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社会 > 正文

家人深情追忆徐辉——“天堂也需要你这样的好医生”

2020-02-16 09:25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res03_attpic_brief

徐辉生前在门诊坐诊。 市中医院供图

倒在抗疫一线,将生命献给了她挚爱的医疗事业。南京市中医院副院长徐辉的突然离开,让同事、朋友、同学、患者以及社会各界扼腕痛惜。对她的家人而言,更是用言语无法形容的伤痛。“我只好想:她太完美了,也许天堂也需要好医生。”她的妹夫在悼文中写道。

“我们少花点没事,不能苦了老人”

2月6日晚上,徐辉倒下的那一刻,丈夫范慧明边让女儿拨打120,边进行心脏按压,持续了十几分钟直到救护车到来。“那一刻,我不知道什么叫累,就希望她能活着,哪怕是脑梗变成了植物人,我也愿意用余生一直陪着她,我不想失去这样一个好妻子。”范慧明说,他时常觉得他是积攒了几辈子的运气才在今生遇到徐辉。 

和徐辉相识时,范慧明几乎一无所有,“但徐辉说:‘你在大学就入了党,人一定不会错’。”两人在徐辉当时住在棚户区的房子里结了婚,日子过得紧紧巴巴,即便这样,徐辉每天都很开心,总是安慰丈夫说:“好好奋斗,日子总归会好起来的。”

徐辉有一个亲姐姐,但远在美国,照顾父母的重担就落在徐辉和范慧明两个人身上。在母亲生病到去世的最后4年里,老人时常因病情加重需要住院治疗,徐辉白天忙工作,晚上一定要顶替护工自己在医院里陪着,她觉得只有这样母亲才睡得踏实。

徐辉同样孝顺自己的老公公。“父亲没有退休金,每次我给父亲生活费,她总是会在一边说:多给点,我们少花点没事,不能苦了老人。”范慧明说,作为儿子想不到的很多事,逢年过节以及老人生日,徐辉都替他想得很周到。

“妈妈的坚强、追求完美,我怎么也学不来”

面对妈妈的突然离开,女儿范羽谦怎么也说服不了自己,连日来以泪洗面。她说,这些天她试着鼓励自己要像妈妈那样坚强,但就是做不到。 

范羽谦犹记得,在小学时有一次她被警车带着去派出所做笔录,那是病人家属想通过她找到妈妈,被班主任发现后报了警。徐辉到派出所见到女儿后两眼飙泪,安慰女儿说:“别怕,妈妈没有错。”在当下很多人觉得医生这个职业有风险不鼓励自己孩子当医生时,徐辉反而鼓励女儿:“当医生很好,这是妈妈从未后悔过的选择。”

最让女儿佩服的是,经常深更半夜,家中的电话、妈妈的手机响起,那是医院有紧急抢救任务,“不管害不害怕,妈妈穿好衣服就往外冲。爸爸也会跟着冲到楼下打好出租车拍下车牌,直到妈妈平安抵达爸爸才会睡觉……”

徐辉家的餐厅里放着一张圆桌,对于三口之家而言根本不需要,但当初装修房子的时候,徐辉坚持要买这张桌子。“她热情好客,逢年过节就张罗着让所有在南京的亲戚来吃饭,桌子小了她担心坐不下。”范羽谦说。“无论工作还是生活,妈妈都是一个力求完美的人。”范羽谦说,有这样的妈妈是她这辈子最大的骄傲和自豪。

“翻遍了词典,找不到词来形容这个好姐姐”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记者拨通徐辉妹夫徐国忠的电话,他用了很长时间来平复情绪。

“我们翻遍了词典,找不到一个词来形容她,也找不到词来形容我们有多悲伤。”徐国忠告诉记者,自己的爱人和徐辉是表姐妹,但比亲姐妹还要亲。原来,在徐辉很小的时候,父母去四川工作,徐辉就在宜兴姑妈家和表妹一起长大,直到上初一才回到南京。长大后,表妹来到南京成家立业。徐辉的家也成了徐国忠夫妇的第二个家。

“一路走来,她家永远是我们感觉最温暖的地方。在和她相处的岁月里,没有产生过任何矛盾,体会到的只有兄妹情深。”徐国忠说,徐辉特别包容别人,也特别善良。2000年前,徐辉一家还住在60多平方米的经适房里,条件不宽裕,但得知小区清洁工的孩子过年没有新衣,她就把自家的新衣服送了出去,家里腌的咸货她也分出去了一半,一连好几年都是这样。

徐国忠写了一篇长长的悼文送给天堂里的姐姐:“我想说:她太完美了,她是优秀共产党员的代表,她是优秀医务工作者的代表,请一路走好,天堂里也需要你这样的好医生 ……” 

南报融媒体记者 顾小萍

作者:顾小萍责任编辑:朱皓

周刊

9月18日下午,2020中国南京金秋经贸洽谈会重大项目集中签约仪式举行。现场,51个具有代表性的重大项目集中签约,总投资达3233.4亿元。[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