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文娱 > 正文

郭京飞:不像余欢水,也不像苏明成,我像陆三金

2020-04-17 15:11图文来源: 新华网

去年的一部《都挺好》,让郭京飞饰演的二哥苏明成形象深入人心,那时候网友甚至开玩笑地刷屏要“众筹暴打苏明成”。最近,《我是余欢水》在优酷热播,郭京飞在剧中饰演小人物余欢水,开播几集就丢了工作,感情不顺、兄弟反目,各种现实打击让当初想要“暴打苏明成”的观众“解了恨”,而这样真实又悲催小人物形象的塑造,也让观众对郭京飞的演技连连点赞。

郭京飞说,余欢水这次就是来给苏明成还债的。当然,这只是一句玩笑话,但余欢水看似荒诞又悲催的人生却无比真实,“其实大家都是生活在一个夹缝里边,我们的生活总是充满各种不如意,换句话说,我们都是余欢水。”

郭京飞所说的“我们”,自然也包括他本人。生活中的郭京飞也有过与余欢水相似的境遇,他很看得透,也认同“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郭京飞甚至用减肥这件事来自我调侃,他说每次挨饿的时候都觉得自己好委屈,但是作为演员,必须对得起观众,又不得不坚持减下去,这只是一件小事,却也透露着成年人世界的很多无奈。

在日前优酷组织的采访中,谈起自己塑造的几个深入人心的角色哪个和自己最像,郭京飞笑称,“我不像余欢水,也不像苏明成,我像陆三金。”

人人都是余欢水,人人背后都有一个赵觉民

记者:对“人人都是余欢水”这句话怎么看?他在你眼里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郭京飞:我觉得确实是,我们人人都是余换水,因为我们每个人背后都有一个赵觉民。我们每个人的生活处境,无论我觉得这个时代没有什么大人物,我们所有的处境都生活在一个夹缝里边,而且很难逃脱。我这次其实我接了这个戏我挺开心的,因为我接下这个戏的时候,我就告诉我自己,我带着一种使命感,是我献给所有成年人的剧。

记者:对于余欢水这个角色的把控,是更多依赖对社会生活的观察模仿,还是通过自己内心的揣摩来完成?

郭:在创作的时候,我们整个团队非常非常的开心,我们也对自己要求的特别特别的狠,我们这次想把那些嬉皮笑脸的东西都去掉。虽然那些东西是讨喜的,是一些可以就是让观众更爱看的,但是我们还是大胆地去掉了。我认为,对于观众最好的回馈不是取悦观众,而是真挚地对观众。我们从创作,从镜头到表演的风格上。真挚真挚,再真挚,不玩儿闹。

这个我觉得是我对我这份职业的尊重,也是对所有观众的尊重。我非常非常的真挚地去想象。我很上心在这个戏这个角色上,我没有考虑到我太多的这个名利上的东西,我是真的希望能够为我们这些生活在社会夹缝中的人发声,包括我自己,就是塑造一个活生生的角色吧,我很上心这回。

记者:你说我们每个人都是余欢水,郭京飞的日常生活中也有类似余欢水的时刻吗?

郭京飞:对,我们都是余欢水,我也有余欢水的境遇,我们每个人都会有啊,我觉得生活总是会大部分时间都是不如我们意的,对吧。比如说我现在想减肥,但我就是下不了决心,而且我每次饿着的时候我都觉得好委屈,但我又必须得减肥,我得对得起观众,我再这样胖下去是很可怕的。

记者:这部剧作在本质上是一出喜剧还是一出悲剧?跟你以往的作品相比,有什么不同?

郭京飞:这部剧很显然是一部悲剧。而且这就是我对喜剧的观点,我们都认为是喜剧的底儿一定是灰色的,它一定是悲哀的,它才是高级的喜剧,否则的话那个叫肥皂剧。

记者:你是如何去为自己的每一个喜剧角色寻找其内在的悲剧性的?

