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副刊 > 正文

农民工怎样成为现代产业工人?

2020-05-07 08:09图文来源: 南京日报

 改革开放以来,大量农民从农村进入城市从事非农产业劳动,为我国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截止到2018年底,农民工总量已达2.88亿人,正崛起为一个新的社会阶层。科学地认识和处理农民工的阶层归属问题,不仅涉及农民工群体的切身利益,而且关乎我国城市化进程和社会稳定大局。我国政府明确指出进城就业的农民工也是产业工人,但难以从根本上改变其“农民工”状况。那么,农民工能否成为彻彻底底的现代产业工人? 

已有的农民工研究成果,大多详尽地描述了农民工的流动特征、生产状况以及生活行为。然而,对其生产活动尤其是工厂的生产活动有所忽略,缺乏明显的阶层分析取向。江苏省社科院张春龙研究员在《工厂规训:从农民工到产业工人》(华东理工大学出版社,2018年10月版)这一著作中,借鉴布洛维的工厂政体框架和福柯的规训权力理论,将农民工放在我国特殊的历史背景、现实情况以及具有普遍意义的工厂制度之下,深入分析了农民工向产业工人的转变过程,并在此基础上探讨工厂本身以及以国家意志为主导的规训方式。

布诺维研究工厂政体的四个维度,分别是劳动过程、劳动力再生产、市场竞争及国家干预。作者从劳动方式、劳动技术、劳动纪律、生活方式四个主要方面,较为深入地分析了从农民向产业工人的转变过程,其提出的工厂政体,构成了当前绝大部分农民工所处的“工厂场域”。同时,作者比较深入地描述分析了工厂场域下农民工的生存境遇,为农民工向产业工人的转变研究提供了新思路。 

首先,对农民工逐步放弃或半放弃农业劳动、选择工业劳动的原因以及工业劳动特征在工厂农民工身上的显现进行了分析,认为农民工放弃几千年来形成的农业劳动方式及其技术而选择工业劳动方式及其技术,是市场经济中以利益为主的理性选择。面对农业劳动方式和工业劳动方式的选择,农民工表现出了一定的无奈和彷徨的心态。 

其次,对工厂如何提高农民工工业劳动技能以及工厂纪律如何对农民工发挥作用进行了剖析,认为在工厂内部至少存在师徒传带、工厂培训和机构培训三个方面的技术规训途径,并通过工资、待遇、岗位、职位、职务、身份等方式,对掌握工厂技术的刺激以及奖励与惩罚的执行,为工厂农民工掌握、提高、创新技术创造一定的动力和压力。不过,无论是在简单组织的工厂,还是在复杂组织的工厂,工厂农民工的组织性均偏弱,对所在工厂缺少一种归属感和认同感。 

再次,对现在农民工的生活方式、工业生产方式的适应性以及如何在生产方式的要求下形成新的生活方式进行了揭示,认为工厂农民工消费的目的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劳动力的生产和再生产”。面对近乎苛刻的纪律规定和生活方式的规训,他们大多只能采取远离工厂或逃离宿舍制的方式应对。 

最后,对工厂中体现出的全景敞视主义、工厂对农民工的规训手段以及国家的政策干预效果进行了讨论,认为无论是传统的“一览无遗”的车间布局,还是金字塔式的管理体制,以及现在借助摄像头形成的电子监控系统,都形成了一种无形的压力,在客观上达到了规训农民工的良好效果。现行的户籍政策和土地政策,则在很大程度上形成了工厂农民工彻底转化为产业工人的障碍。 

我国目前阶段农民工向产业工人转变的社会背景,与工业革命时期社会背景的不同,但都符合工业化对劳动力大量需求这一客观规律。而且,无论是从环境还是从制度来看,目前的工厂政体更具有“规训”机制的特征和功能。 

农民工是农民还是产业工人,既不是一个简单的定义之争,也不能仅仅是名义上纳入工人范畴,而必须使在工厂的农民工具有产业工人的特质与属性。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大量的农民工是否真正实现了或者说能否实现向产业工业的转变,还有待于进一步深入论证。 

不过,正是由于中国市场化过程中工厂的主体作用与工业化过程中政府的主导作用,使工厂与政府形成了一种利益共同体的关系,从而使以工厂和国家为主的工厂政体,在对工厂农民工进行规训的过程中,形成了一种利益的默契和行动的支持。也正是这种利益的默契,工厂能够利用其全景敞视主义的结构对农民工进行规训。规训结果使大量农民工具有了产业工人的部分特征。我们应该看到,工厂农民工身上体现出的产业工人的特征,必将为他们最终成为完全意义上的产业工人奠定基础。 

(作者为江苏省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南京大学社会学院博士后)

作者:唐文浩 责任编辑:刘阳

推荐栏目

观点 / 南报网评

热点文章

读图

谈资

周刊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