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记倒在抗疫一线的南京市中医院副院长徐辉

2020-02-11 09:17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她说现在最大的愿望是等到疫情过去,要好好感受春暖花开。”在徐辉的同事、仍然奋战在防控一线的医务工作者眼中,徐大夫身上闪现着医者的仁心大爱,展现着共产党员的使命担当,也激励更多人众志成城、抗击疫情,“相信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的这一天一定会很快到来。”

平凡如你,温暖有光

——追记倒在抗疫一线的南京市中医院副院长徐辉 

徐辉检查急诊预检分诊点,确保院内防控工作有序进行。市中医院供图

赤橙黄绿青蓝紫,光是有颜色的。 

有人说,她像淡雅纯洁的白色,选择了妇产科医生这个职业,兢兢业业三十载,以悬壶济世为念。那一双江南女子纤弱的手,给多少忐忑中的产妇送去平安,又托举过多少呱呱坠地的生命; 

有人说她是贴心有爱的暖色,当了南京市中医院副院长,她没有丝毫架子,依然事无巨细想着病人。医院搬到新院区,就医环境更好了,她一遍遍用心验证优化门诊流程,“要最大限度方便患者”; 

还有人说,她是充满热情的火红色,党旗鲜红,党徽熠熠,映照着她战士般的身影。防控新冠肺炎疫情阻击战打响,她在一线连续奋战18天,2月7日凌晨,积劳成疾不幸去世时,她的工作日志上还写满次日的工作计划…… 

光辉的“辉”,这对于同时代出生的很多人来说,是个普通寻常的名字,但徐辉51年的生命却把这个字展现得如此生动和多彩:平凡如你,却在每一处都温暖有光。 

挂念:“徐大夫心里想的都是病患” 

1968年出生的徐辉,祖籍江苏宜兴。1991年,23岁的她大学毕业选择了医生这个职业,一身白大褂一穿就是将近30个年头。

“徐大夫当年接产的新生儿,如今很多已经为人父母,她依然还在医生的岗位上默默奉献着。”2月10日,记者来到市中医院产科门诊3号诊室,徐辉生前同事这样提起她。 

粉色的布帘,办公桌上一台电脑、三盆绿植……一切一如平日里的样子,每周三上午,她都会在这里准时坐诊。 

“对医生这份职业,徐大夫有一种由衷的热爱。”徐辉生前同事、医院产科副主任周雪梅回忆起来语带哽咽,“看到年轻夫妇初次为人父母时手足无措,她会一边好心责怪,一边悉心指导;听到孕妇胎心平稳有力,她会自然地流露出那种欣喜……” 

周雪梅告诉记者,秦淮医院和市中医院合并之前,徐辉是秦淮医院的妇产科主任。她好学肯钻研,业务能力特别强,最重要的是,她始终把病人放在第一位。 

记得有一次,凌晨1点,院里一名剖宫产妇大出血。同事们立即打电话给徐辉。10多分钟后,徐辉就来到手术室。“她在,我们就像吃了定心丸。最终,产妇被成功抢救回来。”周雪梅说。 

在徐辉的职业生涯中,像这样深夜、凌晨时分被紧急召回医院的例子举不胜举。和徐辉搭档多年的护士长汪元兰接受采访时一直不停地抹眼泪。她说,徐辉生前经常强调,我们要把病人当成家人一样服务,不要等到病人来喊我们,要主动去跟她们“韶韶”。 

“她心里想的都是病患和职工,唯独没有她自己。”市中医院党委书记陈延年、院长虞鹤鸣说,徐辉走上管理岗位后,没有忘记入党的初心,没有忘记从医的使命,她救死扶伤,看病问诊,始终没有离开过她挂念的患者。 

徐辉去世后,一个当年由徐辉接生的孩子的爸爸辗转打听到地址后前往吊唁,灵前深深一鞠躬,这位中年男子泪湿眼眶,当年如果不是徐大夫竭尽全力抢救,他的儿子活不下来。“徐大夫不一定记得我,我却一辈子忘不了她!” 

