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南京区街 > 六合区 > 正文

告别脏乱差,乡村治理走向“精细化”

2020-03-30 10:14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老戴,这是我家的物业费,100元,收好。”前几天,六合区金牛湖街道茉莉花村桥头薛组村民理事会人头攒动,全村61户家庭一一上门交纳物业费。村庄不是商品房,怎么村民也要交物业费?

南报网讯 (南报融媒体记者 孙敬清  通讯员 毛金粟)“老戴,这是我家的物业费,100元,收好。”前几天,六合区金牛湖街道茉莉花村桥头薛组村民理事会人头攒动,全村61户家庭一一上门交纳物业费。村庄不是商品房,怎么村民也要交物业费?

原来,六合茉莉花村桥头薛组试点村庄物业管理模式,成立物业办,由村民理事会成员戴家顺担任物业办主管,实现基础设施和绿化养护自我管理,确保村庄长治久美。 

村里有了物业办,村民也交物业费 

茉莉花村党总支书记陈本金介绍,茉莉花村共有35个自然村1200多户村民,可社工、网格员加起来才10多个人,精细化管理力不从心。作为其中的一个自然村,桥头薛组总面积达8万多平方米,只有一位保洁员负责村庄环境卫生,绿化环境、公共设施也没有专人维护,“村保洁员干得好不好?私搭乱建、乱堆乱放有没有死灰复燃?有时我们也没法及时摸清。”

为解决这些问题,六合区城管局和金牛湖街道携手,参照城市小区管理方式,在桥头薛组试点村庄物业管理模式,成立物业办,招聘热爱村庄公益事业、办事认真踏实、有一定群众基础的村民作为工作人员。经自愿报名、村民理事会研究,戴家顺、王永生、许献槽3人“搭班”,负责村庄保洁考核、基础设施和公共设施的维护、绿化养护、治安管理等。 

然而,设施维护、绿化养护都需要钱,经费从哪儿来?金牛湖街道决定,物业办正常运转资金通过政府支持一点、村委配套一点、村民交存一点、乡贤捐赠一点的方式筹措。“住小区的城里人才交物业费,我们也要交?”不少村民提出了疑惑。“路面破损了、路灯不亮了……哪样不花钱?但咱们不按房屋面积来收,每户每年只交100元。如果物业办有大额支出,可纳入为民办实事项目,由村里埋单。”听了陈本金的一席话,大家纷纷解除疑虑,全部爽快地交纳了一年的物业费。 

私拉乱建有人管,村庄告别“脏乱差”

虽说桥头薛组户数少,但事儿却不少。前些日子,戴家顺等人沿着村庄步行巡逻,刚走到健身小广场,就看到两床被子正“沐浴阳光”。“如果大家都像你这样,健身广场岂不成了晾晒广场!”找到当事人,他们立即要求对方把绳子解掉、被子抱走,并开展了一番批评教育。渐渐地,村民们养成了在家晒被的习惯。

养鸡是不少农村人的生活方式,尤其是散养,产生的粪便遍地皆是,不但破坏了村庄环境,也给其他村民的生活带来困扰。“虽说心里不舒服,可乡里乡亲的,低头不见抬头见,谁也不好意思去制止,以免闹得脸红脖子粗。”村民许献云无奈地说。

村民碍于情面不愿出面,物业办就主动“出击”。戴家顺等人分别前往养鸡的村民家中,耐心劝说大家放弃散养。最终,大家纷纷买来铁丝网,开始圈养,鸡粪遍地的现象自此绝迹。“物业来了,绳子不乱拉了,鸡不散养了,违建不乱搭了……村子看着清清爽爽,心里舒服多了。”李新梅开心地说。 

村庄治理趋向“精细化”,物业办还需制度赋能 

“物业的介入,推动了桥头薛组精细化治理走向纵深。”六合区城管局负责人表示,一方面,村民增强了对居住环境的关注;另一方面,物业办随时督查、巡查,发现问题立行立改,避免小问题拖成大矛盾,增加后期治理难度与成本,使得村庄卫生保洁有考核,农户门前有三包,违建有人管,秩序有人维,治安有人巡,村庄长治久安有了保障。 

“桥头薛组直接聘请村民作为物业办管理人员,带有村民自治色彩,有助于提升农村生活环境面貌和社会治理水平,这样的村庄物业管理模式值得尝试。”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城乡治理与政策研究学术委员会委员、南京林业大学风景园林学院城乡规划系副主任殷洁说。 

同时,殷洁建议,政府相关职能部门应制定村庄物业相关管理办法,为村庄物业管理提供指导意见。桥头薛组村民理事会也应制定物业管理相关乡规民约,为物业办管理工作赋权、赋能。“这样一来,物业办就变成了村民理事会决定事项的执行机构,从乡村自治的角度看,更加符合程序正当性原则。” 

 

作者:孙敬清责任编辑:王文霞

周刊

2020年还剩4个多月,在上半年环境提升取得显著成效基础上,治污攻坚这场硬仗还要怎么打?南京再次拿出一系列实招、硬招。[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