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社会 > 正文

错过超级月亮,南京的“神奇月亮”不能不看!

2020-04-08 17:04图文来源:紫金山新闻

阿晓得六合有座神秘的月亮古城?错过超级月亮,南京的“神奇月亮”不能不看!

4月8日凌晨,当那轮皎洁的圆月挂在上空时,2020年度最大最圆的粉红月亮刷屏了。在南京人沉醉在满月的美景中时,却很少有人知道,南京与月亮也有着不解之缘,历史上南京六合有一座古城,更被冠以“月亮城”的美誉。

这座月亮城有着怎样的美丽传说?月亮城中走出过哪些历史名人?月亮城又给南京带来哪些深远影响?没看到超级月亮的你,可以跟着南京的文史专家一起走进这段带着神秘色彩的历史。

六合这座古城因形似用了月亮别称

在存世的明清共七部《六合县志》中,都有这样一张土城图,它反映的是明清时期六合古城墙的轮廓,形似蟾蜍。“滁河、冶浦河、八百河向外延展,这是一条腿,滁河穿过城市,控制上游、下游形成两条腿,编成了三条腿。城内,北高南低,北面有一座小山,叫蛤蟆山。”南京市六合区历史文化研究会会长骆远荣介绍,这就是历史上被赋予美誉的“月亮古城”。

“月亮有许多别称、异名,银盘、琼钩、月轮,此外还有蟾宫、蟾窟等,蟾魄、蟾盘、蟾轮,也都是月亮的异名。”骆远荣介绍,六合古城因为形似,而被形象地称之为“月亮城”。然而天上的月亮与地上的蟾蜍又有何渊源?

骆远荣解释:“《东汉·天文志》记载:嫦娥窃羿不死药,奔月,及之,为蟾蜍。意思是说,嫦娥奔月后,是嫦娥变成了蟾蜍。”而自古而今,诗词歌赋之中也有很多月亮与蟾蜍的联系。《淮南子》中写道:日中有踆乌,而月中有蟾蜍。李白在《朗月行》中更有“蟾蜍蚀圆影,大明夜已残”。“这样,地球唯一的行星,被我们的祖先赋予了文化内涵,天上人间,显得很亲密,并不疏远。”骆远荣说。

战略要地的古城至今影响了900年

县志中所描绘的月亮城,城内地势北高南低,城内积水、污水,通过六个水门处水的出口,也是蟾蜍。“这样就将城市里面的雨水、污水通过排水道以及有蟾蜍的水门排入到旁边的河流。”骆远荣介绍,六合古城之为蟾蜍形状,是采用仿生学上的原理。

“我国古代城墙,主要由墙体和附属设施构成的封闭性区域。其主要功能是防御,跟盾牌的功能一致。而宋朝时期,六合古城比这个大得多,东边到冶浦河,南边跨越滁河,北跨护城河,包括凤凰山公园,由三座城墙组成。可惜,如今记载县志已失传。”宋朝因防金人南侵,而有了月亮古城。这三座城,自成体系,各有4个门,一共12个门,宋宁宗嘉定七年(1214年)一位侍卫步军司说的很朴素实在:“六合县城坐落两淮之中,地形平坦,最为冲要。”六合的战略地位的重要地位不言而喻。

 抵御金兵的六合古城

“这时的月亮城为后来明清两代的六合城奠定很坚深的历史基础,影响了明清两代六合城市发展史。”骆远荣认为,六合城有效控制了金兵交通要道——滁河航道,“滁河,是长江下游最重要的支流。春秋战国时期,吴王夫差开挖过邗沟,连接了扬州和淮安,但较浅,直至隋炀帝开凿大运河之前,滁河的地位比邗沟重要。大运河开凿后,大运河和滁河的地位都是举足轻重的。滁河,勾连了两大水系,淮河和长江,一个是门户,一个是藩篱。六合,在滁河两岸各种独立建了一个城,南北呼应,便像大钳子,锁住了南北水上交通的咽喉。对金兵来说构成了威胁。”当时的六合城,发挥了重要的军事防御功能。“不论出于什么原因,宋朝时期这段历史,对六合发展的发展产生了深刻影响,至今已有900年,这是不争的事实。”骆远荣说。

月亮城出了以少胜多的抗金名将

军事战略要地必出名将。而六合历史上的这座月亮城,就出了一名抗金名将。“宋开禧二年(1206),毕再遇因在六合,以少胜多,一战成名,成为抗金名将。毕再遇靠的不仅是智谋、勇敢,所依靠的,还有这座如同神来之笔,如同蟾蜍格局的六合城池。六合成为毕再遇的福音,毕再遇保护了六合城的安全。”骆远荣说。毕再遇为后人留下撒豆止马、缚羊击鼓、张盖借箭、鼓乐示闲、白日放火等经典的战例,与金军作战,以六十岁的高龄上战场,屡创胜绩,令金兵闻之失魂落魄。

古籍记载,开禧二年宋宁宗赵扩,下诏北伐。“金兵七万在楚州(淮安)城下,三千守淮阴粮,又载粮三千艘泊大清河。再遇谋知之,遣统领许俊间道趋淮阴,夜二鼓衔枚至敌营,各携火潜入,伏粮、车间五十余所,闻哨声举火,敌惊扰奔窜,生擒乌古伦师勒、蒲察元奴等二十三人。初战告捷。”第二年(1207),毕再遇连升三次,骆远荣介绍:“第一次,除镇江都统制兼权山东、京东招抚司事。第二次,还至扬州,除骁卫大将军。第三次,金围楚州已三月,列屯六十余里。再遇遣将分道挠击,军声大振,楚围解。兼知扬州、淮东安抚使。从此,毕再遇成为一代名将,声名大著。”

骆远荣也认为,六合古城之为蟾蜍形状,还有其他的寓意。“据我粗浅的理解,一可能是南方多虫害、水患难,希望蟾蜍除害,兴业,发展生产;二是寓意吉祥,多子多福,人丁兴旺;三是象征招财进宝,安康昌泰。四是象征教育昌隆,人才辈出等等。”

南报融媒体记者 王婕妤

作者:王婕妤责任编辑:巢宸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