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民生 > 正文

老传统 新民俗 生生不息话清明

2020-04-04 09:40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在二十四节气中,清明是一个特殊的节气,因为它还是我国重要的传统节日之一。 

“佳节清明桃李笑,野田荒冢只生愁。”在黄庭坚的《清明》里,一边是春光明媚的喜悦,另一边则是追思故人的哀伤,这两者交杂拼出一个完整而独特的清明节。亦悲亦喜、亦冷亦热的清明节,看似“分裂”,却在历史长河里传承着一份中国人特殊的生死观,延续在中国人的血脉里。

清明色调之一

扫墓哀思绵绵,祭念故人

南北山头多墓田,清明祭扫各纷然。 

纸灰飞作白蝴蝶,泪血染成红杜鹃。 

日落狐狸眠冢上,夜归儿女笑灯前。 

人生有酒须当醉,一滴何曾到九泉。 

——南宋·高翥《清明日对酒》 

在古典诗词里,清明节往往带着青灰色调,恰如杜牧的“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在细微春雨里,乍暖还寒的天气和祭祀亡灵的仪式让清明节多了几分寒意。 

飘荡江湖、无依无靠的高翥,看到四周一块块墓地坟头前,人们纷纷然又冷清清地祭扫,怀念逝去的亲人。纸钱瓢在田间坟头,恰似一串串白蝴蝶,开在山坡上的红杜鹃像染上了扫墓者的血泪,这一幕幕让诗人增添伤感。 

高翥是南宋“江湖诗派”的代表诗人之一,他的所见是南宋某一年的清明,却也正是中华民族数千年延续下来的文化传统习俗。 

扫墓原为寒食的风俗。寒食节又叫禁烟节、冷食节,一种说法认为寒食节来源于周代的禁火制度,这是因为对火巨大力量的敬畏和恐惧;另一种说法是认为纪念春秋时晋国人介子推而设立的。这期间家家户户熄灭火种,吃冷食,几日后方才重新燃火。 

在唐代,寒食节的一个重要习俗就是上坟祭奠祖先,同时为逝者烧纸钱寄托哀思。而寒食节的最后一天就是清明节,于是在唐代二节就逐渐合一。 

我国民俗文化学方向的第一位博士陶思炎介绍,南京的清明节俗也以扫墓为主要活动,一般由男人带上孩童到郊外祭扫祖墓,顺便在城外的水际和山坡踏青赏玩、寻挑野菜。南京人扫墓的地点过去多在南郊,旧时各家要带上盛祭品的竹编“春笥”,笥分三四层,内放荤素菜肴、饭团、酒水、碗筷、杯盏等物。扫墓时要拔除坟墓上和墓道上的杂树,填土修坟,做“坟帽”,以作为已有后人来祭扫的记号。 

南京人扫墓时,还要在坟头上插上柳枝。“折得一枝杨柳,归来插向谁家。”南宋词人张炎就在清明时节折柳,但走至住所才恍然醒悟——浪流之人羁驻之旅,哪会有自己的家门呢?我们在他的诗词里看到满腹悲怨,也看到了古典诗词刻画出了带柳回家、插柳于门以驱邪的风俗。 

在南京,无论大人、孩子均曾有清明佩柳的习俗。柳有什么特别,为什么要专门插柳呢?陶思炎认为,柳春来吐绿、易插易活,成为再生萌发、长生长在的象征。插柳则点画了清明节的主题——怀念的表达和复活的祈愿。“柳之所以能辟鬼祛疫,因其带有生机和阳气,故被古人注入了以生克死、以阳辟阴的信仰观念。”

清明色调之二

踏青五彩缤纷,踏春寻芳

芳原绿野恣行时,春入遥山碧四围。 

兴逐乱红穿柳巷,困临流水坐苔矶。 

莫辞盏酒十分劝,只恐风花一片飞。 

况是清明好天气,不妨游衍莫忘归。 

——北宋·程颢《郊行即事》 

远山春意浓,原野花卉香。这是二十四节气里清明的一派春景。程颢在长满花卉的原野尽情游赏,乘着兴致追逐随风飘飞的落花,举杯劝酒让朋友不妨肆意游玩,不要乐而忘返就行。 

何止程颢,在古人眼中,这旖旎春色的清明节,岂能辜负?踏青、放风筝等游赏春日的方式也成了清明时节独特的一道风景。 

明清两朝,每到阳春三月,金陵城里家家扶老携幼,出城郊游。《正德江宁县志》就有这样的记载:“携酒游山,城南雨花台最盛,谓之踏青,每日游人晚归如蚁。” 

