了几个月的剧场里,此起彼伏的话剧腔又重新响起来。剧场可以采取预约、限流等方式开放了,虽然还没有开始对外售票,但《丹凤街》剧组和国民小剧场已经进入状态,随时等待剧场大幕拉开的那一刻。

“我们正在打磨剧本,创作南京名人系列,做更多优质的原创内容。”紫金山脚下,TPM紫麓戏剧空间创始人冯勉正在为下半年的演出做准备。

“影子偶可太好玩啦!”华采天地,南京小不点大视界亲子微剧场剧前的空间里,孩子们亲手用胶棒、剪刀、卡纸做出自己喜欢的影子偶,亲手体验创造“影子角色”的有趣经历。

……

作为世界“文学之都”,南京在无数人心中是一座“最文艺”城市。而小剧场,代表着一座城市的文艺范儿,是“最文艺”城市里必不可少的风景。南京各式各样的小剧场,已经成为别具特色的文艺地标,融入市民生活,为城市增添魅力。

小剧场话剧《丹凤街》剧照

梅兰芳曾经演出过的地方,

改造成南京首个专业化镜框式小剧场

繁华闹市中、幽静山脚下、购物中心里……南京的小戏剧空间,以不同的方式融入人们的生活。

洪武北路129号,坐落着一个不算大的院落。一走进去,古典风、文艺范混搭着时尚气息扑面而来,这里便是1913艺术街区,拥有南京第一座专业化的镜框式小剧场——国民小剧场。

国民小剧场

国民小剧场身处一栋民国建筑,始建于1913年,历史悠久,一直与文艺相伴相生。1934年,这里成立了“公余联欢社”,在一段时期内,都是南京的文化娱乐中心。1935年7月至8月,长江、黄河发生特大水灾,2200万人受灾。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梅兰芳应邀,在“公余联欢社”等南京各大戏院连续6天演出《霸王别姬》《凤还巢》《宇宙锋》《生死恨》等成名剧目,门票收入全部用于赈灾。

新中国成立后,这里又成了江苏省歌舞剧院的办公场地。2002年,南艺与省演艺集团联合办学,成立尚美学院,这个小院又成了尚美学院的校区。

“第一次踏进这里,我们就认为,非常适合改造成剧场,有足够的空间打造戏剧演出场景的层次感,而且也方便表演调度。”国民小剧场运营总监田迎说。

“公余联欢社”旧址属于文保单位,因此,国民小剧场在改造过程中,依然延续了百年前的建筑结构。于是,梅兰芳曾经演出过的地方,就成了南京第一座拥有专业化镜框式舞台的小剧场——国民小剧场。镜框式是指舞台是内嵌式的,演员由舞台侧面的幕布中出入,国民小剧场的舞台宽15米,深15米,挑高16米。“国民小剧场相比别的小剧场、大剧场,有着特殊的魅力。”记者在田迎的带领下,体验了国民小剧场的独特观赏视角,“小剧场的舞台离观众席很近,而且舞台面积大于观众席面积,当有演出的时候,演员的面部微表情都清晰可见。此外,我们在改造的时候发现它的声场特别好,不用话筒便可以把声音传达到任何一个角落,这也为小剧场艺术奠定了一个很好的基础。”

国民小剧场所在的1913艺术街区的经营业态十分丰富。除了可以看戏,这里还延长了文化消费链条。演出开场前,可以在街区就餐,看完戏如果不舍离开,还能在酒吧小酌,尽情享受金陵范儿的夜生活。这里,在开业后就成了网红打卡点、文旅新地标。

TPM紫麓戏剧空间是痴迷戏剧的80后小伙冯勉和朋友一起创办的,他们为此花费了全部积蓄,是为了——“让戏剧的种子在紫金山脚下发芽!”空间里的小剧场叫戌度剧场,有着特别文艺范儿的含义——“戌时,到剧场去。度过,温凉的夜。灯亮的时候,演出就会开始。”

