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社会 > 正文

春天在南京,有说不尽的百花故事

2020-03-12 11:29图文来源:紫金山新闻

说不尽的南京花事:从花农聚集花神庙到郑和带回异国花卉

春回大地,花为信使,各种各样的花次第开放,宣布春天的到来!每年的三四月,是南京赏花的最好时节,梅花山暗香浮动的梅花、鸡鸣寺浪漫的樱花、高淳桠溪金灿灿的油菜花……把南京的春天装扮得分外妖娆。

南京人爱花,南京主城分布着大大小小很多的花卉市场,“花神庙”是南京自古以来著名的花卉种植基地,南京还有很多与花相关的“街巷”……在南京,有说不尽的百花故事。

南京较早开展花卉交流,“金陵盆景”唐朝时传至日本

南京栽培花卉的历史悠久,六朝时代南京就有植梅培菊的记载。此后历代都种植花卉,因此,南京的花卉资源很丰富。

《金陵琐志九种》是清末民初南京著名地方文史专家陈作霖、陈诒绂父子共同撰写的有关南京历史文化的重要乡邦文献,其中,就专门介绍了南京的花卉种植史。“宝林寺僧善种牡丹,鸡笼山后人善艺菊,城外凤台门花佣善养茉莉、珠兰、金橘,皆盆景也。清凉山北多竹与桂。竹笋宜食。品桂则穿为珠,以助妆饰。干乃售诸糕饼之肆。南乡张山、朱门山产铁线兰,云台山产品字兰。”

除了南京“市花”梅花,南京还有一种花也有很故事,那就是菊花。南京的菊花是很有名的,宋代诗人范成大在金陵《咏菊楼》一诗中写道:“东篱秋色照疏芜,挽结高花不用扶。净洗西风尘土面,来看金碧万浮图。”原始的菊花只有黄色的,南朝时期,南京的园艺师们还培育出了白色品种的菊花。唐宋期间,南京又增加了几十种不同的颜色。到了明末清初,南京的菊花已渐成气候,非常繁盛。据李时珍记载,当时已有三百多种的菊花。

此外,南京与外国开展花卉交流也很早。明朝,郑和下西洋进行对外文化交流的同时,也保持了文人应有的雅兴,从国外带回了异国花卉。明顾起元《客座赘语》记载:南京“静海寺海棠,云永乐中太监郑和、王景弘等自西洋携至,建寺植于此,至今犹繁盛,乃西府海棠耳。”

逐渐地,南京的花卉品种越来越多。《正德江宁县志·花之品》记载,到了明朝第十位皇帝明武宗朱厚照执政时,南京已有牡丹、芍药、海棠、罂柴、玫瑰、水仙、夜合、桃花、玉簪、木犀、菊、紫薇、梅花、紫萱、栀子等几十种。

说到南京与外国花卉的交流,不得不提“金陵盆景”。金陵盆景在六朝时即有盛况,隋唐时期由日本遣唐带到东瀛。日本千叶大学园艺学部教授岩佐亮二在他的著作《日本盆景通史》中对此有所阐述,并指出日本的盆景创作受到中国六朝文化风尚的深刻影响。

南京最早的花卉种植基地,“花神庙”打通上下游产业链

沿着共青团路一直南下,会遇到一连串以“花神”命名的地方,花神大道、花神湖、花神庙地铁站……

花神庙,当然得跟花卉种植有关。从明代开始,南京花农主要集中在中华门外的花神庙。相传,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为了一年四季都有各种鲜花点缀宫廷,便下令集中各地种花能手移居在聚宝门(今中华门)南面两公里半的一片丘陵地带育植百花。花神庙一带,逐渐成为金陵花卉中心。

从明朝到清末,花神庙一带的花农们每天早晨从中华门进城,把鲜花运往市区,中华门进城的这条街原先便叫“花市大街”。花市大街西面有两条小巷,一条叫大百花巷,一条叫小百花巷(有一说,当时有位明朝王爷的两闺女名为“大百花”“小百花”)。那时,这一带正是南京鲜花的批发交易市场,一盆盆、一束束、一朵朵带着露水的鲜花摆满了街道的两侧,鲜艳欲滴,芳香远溢。

不论什么年代,史书上总有对各类专业户的记载。据《金陵逸事》记载,花神庙的芮、徐、毛、翟、尹、夏、王、李八大家族是响当当的“花卉种植专业户”。他们培植的白兰、茉莉、珠兰、栀子、代代红五种传统香花远近闻名。

前几年,国画大师傅抱石先生的次女傅益璇在《傅家记事》一书中还提到过南京人对白兰花、茉莉花的执爱。“南京的花农六百年前就开始在城南的‘花神庙’一带种植白兰花和茉莉花了,规模颇大。小小的花朵洁白可爱,阵阵香气馥郁,它们在花店里是买不到的,而是在卖花人的小竹篮里,静静地躲在干净润湿的毛巾下。”

不过,白兰、茉莉和珠兰这三种花到了清末才开始被花神庙的花农从“两广”引进种植。这样的南方花卉能在南京地区种植成功,得益于花神庙一带的丘陵山地小气候和花农们的种植技术。《雨花文史》记载,花农们在种植过程中不断总结经验,解决了南方花卉在南京地区的过冬关。先是用不透光的平房,让花卉过冬,逐步发展到用玻璃房过冬,在“三九”和“四九”的寒潮袭击时,在花房内生火加温。

作为专业的花卉种植生产基地,还需要上下游产业链的配合。种花需要花盆,促进了南京制陶业的发展,在望江矶一带就有曹家窑和陈家窑等大小近十座土窑。

花样美馔,秀色可餐

很多爱吃甜点的人都听说过“盐渍樱花”。其实,以花入馔的饮食传统早已有之,屈原就吃过,他在《离骚》中说“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

当美食遇上风雅,吃的目的不仅仅是果腹,更要吃出意境,因此便有了“花馔”。最为风雅的大概是以花制作成各种花蜜、花露、花糖了。明代,金陵制作花露盛行。据记载,民间制作方法为“酿饴为露和以盐梅,凡有色香花蕊,皆于初放采渍之,经年香味不变,颜色不变,红鲜如摘,而花汁融液露香,人口喷鼻奇香异艳非复恒有”。南京传世名作《红楼梦》中也写到过的两种以花制作的香露——木樨清露和玫瑰清露。

南京人食用玫瑰花瓣也早有记述,清代《金陵词钞》中《国香慢》就提到“捣玫瑰花瓣为泥,渣以糖谓以玫瑰膏,食之香溢齿颊”。近现代国学大师夏仁虎在《岁华忆语》中还介绍了老南京做玫瑰酱的方法:“四月间人家妇女,采取鲜玫瑰花,细杵捣烂,和以梅子糖霜渍之,为玫瑰酱。夏秋间,沸水冲饮,色香味均绝。又有晒干为玫瑰糖霜者,用以醮角黍,风味亦佳,均可存至隔岁。”

明清时期,花神庙一带每年采摘的茉莉花、白兰花和珠兰还被制作为熏花茶被食用。宣统年间,浦口生产的窨珠兰花茶就被贩卖到上海等地。

本文参考:

《南京农业通览》,南京出版社,2005.10,第284页;

《秦淮风俗》,南京出版社,1995.09,第57页;

《金陵逸事》,南京出版社,1991.08,第366页;

《雨花文史 第12集》,2002.11,第139页

作者:翟羽责任编辑:刘阳

周刊

9月18日下午,2020中国南京金秋经贸洽谈会重大项目集中签约仪式举行。现场,51个具有代表性的重大项目集中签约,总投资达3233.4亿元。[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