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南京 跨越600公里的生死大救援

2020-03-28 09:09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我想对所有帮助过宝宝的人说一声谢谢。”从2月18日发出求助,到3月18日孩子转入普通病房,一个月的时间里,作为父亲的晏义威经历了外人难以想象的压力和焦灼。

爸爸抱着晏小宝很开心。 图片由南京市儿童医院提供

南京儿医为武汉宝宝重燃生命之光

跨越600公里的生死大救援  

1月22日,武汉封城前一天,晏小宝在武汉出生; 

2月13日,晏小宝住进ICU; 

2月16日,晏小宝上了呼吸机,命悬一线;

2月24日,晏小宝安全抵宁;

3月4日,南京专家为晏小宝做了手术;

3月18日,晏小宝从ICU转入普通病房……

“我想对所有帮助过宝宝的人说一声谢谢。”从2月18日发出求助,到3月18日孩子转入普通病房,一个月的时间里,作为父亲的晏义威经历了外人难以想象的压力和焦灼。 

3月27日,南京市儿童医院举办了一场特殊的新闻发布会,介绍了武汉婴儿晏小宝在南京的“重生记”。

揪心:出生没多久就进了ICU

1月22日,晏小宝在湖北省中医院出生,短暂的喜悦之后,家人发现了问题:孩子吃奶时常常呛奶,喂养比较困难,而且还出现了呼吸不畅、嘴唇发紫、低血糖的情况。经过检查,医生发现晏小宝有腭裂等问题。“原来能喝五六十毫升奶,但到2月11日左右,就只能喝10毫升了,再到后来,一喂奶就会从鼻子里流出来。”2月13日,因为病情加重,晏小宝被送进了ICU,16日还上了呼吸机,医院先后下了3次病危通知书。

“有人提醒我,可能是‘小下颌’,建议联系南京市儿童医院烧伤整形外科沈卫民主任。”那是晏义威第一次听说这个病,后来才知道学名叫皮罗综合征。南京市儿童医院是国内极少数具有这类手术资质的医院,约90%的儿童皮罗综合征患者都在这里得到救治。从2005年至今,沈卫民已经做了大约3000例这样的手术。通过网络问诊平台,晏义威联系上沈卫民。结合之前的检查和诊断,沈卫民认为,晏小宝的情况属于中重度,要解决根本问题,只能通过手术,否则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爱心:跨越三省的生死接力救援

专家找到了,新的问题又出现了。

首先摆在眼前的问题是,如何把孩子转到南京来。当时武汉已经“封城”,各地的防控措施也非常严格,从武汉到南京,要经过湖北、安徽、江苏3个省,跨越近600公里,难度非常大。“治病救人是医生的天职。”沈卫民说,每个生命都值得尊重。 

了解到情况后,当地医院和南京市儿童医院分别向两地卫生管理部门及抗疫指挥部进行了汇报,积极协调转运事宜,与此同时,晏义威也在网上发布了求助信息,引起广大网友的关注,很多志愿者都通过各种渠道积极帮助协调。 

在各方面的努力下,2月24日,晏小宝终于取得了从湖北途经安徽到南京转运治疗的通行证,打开了生命通道。当天下午1点左右,晏义威带着宝宝坐上120救护车,踏上了前往南京的求医路。 

一路上,晏小宝得到了各方面的关注。武汉当地的志愿者一直将救护车护送至湖北和安徽的交界处,再由安徽的交警接力,将孩子护送至皖苏交界处,随后南京交警也派出了警车,护送救护车前往南京市儿童医院。为了保障晏小宝在转运途中的安全,当地医院还专门派出了孩子的主治医生和护士长全程陪同。 

放心:单独通道单间治疗

从一开始接到求助,南京市儿童医院就开始了充分准备,包括医疗组、保卫科、医院感控等各部门在内的协调会,他们开了不下5次。 

来南京之前,孩子和家长都在当地接受了核酸检测,均为阴性,但南京市儿童医院党委副书记、副院长王倩告诉记者,为了确保安全,医院还是规划了一条专门的接收通道,由院感的专业人员负责。