TPM紫麓戏剧空间

去商场购物也能欣赏戏剧。华采天地的小不点大视界亲子微剧场,无限拉近和观众的距离。孩子们不需要正襟危坐,可以随意坐着、趴着、躺着,无拘无束地观剧,并且随时可能被演员邀请参与表演。

从首届“小剧场戏剧节”到“长江路小剧场话剧节”

南京是中国小剧场戏剧史上不得不提的城市

在中国小剧场戏剧史上,南京是不得不提的城市。

上世纪80年代,区别于传统大剧场话剧的“小剧场话剧”引入中国。当很多的剧团还没有搞清楚这种与观众距离如此近,实验先锋性又那么强的话剧该如何演的时候,南京已经公演了《打面缸》《弱者》《窗户朝着田野的房子》等一批小剧场剧目。此后,由南京市话剧团承办的中国首届“小剧场戏剧节”在南京新街口百花艺苑拉开帷幕,标志着中国当代小剧场戏剧潮流的全面兴起。

2019年,国民小剧场策划举办首届“南京·长江路小剧场话剧节”,受到了广泛好评。话剧节以“小剧场 大未来”为主题,集合北京、上海、南京等5地15部45场优秀话剧作品联袂演出,成为南京的戏剧文化市场发展的新亮点。

经过多年演艺市场的培育,小剧场戏剧在南京越来越受欢迎。2019年演出市场数据显示,南京戏剧市场的整体规模、票房收入、单场上座率的指标均位居全国前列。南京也成为大量外来剧目巡演首要城市,且一票难求。“南京演出市场正处在飞速上升期,对国民小剧场而言是很好的机遇。”田迎说。

国民小剧场的数据也印证了这一点:自2017年投资建设以来,国民小剧场共承办演出活动共计500余场,累积观演观众超8万人次,拥有观演粉丝微信群60余个,商业演出上座率平均达90%以上,培育了一批坚实的戏剧观众,观众辐射南京以及华东区域。国民小剧场在探索演出市场的同时不忘社会公共文化事业,连续3年承办玄武区文化惠民演出,共计演出场次达150余场,覆盖观演人群达4万余人,演出内容囊括儿童剧、话剧、音乐会、舞剧、曲艺等多种演出形式。

“大剧场更多是做引进剧目,而且大多是大制作,观众看的是名演员与恢弘场景,以欣赏为主。而小剧场戏剧在艺术表现上自由灵活、包罗万象,先锋剧、实验剧、肢体剧、默剧……极大地拓宽了剧迷的欣赏视野。”在田迎看来,小剧场戏剧更加自由、多元的演出形式,可以让观众暂时抛却自己的身份和角色,以一种超然的姿态充分领略小剧场戏剧带来的审美愉悦,让人沉浸其中,尽情畅游。小剧场戏剧的独特魅力正在被越来越多的观众所接受。

去年12月亮相的首届南京小剧场戏剧节也受到市民热烈欢迎。开幕戏邀请西安青曲社带来经典改编话剧《龙门笑传》,相声与话剧的交流碰撞,使得演出惊喜不断。 

不仅提供演出场地,更要深挖本土文化、

创建共创平台、培育青年戏剧力量

著名导演林兆华说,戏剧未来的希望在小团体、小剧场身上。小剧场要做的,不仅仅是提供演出场地。

2017年,国民小剧场建成之初,就提出“国民小剧场出品”战略,计划用3年时间深挖南京本土文化,以街巷文化为抓手,打造系列舞台剧作品。

根据张恨水同名小说改编的原创话剧《丹凤街》自2018年创排至今已演出50余场,好评如潮,收获大批粉丝和忠实观众。《丹凤街》通过对生活在丹凤街上社会底层老百姓群像的刻画,诠释“忠、孝、仁、义”。话剧《丹凤街》在国民小剧场的驻场演出,让南京观众及外地游客深入了解到南京历史、南京故事,感受这座城市的精神气质。《丹凤街》的姊妹篇,已经在计划中。依然是以南京街巷路名为题材,两部原创话剧《珠江路》和《长江路》,向建党100周年献礼。