忙碌:“我不知道,那时她已被送进抢救室” 

丈夫范慧明、女儿范羽谦一直觉得,徐辉是一个家庭仪式感特别强的人。但今年以来,特别是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开始以来,作为妻子、作为母亲的徐辉和往常不一样了。 

每天的晚餐是徐辉一家三口一天中团聚的时分,过去,一定要三个人都到家才上桌吃饭。“通常情况下都是妈妈先到家开门,因为医院5点下班,我和爸爸单位都是6点下班。然后她会在微信群里问我俩什么时候到家吃饭。”女儿回忆,“从今年1月20日起,在抗疫一线的爸妈变得异常忙碌,我成了家里‘催饭’的,天天要问他们几点能到家。”对于女儿的催问,徐辉的回复不是“你们先吃,别管我”就是“还在开会,我在单位吃工作餐。” 

年三十,徐辉回到老公公家吃上年夜饭已是晚上7点以后。事实上,从抗击疫情开始,直到她倒下的那一天,徐辉呆在家的时间只有睡觉的时间,即便如此,她还要打一个又一个电话,接进一个又一个电话。 

市中医院感染性疾病科副主任张彦亮翻开手机给记者看这些天他和徐辉的通话记录,最晚的通话是晚上11:30以后,最早的一个微信信息是早晨6:15发出,徐辉6:19分回复。 

医务处主任高飞翻开手机给记者看她和徐辉的通话记录,2月6日,在她倒下的前几分钟,他们刚刚通完电话。之后,高飞又补充发了几条微信,但没有等来徐辉的回复。“我不知道,那时她已经进入抢救室……”高飞无比心酸和痛苦。 

沉浸:“她全身心投入到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中” 

徐辉为什么这般忙?原来,她不仅是南京市中医院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治指挥部副组长,也是医院防治工作小组组长。 

在徐辉的职责分工内,不仅要对到医院就诊的发烧病人严格筛查,还要承担南京南站到站旅客中,有发烧症状病人的筛查、隔离。如何筛查?如何优化从初筛点到发热门诊的最佳路线……这一切都要她一一过问。

在奋战抗疫一线的18天里,徐辉牵头制定了《南京市中医院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应急预案》,组建发热门诊、预检分诊的医疗队伍,设置隔离病房和医护人员休息区,筹集防控物资…… 

“接到疫情防治工作的通知后,她便全身心投入到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中。”市中医院副院长赵国梁用“沉浸”两个字来形容徐辉连日来的工作状态。 

赵国梁办公室隔壁就是徐辉的办公室,他早已习惯听到徐辉轻轻开启、关闭办公室门的声音,但防疫以来,徐辉已经很少呆在办公室。“她要不就是在参加各种会议,要不就是在急诊、门诊一线巡查。” 

连日的忙碌,范慧明和女儿都察觉到徐辉“已经累到极限”。有一天晚上9点后,徐辉还在打电话给同事协商一个病患是否收置到留观病区。范慧明劝她早点休息,等第二天到单位再说,没想到鲜少发脾气的徐辉发火了:“病人哪里等得及呢?”说完一个人跑到阳台打了很久的电话。 

2月6日中午12点,已经接连几天感觉身体不适的徐辉给同事——普外科教授唐暮白打了一个电话,怀疑徐辉是深静脉血栓后,唐暮白建议她赶紧去B超室去做一个B超看看。但那天下午,忙碌的徐辉根本没有抽出时间去给自己看一看。直到晚上6:13,疼得受不了的徐辉这才“溜会”给女儿打了一个电话。“妈妈在电话里让我赶紧找出家中热疗垫,她马上到家要理疗一下。”范羽谦说,就在妈妈理疗的时候,她和同事商量着第二天不去单位,陪妈妈到医院去挂水。没想到,突然间,妈妈就倒了下去。 

缅怀:“战胜疫情的那一天一定会很快到来” 

徐辉走了,消息传到市中医院,几乎所有人都难以置信。唐暮白听闻后更是脑子一片空白,随后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如果那天她打电话时我在单位,一定会盯着她去做一个B超,或者晚些时候,我再给她打一个电话问一下情况,也许徐院长就不会走了……”在唐暮白的眼中,徐辉是一个好朋友、好院长,更是一个大好人。 

在家人、朋友、同事、患者眼中,徐辉是一个优秀共产党员、优秀医务工作者:她悉心照顾慕名而来的病患,总是抽空看望只有看到她心里才安心的病人;她业务精湛善于学习;她为人宽厚仁以待人…… 

在范慧明的眼中,徐辉是一个特别豁达乐观的人,也是一个有着很多梦想的人。她说,干临床虽然很辛苦,但也会有很多快乐。这些年来,虽然她有很多的行政工作要干,但坚持每周三上门诊,用她的专长迎接一个个刚刚降临人间的天使…… 

“她说现在最大的愿望是等到疫情过去,要好好感受春暖花开。”在徐辉的同事、仍然奋战在防控一线的医务工作者眼中,徐大夫身上闪现着医者的仁心大爱,展现着共产党员的使命担当,也激励更多人众志成城、抗击疫情,“相信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的这一天一定会很快到来。” 

南报融媒体记者 刘晓 顾小萍 许琴

作者:刘晓 顾小萍 许琴责任编辑:吴丽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