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内 > 正文

宁波“最美挡刀女孩” 是个打耳洞都怕疼的姑娘

2020-01-22 10:44图文来源:钱江晚报

317天前,桂林电子科技大学花江校区,晚自习结束回宿舍路上,20岁的宁波女孩崔译文,遇见歹徒对同学行凶。她冲上去,用身体挡住刺向同学的8刀。

她没想到,人生将以此刻的义举为记。从此,聚光灯下,她成了公众眼中的“最美挡刀女孩”。今年1月初,她获选“最美浙江人·浙江骄傲”年度人物。

1月7日晚,崔译文站上浙江省人民大会堂颁奖台,笑容甜美,浓郁的学生气。既是关键时刻挡刀的英雄,也是从小成绩平平的女孩;会害怕打耳洞的疼,却无惧扎向身体的凶刀——近日,钱报记者再次走近崔译文,感受她的“AB面”。

崔译文说,自己还是个普通女孩,生活依旧如前。

瞩目的英雄VS不起眼的学生

崔译文的家两室一厅,整洁温馨。橱柜上陈列着中国空军飞机模型和“宁波市最美军人家庭”的奖杯,这来自她的父亲。她的卧室10平米左右,有“少女心”的粉色窗帘床罩。房间里放着从小到大的艺术照、半人高的大熊、未拆封的快递。厚厚一摞荣誉证书,摞在柜子里。崔译文说,她人生的前20年加起来,都没得到过这么多证书。

突然变得备受瞩目,这多少让她不太习惯。寒假回家第二天,她就受当地电视台之邀录制一期访谈节目。她几乎每隔两天就会被邀请去参加各种节目,至今仍不太熟练如何回应别人的夸赞,“只能不停地道谢”。

今年寒假,崔译文还像往年一样回母校看望老师,老师提议她在课间休息时和学弟学妹说几句话。但她趁下课铃还没响,留下40张亲手写的祝福卡,就借口溜走了,“我读书那会儿,课间好不容易有休息时间,也不想有个不熟悉的人来讲一番大道理啊。”崔译文换位思考。

但40张卡片,是崔译文前一晚忙到凌晨一点多的成果。

“大哥”VS汉服小姐姐

最早关于她的报道,是2019年4月。有同学转发了文章,“文章里说我是一个娇小的女生?哪有1米7的娇小女生?”崔译文笑了。

崔译文躺在医院养伤时,同学们结伴探望,一个男同学说:“我一个男生都不敢冲上去,以后叫你‘大哥’了。”

“大哥”崔译文从头至尾只落过一次泪——当身上的纱布逐渐拆下,一道18厘米的伤疤,像一条蜈蚣,从胸口一直蔓延到腰腹。这一刻,崔译文哭了,被那条疤“丑哭”的。好在几个月前,崔译文做了一次疤痕修复手术,“蜈蚣疤痕”变成一条细细的线——女生都爱美。她也喜欢琢磨化妆、用美颜软件,喜欢自拍。

可能从小学古琴,受古典文化潜移默化影响,崔译文喜欢汉服,甚至有些痴迷。受伤后第一次更新朋友圈,就是她新入手一套汉服——等了两个月的“夜玄歌”。她时常约朋友去拍汉服照片,还穿着汉服去了心心念念的故宫。

扎耳洞怕疼VS挡刀忘了疼

为配汉服,崔译文有很多耳环,准确地说应该是耳夹。

“我没打过耳洞,怕疼。”崔译文说。

“怕疼?你硬生生替人挡刀啊,不疼?”记者略感惊讶——那天,崔译文一把推开险境中的女同学,被刺了2刀后又冲上去,替同学生生扛下了6刀。这8刀,让崔译文的胆囊破了皮层,她的肝被捅穿,胸腔、腰腹、手臂各有道深深的口子,胸口到腹部还有一排破碎的伤痕,其中三刀贯穿。

她被推进手术室,手术一做就是3个多小时。

“那位同学和你是关系很好的朋友吗?”

“不算太熟,普通的同学关系。”崔译文知道这问话里的意思,“当时根本不可能考虑这些,就不能眼睁睁看着别人有危险而无动于衷。”周围的同学回忆说,崔译文受伤后,还对前来急救的医生说,先救她的女同学。

“事发时为了救人,忘了疼。后来在医院,为了安慰情绪不稳定的父母,也忘了疼。”崔译文说。

但父母知道,女儿从小就怕疼。如今,崔译文仍会习惯性地突然捂着曾经的伤口,对母亲说,“妈妈,我这里疼。”医生说,这是刀口的记忆性疼痛,会跟随崔译文很长一段时间。

母亲说,女儿出院时体重只有42公斤,像个“纸片人”。夜深人静,女儿有时会梦中突然挥手乱抓,下意识地往母亲怀里钻,像一只蜷缩的幼猫。今年冬天,她突然变得特别怕冷,还容易感冒。

这次回家,又有好友鼓励她去打耳洞,开玩笑说,“刀都挡过了,还怕打个耳洞?”

她还是没去。

甜甜VS别人家的“英雄女儿”

崔译文小名“甜甜”,父母希望她甜甜蜜蜜的。这个女儿,从小懂事,给父母打洗脚水这些都是家里的日常。

母亲记得,那天他们连夜赶到医院,被救的梁同学的父母冲了过来一个劲儿地道谢:“感谢文文救了他们的女儿,”胡梅筠这才知道,女儿是因为救人受伤。不过,她不希望女儿成为英雄。特别当医生告诉他们,如果再晚2分钟,女儿可能就没了。

那是胡梅筠人生中最大的一次恐慌。她坦言,直到现在,还没完全走出阴影。父亲接受了1个月的心理疏导,但现在只要提到女儿受伤,还是会落泪。“全家哭得最少的就是女儿了。她心大,从小就没怎么哭过。”胡梅筠说。

在崔译文受伤1个多月后,才有媒体报道这件事。“我们对于是否公开报道纠结了很久。”胡梅筠说,一方面怕孩子出名会不会骄傲自满,导致人生观价值观扭曲;另一方面又担心,不知情的人会诸多猜测。他们拒绝所有社会捐款,也从不接受有偿的采访、活动,“我们一直提醒女儿,不要迷失自己。”让他们欣慰的是,近一年来,女儿还是和以前一样大大咧咧。

现在,家里人都叫她“文文”。胡梅筠说,希望她文文静静。但挑染着蓝色的发、肆无忌惮笑的崔译文,不时会说出一些“耿直”言论:

她直言,不要问她事情经过了,都会背了,“感觉像背别人的故事。”

她说,没想到一个举手之劳,被夸得这么大;

她说,要努力做一个配得上易烊千玺的女孩,“不过不可能配得上”……

她的寒假计划,是不修边幅地宅在家里追动漫、打游戏。往年,每逢爸爸值班的春节,崔译文都会到部队陪他一起过年,今年也不例外。

作者:陈曦责任编辑:朱皓

周刊

在实施“宁聚计划”,每年吸纳20万以上大学生在宁就业创业基础上,南京宁聚人才政策升级,招才揽才再出“大招”。[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