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南京区街 > 玄武区 > 正文

打破“楚河汉界”,走向“跨区共治”

2020-04-13 09:37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在两个行政区交界处,因管理区域交叉或不明确,共享单车堆放、流动摊贩管理、界河垃圾等问题一直是治理难题。记者近日走访发现,在玄武区与栖霞区交界处,多地开始出现由街道、社区牵头

盛和家园社区与金陵驿社区党员志愿者在金陵驿社区开展“爱卫”活动。

盛和家园社区供图

南报网讯 (通讯员 严炎 南报融媒体记者 邓露洁 )在两个行政区交界处,因管理区域交叉或不明确,共享单车堆放、流动摊贩管理、界河垃圾等问题一直是治理难题。记者近日走访发现,在玄武区与栖霞区交界处,多地开始出现由街道、社区牵头,以党建为引领的区域联盟,有的共同开展活动,实现资源共享;有的明确权责清单,认领边界问题……社会治理逐渐打破地理界限,开启“联动模式”。

社区超三分之二党员“人户分离”

4月10日上午,记者来到玄武区孝陵卫街道盛和家园社区,这里正在开展一次特殊的环境整治活动:社工、社会组织、物业公司,以及党员与居民志愿者等50余人,集中清扫社区卫生死角。随后,党员与居民志愿者还将前往3公里之外,位于栖霞区马群街道的金陵驿社区,继续参与环境整治。 

这场跨区“爱卫”活动,源于社区普遍存在的“人户分离”现象。据盛和家园社区书记潘卫华介绍,社区所在地原为沧浪村与余粮村,2010年启动征收,居民整体搬迁至沿马高路以东的金陵驿社区,但2000余名居民的户籍并未迁走。社区现有4个党支部、152名党员,仅有45名还居住在本社区。 

超三分之二党员、3名党支部书记、2000余名居民“人户分离”,为社区治理留下难题。居民不住在本地,难以发动参与活动;两个社区步行距离近半小时,一旦刮风下雨,高龄党员出行不便——这一情况也同样发生在金陵驿社区。为促进两地资源共享、活动共建,经两社区多次实践探索,名为“钟山驿+”的跨区党建品牌由此成型。 

“钟山驿+”让两社区“亲如一家”

“钟山驿+”,以两社区地域为名,“+”代指两社区联动开展的环境提升、疫情防控、志愿服务等多项活动,也谐音“一家人”。“事实上,这样的跨区共建活动此前已有雏形。”孝陵卫街道人武部部长丁江新说。 

在金陵驿社区开展的志愿活动中,常常活跃着盛和家园社区党员、居民的身影,并协助开展网格管理工作。在疫情防控期间,因隔离人员多以户籍地下发名单,盛和家园社区积极发动金陵驿社区党员志愿者,为隔离人员就近服务。“支部不少党员也加入金陵驿社区测温、巡逻等工作中。”盛和家园社区第二党支部书记杨露震说。 

“‘钟山驿+’建立后,以此为桥梁,就业培训、党员学习、残联妇联等工作,都可以在两社区之间共建共享。”孝陵卫街道党工委书记朱明勇说。此外,两社区还通过微信群、QQ群建立起常态化联系机制。“人户分离”不再成为社区治理的困扰,反而催生出一批从60后到90后的“共享志愿者”,就地或异地开展活动,为两个社区治理注入新活力,真正“亲如一家”。 

“跨区共治”弥补社会治理空白

记者走访发现,不仅是孝陵卫街道,在玄武区多地,也自发进行了“跨区共治”的探索实践。命名取自“红山”与“迈皋桥”的“红桥”党建联盟,针对两地边界处流动摊点、共享单车、河道垃圾、道路整治等治理难题列出整治清单,定期调度、联合整治。 

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陈志广认为,因空间距离导致的生活距离、心灵距离是必然存在的。在社会治理中,于基层而言,在推动治理现代化实践中不断创新工作举措,结合实际开展边界联动治理等,则可以让这些距离越来越“虚拟化”,以情感上的归属感激发社会治理工作的向心力。 

“过去,两地边界处治理,通常遇到矛盾或事件发生后,有关双方才坐下来一起协商处理。”河海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社科联副主席孙其昂说。面对这一现实课题,相较于碎片化、就事论事的手段,如果能探索出常态化的联动治理制度,则弥补了社会治理的空白点,有利于长效化实践“共建共治共享”理念。 

 

作者:邓露洁责任编辑:王文霞

周刊

2020年还剩4个多月,在上半年环境提升取得显著成效基础上,治污攻坚这场硬仗还要怎么打?南京再次拿出一系列实招、硬招。[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