陈弘芹在话剧《丹凤街》中有精彩演出

“小剧场的原创能力很重要。”TPM紫麓戏剧空间创始人冯勉说,他们计划创作一系列结合当下,结合南京的现实题材作品,“根基来源于身边事,来源于生活。”

国民小剧场提出建立“南京小剧场戏剧主题共创平台”,平台将通过市场化运作,汇集更多优质资源、空间载体、创作人才、戏剧粉丝,将戏剧创作、戏剧出品、剧目营销和热门剧目影视孵化的商业化运作不同阶段打通,带动南京城市的艺术创新活力,辐射周边,以此吸引更多市场化、社会化、专业化和国际化的文化团队的融入,形成更大的共创空间,为南京的文化产业发展及小剧场事业的发展提供有益的经验和成功的模式。

2019年9月,国民小剧场率先号召并成立“南京小剧场戏剧联盟”,通过联动江苏省演艺集团话剧院、南京市话剧团、南大艺硕剧团、南京雩剧坊、南京戏剧部落、南京凹刺戏剧、南京德毅戏剧工作室等本地优秀剧团机构,以及开心麻花、绿叶剧团、上海不二蘑菇即兴戏剧工作室、天津北纬零度戏剧工作室、天津皓剧坊等外地优秀剧团,形成小剧场戏剧工作室联盟,助力南京以及外埠剧团从演员、导演、音乐设计、剧目编排、舞台美术设计等一系列人才的培育和成长。

除此之外,“南京小剧场戏剧共创平台”还将不断整合高校戏剧资源,打造“大学生小剧场戏剧联盟”,联合南京大学、河海大学、南京艺术学院、南广学院、南京师范大学、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等高校话剧机构,为高校里的青年戏剧爱好者、创作者搭建了一个施展才华的空间,创造一个戏剧展示的舞台;组建具有出品需求的文艺院团、企业、演出经纪机构等成立“出品人俱乐部”,建立“南京小剧场戏剧孵化基金”,针对好的优秀剧目、艺术人才、艺术作品进行投资和孵化,为出人、出戏提供有力的资金支持,加速孵化更多更好的小剧场艺术作品和艺术人才,为小剧场戏剧和影视剧作品提供更多的IP内容。同时基金还将针对大学生戏剧联盟展开定向扶持,让更多的大学生爱上舞台戏剧,参与舞台戏剧的创作和生产,繁荣戏剧市场。 

用小剧场戏剧为南京增添更多光彩,

让这座“最文艺”城市更具魅力

在等待剧场大幕重新拉开的这段时间里,国民小剧场并没有闲着。

利用这难得的空闲时间,国民小剧场来了一次“改头换面”。原先小剧场上下两层共有236个座位,现在座椅改造增加至288席。田迎告诉记者,之前的演出上座率都不错,给了小剧场动力去增设席位,而且这样一来,票房收入也可以增加。

为了迎接观众回归,国民小剧场早早开始做一系列的准备工作。剧场内外的清洁和消毒一直是日常工作,接下来的演出剧目和档期更是重点。“大剧院的部分剧目需要长达半年的预售期,小剧场在这方面就非常高效和快速。与演出团体洽谈沟通档期、演出报批、宣传预热、开放售票……一系列流程最快只需要20天即可完成,这正是小剧场的优势所在。”田迎说。目前国民小剧场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第二届“长江路小剧场话剧节”,与全国小剧场话剧演出团体接洽,希望观众重新走进国民小剧场时,会发现惊喜,“希望以一个全新的充满活力与朝气的面貌呈现,为观众带来更多优秀的戏剧作品。”

在业界专家看来,小剧场戏剧的兴盛,会不断提升城市文化品位,塑造城市文化的灵魂。到剧场去看戏,就像到电影院看电影一样,正逐渐成为人们的一种生活方式和文化消费时尚。小剧场戏剧正为南京增添更多光彩,让这座“最文艺”城市更具魅力。 

南报融媒体记者 邢虹 翟羽

作者:邢虹 翟羽 责任编辑:王宁芝

周刊

“四新”行动计划和《南京市数字经济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20—2022年)》均提前布局,为无人驾驶汽车的发展提供沃土。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