2月24日晚7点左右,在三地的爱心接力下,历经6个多小时,载着晏小宝的救护车安全驶进南京市儿童医院的大门。外科重症监护室陆巍峰主任早早地就在门口等着了,车一到,他就抱着孩子通过特殊通道来到了重症监护室。在这里,晏小宝是单间隔离治疗,晏义威则被安排到专门的地方进行隔离。 

入院后经过详细检查,晏小宝被确诊有皮罗综合征、新生儿肺炎、声门狭窄、舌系带过短、心肌损害等多种疾病。收住入院后,外科重症监护室的医护人员在陆巍峰的指导下对晏小宝进行了全方位密切监护,同时对晏小宝再次进行了核酸检测,排除新冠病毒感染。 

开心:手术顺利完成,晏小宝终于能顺畅呼吸了 

其间,晏小宝情况再次恶化,最低心率下降到50次/分,指脉氧下降,双肺听诊呼吸音弱,一个晚上呼吸暂停6次。 

手术刻不容缓。医院派出“最强阵容”,由沈卫民团队和麻醉科主任费建合作,为晏小宝开展双下颌延长器植入术。“手术中首先遇到的问题是气管插管,皮罗综合征患儿属于困难气道,气管插管能否成功至关重要。”费建凭借着多年的丰富经验,很快完成了插管,随后历时一个多小时,沈卫民带领团队顺利完成了手术。 

这项手术目前在国内能开展的医院并不多,尤其是针对新生儿的手术,沈卫民和他的团队是这一领域的佼佼者——出生刚一个多月的患儿骨质菲薄,在又薄又脆的下颌骨上安装延长器,对施术者的要求极高,手术医生术中除了万分仔细轻柔操作,还要准确测量定位,设计截骨位置,避开血管神经,精准对称地固定下颌延长器。这一过程中如果出现纰漏,造成较多的出血和较大的损伤,对于新生儿来说就可能是致命的。另外,在这次手术中,所有人员都穿上了三级防护服,层层手套包裹之下,各项操作的“手感”就会差很多,难度也随之增大。 

术后回到重症监护室,晏小宝继续由专人负责监护。喂奶、换尿布、剪指甲……5名护士,6个小时,轮流倒班精心护理。3月13日,晏小宝顺利脱离呼吸机,改为鼻管吸氧,病情稳定。3月18日,转入普通病房进一步治疗。如今晏小宝的体重已由刚入院时的7.6斤增加到了9斤,各项恢复都情况良好,不久就可以出院回家了。 

信心:南京“博爱”带给他们前行的力量 

“没来南京前真的很焦虑,每天只能睡两三个小时,还经常睡不着,现在每天能睡得着觉了。”晏义威说。 

“非常感谢南京,让我们看到了希望。”晏义威回忆说,发出求助信息后不久,他突然接到了南京市卫健委的电话,这让他很意外也很感动,“从来没想过他们会主动打电话来。”从孩子的会诊到转诊再到治疗,晏义威说,在很多他不知道的环节和细节里,那些他未曾谋面的南京人一直在帮助他。

在晏义威被隔离期间,从医师到护士,大家每天都会跟他连线,通报孩子当天的情况。“每天至少两个电话,一个来自主治医生,他会介绍孩子今天的病情和治疗,一个来自护士,介绍孩子今天的喂养情况。”这种雷打不动的连线一直持续到晏小宝转入普通病房,伴随着晏义威走过了这段焦急难熬的时光。 

关爱不仅来自医院,南京本地的基金会、爱心组织以及企业也给了晏义威很多关爱。“因为出发比较急,很多东西都没带,看到我穿的还是冬天的衣服,他们还专门给我送了薄外套。”孩子的病情虽然好转,但未来的治疗之路还比较漫长,作为家里唯一的收入来源者,晏义威肩上的压力很大,了解到他们的情况,南京市儿童医院医学发展医疗救助基金会第一时间帮他进行了救助申请。 

这次来南京,晏义威说不仅保住了孩子的命,也看到了未来治疗的希望,“再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3个月后还会回来复诊,会慢慢好起来的。” 

虽然这一个多月来经历了外人难以想象的压力,但在南京,“博爱”的温暖会伴随他们走出这段艰难的时光,带来继续前行的力量。 

通讯员 于露露 南报融媒体记者 李花 李鑫芳

责任编辑:尹淑琼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