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社会 > 正文

若有战、召必回、战必胜 南京“疾控人” 战“疫”突击队

2020-03-06 13:19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若有战、召必回、战必胜

南京“疾控人” 战“疫”突击队  

玄武疾控中心,70名成员全员到岗奋战一线;栖霞疾控中心,49名“疾控人”24小时连轴转;江宁疾控中心,157名成员组建突击队分头战“疫”……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我市各区数百名“疾控人”,与时间赛跑、与病毒抗争,用实际行动诠释医者仁心,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昨天,记者兵分多路来到这些“疾控人”身边,记录下一个个感人瞬间、一幕幕动人场景。

穿上白大褂,她们是“特殊侦探”

昨日上午,记者来到玄武区疾控中心,在“现场流调组”办公室,数名组员正在整理调查表,逐一核对并提交报告。电话铃一响,组员何整拿起电话,“您好,这里是玄武区疾控中心……” 

战“疫”打响后,该中心迅速组建现场流调、信息、采样送样、消杀、后勤保障5个工作组,中心70名成员全员到岗。主力是一群“娘子军”的现场流调组,负责疑似及确诊病例的流行病学调查。“她们每个人都是‘福尔摩斯’。”中心副主任高魏说。 

流调信息越详尽,对于后期排查的指导性越高,记者在现场看到,用于统计的流调表格,细分4大项近40个小项,从病例行动轨迹到接触人群均有涉猎。 

为减少防疫物资消耗,流调组的工作以电话为主。一旦发现病例,流调组需立即取得联系。流调组总结出不少“窍门”,“一开始不能单刀直入,要以聊天语气先安抚,再提问。”组员周莉芸说。问询中还要时刻帮助病例寻找记忆点,初步获取接触史后,还需联系亲朋、社区等多方佐证,并对接公安协查。“每天至少要打十来通电话,最长的一个多小时,有时还需重复多次问询。”组长范晓汨说。 

流调组办公室内还有3个行李箱——这是出外勤专用应急箱。遇到聚集性病例时,流调组组员拖上箱子就要赶往现场。箱内放有防疫物资等,20多斤重。抵达现场后,流调组需立即换上防护装备,细致观察、询问细节。从年前至今,流调组8名成员大多已持续奋战一个半月。“本来我已经请好假,打算带孩子回娘家过年。”何整说,疫情面前,她毅然退掉车票,穿回白大褂,与同事们并肩战“疫”。 

直面未知,采样队与病毒“面对面”

隔离衣、护目镜、口罩、手套……几分钟内,江宁区疾控中心检验科采样突击队队员陈明明整装待发。 

陈明明负责采集疑似病例、密切接触者和居家隔离人员咽拭子样本,每天直面病毒。 

江宁区人口密集,人流量大,增加了采样工作量。采集后,还需马不停蹄送往市疾控中心,其间还必须保证样本不造成对护送人员、运送工具的交叉污染,任务艰巨。 

1月29日,陈明明采集的样本被检测出新冠肺炎“阳性”,回想起前一天曾与病毒如此近距离,她有些紧张,但迅速平复了情绪,“我鼓励自己要有信心,因为我们有专业知识。” 

近期,随着企业复工复产,陈明明和同事们又投入到新一轮忙碌,“企业采集量非常大,最多时一天要采集1000多人。”防护服一旦穿上,就没法上厕所、喝水,工作结束,陈明明戴口罩的脸肿了、衣服湿透了,脸上被勒出一道道印痕。 

陈明明基本没有休息,只能将10岁的儿子送去妈妈家。一个多月来,陈明明和孩子的沟通都是通过视频。中心检验科休息室堆着很多方便面和牛奶,区疾控中心副主任经正敏说:“很多同志都是在单位吃住,随时待命。”自1月22日起,中心157名工作人员分为流调、采样和消杀等多个突击队,全力战“疫”。

蒙面“消洒哥”,群众“保卫兵”

他们每天背着20多公斤的喷雾器,穿着隔离衣、戴着口罩、帽子、手套,出现在每个疫源点及污染区——六合区疾控中心有这么一组“蒙面大侠”,10个隔离点、1个备用隔离点,包括确诊者与密接者所经过的场所和接触过的地方,处处都有他们开展消杀的身影。 

郑彬是消杀组组长,17年前,抗击非典时他就是防疫先锋,“消杀组担负着消灭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的职责。必须严格按照要求操作!”郑彬这样要求他的5名队员。 

工作中,郑彬带头背着喷雾器走街串巷,常常累到直不起腰,微信步数两万起。六合区域辽阔,赶不上点吃饭是经常的事,作为一名“60后”,郑彬常常自我调侃,“倒过来就是‘90后’”,队员们因此称他为“消洒哥”。他说:“其实组里其他同事才真不容易,我们组有3个人是安徽的,接到指示大年三十就回来上班了。” 

后勤不是“后方”,保障就是“打仗”

一场疫情来袭,栖霞区疾控中心49名“疾控人”24小时连轴转。在4个工作组中,有一群“粮草官”担任着全中心的保障重任,他们把“疫”线人员健康安全放在首位,为做好疫情防控解决了后顾之忧。

栖霞区疾控中心主任朱成海介绍,疫情突然发生,导致各地物资装备紧缺。身为后勤保障组组长,朱成海不等不靠不要,想尽一切办法,多方联系医院药房、供应商,他说:“采样组要直面疑似病例,防护装备容不得一点马虎,为了采购百分百合格的防护服,我们甚至要动用私人关系、亲朋资源。”

连续两天,朱成海对着手机又是刷微信又是打电话,最终确定了一家防护服供货商,但是对方提出必须先付款,按流程出款肯定来不及,朱成海立即决定“我们自己先垫资”。朱成海赶紧查看自己的银行卡余额,他说,“三张卡凑了8万元,还有缺口,我就跟同事协商,结果没一个人犹豫,你一万、我两万,很快就凑齐了第一笔防疫资金。” 

正是这第一批防护服,为“疫”线奋战的同事提供了防护支撑。 

各级疫情通报、排查信息、研讨病例、撰写流行病调查报告交织成栖霞“疾控人”的“春晚”,会议室办公桌上的自热小火锅、方便面就是他们的“年夜饭”,正如中心新同事汪玮第一时间返回南京的路上,父亲给他发来的9个字,“若有战、召必回、战必胜!” 

通讯员 徐千越 闻青 南报融媒体记者 于洁尘 邓露洁 傅秀 丁媛媛 吴颖

作者:于洁尘 邓露洁 傅秀 丁媛媛 吴颖责任编辑:吴丽莉

推荐栏目

观点 / 南报网评

热点文章

读图

谈资

周刊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