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嫌犯“赵博士”现身!超300万韩国人震怒的“N号房”,到底是什么?

2020-03-26 10:46图文来源:上观新闻

“N号房”事件在韩国引发了轩然大波 嫌犯“赵博士”首次在公众面前现身

还出现了一则“小插曲”

“博士”新冠检测是阴性

据韩国《亚洲日报》报道,当地时间25日上午,韩国“N号房”事件嫌犯赵主彬(音译)在首尔钟路警署被警方移送至检方。这是他首次出现在公众面前,面对媒体镜头,他向所有受害者谢罪。而嫌疑人为何戴着护颈也引发舆论关注。

警方对此回应称,赵主彬之所以戴护颈是因为他自残,他用头撞拘留所的洗手台导致受伤,并不是因为不让他低头才戴护颈。

另据韩国《朝鲜日报》报道,赵主彬自残后被送到医院,结果出现发烧等症状,因此接受了新冠病毒检测。由于这一起“插曲”,调查他的首尔地方警厅网络安全组所在层楼还一度被禁止出入,与他接触过的相关人员,也被隔离在单独的空间里。报道称,赵主彬最后的检测结果是阴性。

据悉,这是韩国首次引用《性暴力犯罪处罚等相关特例法》的规定,公开犯罪嫌疑人信息的案例。

赵主彬现年25岁,毕业于一所大学的信息通信专业。2018年12月至今年3月,他涉嫌在加密软件上设立聊天室,并有偿分享非法拍摄的各种变态不雅视频,赚取数十亿韩元。3月19日,他被警方逮捕。

据韩国《中央日报》消息,“N号房”就是通过加密软件建立的聊天室。为躲避搜查,嫌疑人提前建好多个聊天室,并不断新建、解散,因此叫做“N号房”。最早建立“N号房”的人是“Godgod”,接着出现了“Watchman”,此后又有“博士”,此人犯罪手法更加缜密,而且经常散播大尺度性剥削内容,吸引一些人的“追捧”。

“博士”的具体犯罪手法如下:首先,以“介绍高报酬零工”的名义接近受害女性,然后以付款打钱为由索要受害人的个人信息(身份证、账户、面部照片等),当受害人不听话时,就威胁“把发生的事情告诉周围亲友”等。此外,“博士”还会对受害人进行“暗杀威胁”,并通过“拍了这个就可以拿到钱”等方式,引诱受害者拍摄更大尺度的性剥削内容。

更为耸人听闻的是,包括“博士”在内的聊天群成员将受害人称为“奴隶”,“博士”还要求受害者用刀子在身上刻下“奴隶”或“博士”的字样,并要求受害人举起手,露出“愿意听博士的命令”等。

初中生也成了受害者

韩国CBS电台主持人金贤正匿名采访了一名未成年受害者,她曾在2018年遭遇此事。

金贤正:2018年时,你是高中生吗?受害者:当时,我还是初中生。

金贤正:啊,还是初中生啊。你是怎么进入他们的圈套?受害者:当时我在生活费方面严重不足,所以根本没有选择。在聊天工具上四处寻找,从这些应用程序上看到如何做就能得到生活费的条件,然后有一个人来找我聊天。他问我想不想试试赞助兼职(类似于援交)。后来我就卷入了这个事件。

金贤正:他先联系你的吗?用私信?受害者:是的,我发帖后,他发来了私信。刚开始是说“你好,我正在找赞助兼职,每个月给400万韩元左右,如果感兴趣,请联系我”。

金贤正:你们不认识,也不知道名字,你怎么想到要把账户给他呢?受害者:他给我发股票照片和即将汇款的图。他对我说“卖掉这只股票需要5天时间,我先把这张照片发给你,相信我,等等我。”

金贤正:给你看股票,就像是在跟初中生炫耀“我是玩股票的人啊”,从初中生的立场来看,这个人真的是有钱人。你就相信他了?受害者:是的。那时候就信任他了。

金贤正:因为那时候需要用钱,而这个人又说要给你一大笔钱,所以你就先把账户和名字给他了?受害者:是的。几分钟后,他说要送我手机,需要我的地址和号码。那时候,我对这个人已经很信任了,就告诉了他我的电话号码和家庭地址。

金贤正:在嫌疑人这样掌握到你的全部个人信息后,他就开始操控你。嫌疑人一开始就要求你拍摄猎奇的影像吗?受害者:是的。刚开始只要求拍身体照片,但几个小时后就问能不能把露脸的发过去。我很有负担,所以就问能不能见面后拿到钱再做,他回答说“我都给你买礼物了,你连这个也做不到吗”,他语气有些强硬(让我有些害怕)。

金贤正:所以现在我们听着都觉得毛骨悚然的事情,你在初中生时期就经历了,你拍摄了多少视频资料呢?受害者:超过了40个。

金贤正:身体上有没有留下伤痕,你有没有去医院接受治疗?受害者:比起身体受到的伤害,我心灵受到的伤害更大。从那时起,我晚上就睡不着了。

金贤正:是会这样。受害者:我产生了躁郁症和忧郁症,有一段时间都不敢出家门,感觉一出门就会被跟踪一样。出门的时候会将自己包得严严实实,让谁都认不出来,即便是夏天也全副武装。

金贤正:天呢,那得有多难受啊。现在想起来,那些视频应该是传到了N号房间一样的地方吧?受害者:是的。我听说如果视频在色情网站上被非法分享的话,名字、电话号码、地址都会写上的。看过视频的人都知道我的长相,所以他们会不会拿这个威胁我呢?会不会拿这个来折磨我一辈子呢?在公司上班的话,会不会被抓住尾巴呢?那件事之后的几周,我换掉了手机号码,也搬了家。

韩国警方:在聊天室看视频的人也要查

“N号房”事件曝光后,引韩国舆论震怒。在韩国总统府青瓦台问政平台“国民请愿”上,已有超过300万人要求政府公开犯罪嫌疑人个人信息,创下请愿人数之最。

《中央日报》报道称,警方在调查“N号房”事件过程中锁定了124名嫌疑人,目前已逮捕赵主彬等18人,并把调查重点放在积极参与“N号房”经营的嫌疑人身上。但警方也表示,将根据舆论要求,把单纯在聊天室观看相关内容的人员也列为调查对象。据推测,“N号房”的用户最多可能高达26万人。

韩国总统文在寅3月23日表示,“要把这起事件当成一起重大犯罪案件,通过彻底的调查,对加害人进行严惩。尤其是针对儿童和青少年的数字型犯罪要严惩不贷”。青瓦台核心官员称,“总统认为,这件事不仅关乎女性的问题,也是关乎韩国社会安全和基本人权的问题”。

但韩国相关专家表示,要从根本上解决N号房问题,必须重新审视聊天室中兴起的网络性犯罪。根据韩国现行法律,在聊天室中观看或发言的用户仅被认为是“使用者”而非施暴者,因此他们无法被惩罚。只有直接生产或散播性剥削视频的人,才能适用涉及性暴力犯罪等相关特例法或青少年保护法律。而即使是这些可被量刑的直接施暴者,所面临的最高刑期也可能只有7年到10年。散布性剥削视频者,根据韩国的《信息和通信网络法》,仅会被指控为散布色情内容,面临“入狱少于1年或罚款低于1000万韩元”的判罚。

责任编辑:尹淑琼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周刊

    近日,南京市委市政府召开全市城建城管大会,会上明确表示今年将启动宁芜铁路征地拆迁。[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