而在郊外的游玩中,放风筝是南京人喜欢的方式——这在南京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在人们看来,在风筝上往往写上自己的名字,把它放上天空,故意把线扯断,让风筝飞走,可以把一年中的所有不顺心统统带走,达到祛病消灾的目的。 

曹雪芹在《红楼梦》中,就写到了这样的场景。一个大蝴蝶风筝挂在窗外的竹梢上,当紫鹃想把风筝拾起来时,探春阻止说:“这会子拾人走了的,也不嫌忌讳?”黛玉笑道:“可是呢。把咱们的拿出来,咱们也放放晦气。”最后众人把黛玉放起来的风筝剪断了线,风筝飞远了,“这一去把病根儿可都带了去了。” 

有资料记载每年清明时节,南京的风筝高手都会齐聚在雨花台放风筝。1928年清明节,南京就在雨花台举办了风筝比赛,有近百只风筝参加,造型各异的风筝满天飞舞。 

清明节荡秋千同样也是我国由来已久的习俗。最早叫“千秋”,后改为“秋千”。“满街杨柳绿烟丝,画出清明二月天。好是隔帘花树洞,女郎撩乱送秋千。”唐代诗人韦庄的诗作,恰恰描写了当地女子流行清明节荡秋千的习俗。至今这种方式都受到南京市民的欢迎,作为清明习俗延续了下来。 

刘啸编著的《老南京记忆》里还提到南京人还非常喜欢在清明节放河灯。河灯大多是荷花的样式,取其“出淤泥而不染”的美誉。南京市民大多选择在秦淮河的白鹭洲公园、东水关或中华门城堡等地方码头放河灯,以追思故人。

生命在悲喜交织里生生不息

昨天,雨花功德园举行庄重而简朴的集体代祭扫仪式。当天,通过5G直播祭扫,身在国内不同城市或国外的民众同时在云端相聚,一起遥寄追思。南报融媒体记者 董家训摄

这边爆竹声声祭祖先,抹泪长叹追思逝者,那边春光烂漫似画屏,踏青者倾城而出去寻芳——悲欢交织构成了清明节的独特色调。 

《论语·先进》中的一段话: “季路问事鬼神。子曰: ‘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曰:‘敢问死。’曰: ‘未知生,焉知死?’”不少人觉得,中国人常常对“死”讳莫如深,连孔子面对季路的询问都没有直接回答,为什么古人们可以在同一个时节中,可以一边哀思逝去的亲人,一边踏青游乐度春日呢? 

有民俗专家认为,从中国人的哲学情怀来看,对祖先的祭祀是“事死如事生,事亡如事存”,我们的价值取向是重“生”。然而,“死”虽是个体之实体性生命的终点,但自然宇宙的背后仍然是四季更替、万物竞生、人类繁衍、绵延不息的“生生之德”。 

文化研究者常华认为,清明节的文化内涵不仅是缅怀故人,也有亲近自然、珍爱生命的意味,它的节日精神是“将生死并置”。他认为,把清明仅看成扫墓的节日,本身就是一种偏见。“这种悲喜交集、看似难以兼容的场面和气氛,构成清明节的两个不同侧面,看似矛盾,其实是另一种意义和形式的和谐。这种多元性,正表现了民众心中过清明节的人文价值。” 

南昌大学教授王能昌认为,我们必须透过清明节日的种种祭祀活动、游赏活动,来察觉清明节表现出的中华民族超越生死的最重要追求:通过回归生生不息之“仁”,来超越死亡,获得生命的永恒,并由此探寻到了人生发展的方向和规则。

当代祭扫形式有变而精神不改

充满韧性的中国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延续至今的精神支柱。清明节传承数千年,当代人仍然保留着习俗,不过除了旅游热让踏春行更受欢迎以外,祭扫观念和方式也发生了变化。 

每年清明节前,雨花功德园内祭扫的人越来越多。“以往人们祭扫主要以烧纸钱为主,现在随着保护环境和文明祭扫的观念逐渐渗透,这一情况已经慢慢改观,现在来祭扫的市民九成以上都是以鲜花代替了烧纸。”雨花功德园办公室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而传统实地祭扫的方式也因为上班、距离等种种原因,发生了改变。“有的子女在外地或者外国,没办法及时回来祭扫。近几年我们开创了‘云祭扫’的新方式,一方面可以在网上纪念馆给逝去的亲人献花、献酒、点歌等,另一方面,今年我们进一步优化了网络直播代祭扫方式,逝者家属即便分布在全世界各地,都可以通过直播平台同时观看代祭扫的过程。”该负责人介绍,通过近几年的实践发现,市民对网络祭扫的方式接受程度很高,满足不少无法实地祭扫的市民的追思之情。 

没有了鞭炮声声,也没有了纸钱生烟,祭品以水果、糕点取代了酒饭,献物以鲜花取代了柳枝,行礼以鞠躬取代了磕头。这些祭扫方式的更新会不会对传统文化造成冲击? 

