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社会 > 正文

我市儿童福利院、养老院用温情隔离疫情

2020-03-12 07:59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我市儿童福利院、养老院用温情隔离疫情

守护好特殊的“一老一小”  

在南京市社会儿童福利院,保育员给孤儿刷牙。通讯员 江长荣 南报融媒体记者 马道军摄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一老一小”的安危备受社会关注。我市民政部门通过严格封闭管理、强化内部防控、加强排查等方式,统筹做好民政“一老一小”服务机构规范管理和疫情防控工作。

3月8日,记者走访我市收住孤儿、城市特困人员等特殊群体的福利机构,看这些机构在疫情期间如何做好“兜底”服务,守护好特殊的“一老一小”。

守护重症孤儿,保育员长期戴口罩“脸肿得没法看”

洗澡、穿衣、打奶、喂饭、测温、服药、输液、消毒……当天,身穿不同衣服的“妈妈”们不停地忙碌着,伴随着急促的脚步、轻柔的招呼,工作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这样的场景,每天都在南京市社会儿童福利院发生。该院主要收养弃婴和孤儿,并提供养育、医疗、康复等服务。

吴弘,该院儿童养育室苗苗部一位经验丰富的老保育员。苗苗部的孩子年龄较大,身体重,洗澡时吴弘总是抢着帮忙抬孩子上洗澡床,室内封闭温度高,防疫要求必须佩戴口罩,每给一两个孩子洗完,她就要打开后门,把头伸到走廊深吸两口气。“长时间佩戴口罩,我的脸部因过敏已经红肿了,丑得没法看了。”吴弘笑着说。

在贝贝部,护理班长张晓贺也在忙碌着。从给孩子换尿布开始,张晓贺都带着甜甜的笑容,“你又拉便便了呀?小屁股红不红啊?妈妈要帮你洗洗小屁股哦!”换好尿布穿衣服,给孩子洗脸涂宝宝霜,喂孩子喝水,抱孩子到活动室玩……每个步骤,张晓贺都做好做细。

“这些孩子基本是重症儿童,疫情期间,护理工作更容不得半点闪失。”张晓贺说,这些孩子太难了,我们就是他们的“妈妈”,守护福利院的孩子是我们的责任。

疫情影响求职,但大龄孤儿说“心里有底了”

“我现在还没有办法出去找工作,但心里有底了,没有前段时间那么焦虑了。”在南京市点将台社会福利院,大龄孤儿小燕(化名)对记者说。

现在已经逐步复工复产了,但由于多种原因,小燕暂时不能外出找工作,这让她颇为焦虑。

该院社工及时了解到小燕的情况,为她进行了心理量表检查、福利院封院的必要性和必须性说明、疫情后小燕的职业规划等。“我们通过个案工作,小燕的焦虑情绪渐渐缓解,主动配合院内抗疫管理工作,并且协助工作人员对其他孤儿进行宣教。”点将台社会福利院社工部部长管海说。

点将台社会福利院主要承担民政“三无”老人、残疾人、大龄孤儿的收养和社会上失能、半失能(含失智)老人的寄养工作。自封闭管理以来,该院及时了解孤儿们的需求,有针对性地开展个案工作,帮助大龄孤儿更好融入社会。特别是对于封闭期间,在孤儿中出现的情绪问题,积极做好心理疏导,有效化解风险。

子女不能探视,但老人说“我们不寂寞” 

“有小范在,我们不寂寞。”在南京市祖堂山社会福利院老年三区,提起护理员范永美,老人们都竖起大拇指。

疫情期间,老人没法回家,子女不能来院探视,对于长期住院的老人来说,心情难免有所波动,这些细微的变化,范永美都看在眼里。她在做好本职护理工作的同时,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都花在了陪伴上。陪爱说话的老人拉拉家常,陪好动的老人一起跳舞、打太极,陪卧床的老人一起看电视、聊剧情……她用自己的方式,缓解老人想家的情绪。

祖堂山社会福利院承担着城市特困人员和社会中重度失能失智老人的收住任务。接到封院管理的通知后,该院工作人员一直陪伴在老人身边,用别样的方式,给予这些老人特殊关照。

“王爷爷,我们来玩翻花绳等小游戏。”疫情防控期间,这些孩童时代的小游戏,丰富了老人们的入住生活,让老人们在不知不觉中消除了孤独、焦虑等负面情绪。 

老人们对记者说:“在这个特殊时期,感谢护士和护理员照顾我们!”家属也给社工们去电话:“老人在你们那儿,我们非常放心,谢谢你们!” 

作者:马道军责任编辑:刘阳

周刊

9月18日下午,2020中国南京金秋经贸洽谈会重大项目集中签约仪式举行。现场,51个具有代表性的重大项目集中签约,总投资达3233.4亿元。[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