郭京飞:灰色底要靠剧本儿的。那个剧本儿是很关键的,这我没法儿自己找。喜剧的故事,是电视剧是一剧之本,故事非常重要。然后这个要有一个灰的底儿,才可以再往上抹色彩。如果没有这个底儿那就是上来就是闹剧了。

记者:你认为生活中的自己,更像余欢水还是苏明成?

郭京飞:我不像余欢水,也不像苏明成。我像陆三金。

全剧组投票决定怎么拍、怎么演

记者:很难忘的还是一些表演的细节,比如说从医院出来直挺挺摔到马路牙子还弹出去一下,这个拍摄的时候是怎么拍的?

郭京飞:摔马路牙子那个在这儿我必须得澄清一下啊。因为其实我首先我是害怕其他的同行效仿,再一个呢我也不喜欢演员用这种自虐的方式去这个讨好观众。不是这样的,这只是剧情,这个我是当时是我跟导演提出来,我说这跤一定要摔得狠,一定要摔到大家心里去。国外其实有技术可以做这个效果的,那个的成本非常高,我们的剧组可能也没有这么没必要在这块儿花这么多钱呢。我们就想了一个主意,用那个打光的米菠萝,然后在上面儿那个铺上了绿布,其实也是一次尝试。给后边儿这个特技老师添了不少麻烦。但是这个想法和我们花的这个时间和我们动的脑子,看来还是值得的。

记者:在拍《我是余欢水》的过程中,有哪些印象深刻的趣事?

郭京飞:拍余欢水的时候,每天都有趣事。但是我具体的我也忘了,就是每天都很开心,我们每天就是创作,每天就琢磨这场戏应该怎么演,然后怎么怎么走地位。这个剧组里边除了墨龙哥导演,他是一根儿大柱子,然后身边其实还有三个小孩儿,也是我觉得正午未来的这个顶梁柱,真的很棒。有一个从法国回来的,还有一个执行导演,还有一个随时改编的这个编剧。他们三个人真的很优秀。然后我们在现场就非常非常民主,我们谁有了想法以后大家就会举手投票,只要过了票数我们就决定就这样拍了,就这样演了。

我是一个服务于观众的演员,想把观众服务好

记者:开播后有看观众的反馈以及豆瓣评分吗?对自己有哪些满意或不满意的地方?

郭京飞:我会看观众评价,看了很多文章,也看了豆瓣儿评分儿,我很满意,很高兴大家能够喜欢。我对我自己的这次表演也还挺满意的。因为这个是我又塑造了一个角色,这种纯纯粹粹的,这么衰的小人物。其实我在上大学的时候是我的一个死角,我是不会演这种角色的,就不会塑造。可能长大了,有很多的生活了,也经历了很多,发现演这种人物还可以。

记者:你觉得塑造市井小人物最难的地方在哪里?

郭京飞:塑造任何角色其实都不容易。难的是你又要演一个这个人的外壳儿,你还得演这个人的灵魂,然后同时还要保证真挚。如果去简单地模仿一个人的这种表演,其实是低级的,是哗众取宠的。要演到人物心里去,然后要分享他的痛苦和他的快乐。焦菊隐先生说,心向学。就是,其实这就是一种仪式吧,就是灵魂附体。有一些表演训练方法。

记者:现在的你更喜欢通过作品表达自己的困惑和解决之道吗?

郭京飞:愿意和观众们分享那种如何解决困惑吧。我觉得我是一个服务于观众的演员,我想把观众服务好。我希望就是大家都能找到一条出路,因为痛苦确实就存在着,而且我们赶也赶不走。我们需要一种方法去面对它,对,就是开心。要有一个健康的正确的价值观,要学会不给别人添麻烦。

作者:杨光 责任编辑:吴丽莉

周刊

“四新”行动计划和《南京市数字经济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20—2022年)》均提前布局,为无人驾驶汽车的发展提供沃土。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