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小汤山” | 进入隔离病区一周记:活动范围有专区 电梯刷卡才能坐

2020-02-24 09:18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2月19日起,我和摄影记者董家训、南京广电集团两位同事进入南京市公共卫生医疗中心(市第二医院汤山院区),与隔离病区医护人员同吃同住、记录他们的工作以及鲜为人知的“隔离”状态下的生活。到23日,我们已在这里住了5天。 

第一天,市二院党委书记张国有给我们明确了纪律:所有进出隔离病房的人要经过专门培训,考核合格后方可进入;每天早晚要进行健康监测,发现任何可疑症状立即上报;实行“两点一线”管理,活动范围限于隔离病区和宿舍区,来往遵循指定路线等。我们签下了《隔离病区人员知情责任书》。 

我们的住地是隔离病区男医生的宿舍区。这里是普通病区改造的临时宿舍区,宿舍比较紧张。我们住的是由会议室改造的宿舍。因为是临时改造,房间内没有卫生间,洗漱要去旁边的公共卫生间。 

令我们意外的是,房间里有空调。因为担心交叉感染,大部分单位都停用了中央空调。我们来之前,已在单位“挨冻”多天,集团甚至为派往武汉的前线记者刘晓准备了电热毯。工程师小韩告诉我们,医院房间里的空调跟外面不一样,是内循环的,与外部空气不交流,所以没有感染风险。 

医院贴心地为我们送来牛奶、面包、坚果以及盆、毛巾等物品。安排我们起居的王慧群科护士长告诉我们,每天医院食堂把早、中、晚餐放到电梯间的桌上,两荤两素的盒饭,另有米饭和汤。如果不想吃盒饭,也有盖浇饭、面条和水饺可选。 

王护士长给了我们一张卡,电梯要刷卡才能乘坐。而且,电梯要严格分区,没进过“红区”(即污染区)的人乘坐中间电梯,进过“红区”之后就只能坐右边的了。去隔离病区的路非常好找,出了电梯后沿红线一直走就行。 

收拾停当,我们出发去培训。培训是来真的,我在南京日报20日的见报稿《穿脱装备40分钟,戴手套洗手10次》已作了详细描写。整整一天,我们就做这一件事情。当天跟我们一起培训的还有10多名护士,她们在为替换第一批进入隔离病区的人员做准备。 

第二天,我们如愿进入隔离病区。进入病房,除了要做充分准备,最头疼的是我们携带的设备。小董借鉴赴武汉的同行经验,用保鲜膜对相机进行了四层包裹,镜头则准备在每出一道门时,均用75度酒精擦拭。 

电视记者的摄影机和三脚架更为麻烦。两位广电同事经过商议后,决定先把隔离区外的新闻素材采访完,然后再进入隔离病房。机器就留在“红区”,等几天后撤离时再拿出来消毒。 

虽然做了充分准备,但进入“红区”后,困难还是超出了我们的想象。护目镜很快就充满了水汽,眼前模糊一片,我一直担心下巴是不是暴露在空气中,心里“颠颠”的。小董有年轻人的冲劲儿,一路冲锋在前猛拍,我们都担心他离病人太近了。广电同事因为要扛机器,不一会儿就体力不支。当我们脱卸掉所有装备出来时,已经过了下午一点。 

21日、22日我们又进入隔离病区两次。我采访了隔离病区的“最高指挥官”殷国平以及成骢、叶伟、池云、胡志亮、陈亚玲等一直坚守的优秀医护人员,小董则拍摄了“战斗在‘疫’线”“撑开‘重生之门’”“大夜班之后的六张面庞”等优秀组图和视频。 

与隔离病区的医护人员同吃同住,了解他们“鲜为人知”的隔离状态下的生活,这种机会可不是常有的。因此在医护宿舍区,我们也拍下了一些照片。与在“红区”的紧绷相比,回到休息区的他们很明显地松弛下来,给“两点一线”的枯燥生活增添了不少色彩。 

按照既定日程安排,24日上午我们就要离开这里前往医学观察点。在隔离区的日子虽然短暂,但我相信是永生难忘的。

南报融媒体特派记者 查金忠

作者:查金忠责任编辑:朱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