“我觉得更新的清明节形式与继承传统文化并不冲突,因为传统文化也是需要在与时俱进中保留精华的。”南京民俗博物馆副研究员、民俗专家徐龙梅认为,近几年,我国对传统文化更加重视,传统文化逐渐回归,这是一个很好的趋势。“清明节祭扫让我们保持对祖先、长辈的尊敬和对逝者的敬畏之心,这让我们能遵守道德规则,这些好的方面便是哪怕祭扫形式发生变化,仍能让清明节得以传承下来的文化精神。” 

南报融媒体记者 王丽华

民俗专家点赞“清明云祭”新民俗做法

网上云祭扫,清明寄哀思

新冠肺炎疫情对我们生活的影响,从春节不能走亲访友,到元宵节无法赏看花灯,影响又延续到清明节…… 

疫情下的清明节,如何在确保做好疫情防控的同时缅怀祭扫? “南京结合清明祭扫等传统习俗,创新性挖掘传统节日内涵,倡导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推出符合当下社会需求的线上云祭扫和线下集体祭扫活动—— “清明云祭”新民俗做法受到民俗专家点赞。

“清明云祭”是优秀文化传承的一个重要方式

清明节是我们国家的传统节日,是祭祀亡人的重要节日。在这样春天的时节,我们怀念已故的先人、先贤,先烈,纪念他们、感恩他们。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社会管理研究院、社会学院教授萧放表示,清明遇到了疫情,不便于太多人集中到墓园祭扫。这种情况下,南京市委宣传部、民政等部门策划了利用网络公祭的形式来进行清明节祭扫的活动,这个设想是非常有意义的,而且是根据当前情况做出的一个灵活安排。 

在萧放看来,南京“清明云祭”活动特别重视公祭的仪式感,以集体祭拜的形式来表达对先人的思念之情。 

“这场活动仪式严谨,形式灵活,表达对先人、先贤、先烈的致敬感恩之情。活动总体上效果不错,利用现代科技让清明有一个很好的传播形式,也是优秀文化传承的一个重要方式。”萧放说。

“清明云祭”体现南京深厚文化底蕴

疫情期间,我市不仅关心市民的生产生活以及衣食住行这些基本的保障,同时也非常关心市民的精神生活,尤其是清明祭扫的这类传统民俗活动。 

“敬献花篮、诵读祭文、行三献礼、贴祈福卡、给每个墓穴敬献菊花、全体人员行三鞠躬礼、放莲花灯……”华东师范大学民俗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田兆元对南京的清明祭祀活动印象深刻。 

田兆元告诉记者,特别是南京这次组织的“清明云祭”活动,祭奠为这座城市做出奉献和牺牲的普通民众,体现出管理部门想民众所想、急民众所急的主张,这是真正为人民服务的行为。 

“这个活动仪式结合当下流行的元素,再与南京这座城市有着深厚文化底蕴的民俗传统结合起来。比如祭祀仪式里有“三献礼”,还有传统的祭文;又邀请了全国知名民俗专家现场解读集体祭扫的背景、意义,倡导形成新的习俗,这些都彰显了城市的文化厚度,值得赞赏。”田兆元说。 

对于南京政府、社会、学界的高度结合,田兆元表示,“这是为各省市文化传承树立了一个非常好的榜样。”

“清明云祭”既是疫情防控需要,也是时代所趋

今年清明正值疫情防控关键时期,为避免人群大规模聚集,我市提倡家庭追思、网络祭扫等方式,大力推广“云祭扫”。 

南京农业大学民俗学研究所教授、“我们的节日”南京工作室负责人季中扬深有感触。他说,清明祭拜重于心、不拘于行。“心”不在,即便站在墓前也无济于事;“心”若在,得益于互联网思维与技术手段的网上祭扫就不失为寄托哀思的好载体,这个清明,我们有不一样的打开方式。 

“倡导文明祭扫既是疫情防控需要,也是时代所趋。”季中扬认为,祭扫重在表达哀思,千百年来,我们祭奠的方式随着时代的变迁而变化,不变的是我们对亲人的思念。传统习惯可以根据社会发展做出相应的形式变革而同时保留精神层面的内核,无论采用何种形式,清明寄托哀思的核心精神一直没有改变。 

季中扬呼吁,疫情防控仍未结束,这个清明节,我们决不能掉以轻心。做好自身防护,保证身体安康,这才是对逝者最好的告慰。即使疫情之下,清明也还是那个清明。 

南报融媒体记者 马道军

作者:王丽华 马道军责任编辑:朱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