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民生 > 正文

他近40年没有过好春节 只为南京人手中的年味

2020-01-21 11:17图文来源:金陵晚报

坚守年味 近40年没有过好春节

很多南京人对贺双生这个名字并不熟悉,但是你肯定见过2019年秦淮灯会上的一盏巨型荷花灯。在去年的灯会上,这盏直径1.2米、高0.8米的荷花灯,最吸引人,灯上层层叠叠的花瓣,带着南京人的祝福和对新年的期盼冉冉打开升起。这只南京迄今为止最大的纯手工荷花灯,就是出自贺双生之手。从8岁跟着父母接触花灯开始,贺双生已经从艺近40年。虽然父母并不是职业花灯艺人,但是他们带着贺双生走上了扎花灯之路。“那个时候,老城南人其实自己都会动手扎个花灯,这就是年味。”贺双生回忆,当年给父母打下手扎花灯补贴家用,“当时每家扎个十几二十个花灯,一个花灯8毛钱,过年也能有20多块的收入。”十几天的收入就相当于当时一个月的工资。18岁时,贺双生开始自己这份坚守。“小时候跟着父母做,没想到一下就过了快40年。”贺双生笑道,花灯艺人在过年期间应该是最忙的人,而这40年贺双生几乎没有机会过好一个春节。前期扎花灯不说,除夕晚上大家都在吃年夜饭看春晚的时候,贺双生已经前往夫子庙“练摊”,“要看看摊位怎么布置,如何才能不会妨碍行人,保证安全,不能出一点错。”而灯会期间,夫子庙的这个几平方米的小摊,就是贺双生一个春节的守候,四十年不中断。“我的爱人、孩子,有过不赞同、不理解,但是我还是要做,他们也只能继续陪着我。”这份年味的守护,已经成为贺双生一家人的守护,“虽然这段时间最忙,但也是我最快乐的时光,看着别人高高兴兴把花灯拿走,非常快乐。”

技艺出群 曾垄断夫子庙“市场”

整个春节期间,贺双生可能要做出一千多个花灯。“其实这并非是过年这些天准备的,在前一年三月的时候,我们就要为下一年的春节做准备了。”贺双生告诉记者,从买纸到裁纸,再到给白纸染色,然后扎花灯,从最初的零散件到一个完整的花灯,每一道工序都是由贺双生从零开始完成,“到了春节前3个月的时候,我们就开始组装花灯。”1000多个花灯,在正式组装完成之前,都堆放在贺双生家中。“荷花灯还好,组装之前一个箱子里有时可以放100个,然后一个纸箱堆一个纸箱,摞在家里。”贺双生告诉记者,并不大的家在堆满各种花灯零部件之后,空间非常狭小,“我们在家里只能侧身走路,连墙上挂的都是花灯。”不过贺双生一家的付出,同样有回报。“我记得当年夫子庙那些小商贩卖的,全部都是我的花灯。”学汽车修理出身的贺双生心灵手巧,凭借自己出群的技艺,当年几乎垄断了夫子庙的花灯“市场”,更有不少上海、徐州的人专门到贺双生家中订购花灯,“所以当时每到过年,是我最害怕也是最期待的时刻。”“害怕”是出自那份“累”,在最忙的三九寒冬,贺双生可以在路边忙得浑身汗湿,“有时候两三个小时一刻都停不下来。”贺双生颇为自豪,“但这又是检验我成果的时刻,不管收入多少,我都觉得是我丰收的时刻。”

作者:王婕妤责任编辑:吴丽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