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文体 > 正文

从《我的影子在奔跑》看儿童文学影视改编

2020-01-17 09:28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纯真视角下的深刻观照

——从《我的影子在奔跑》看儿童文学影视改编

文艺创作需要拥抱现实,稍加留意不难发现:在当下现实题材的文艺作品中,现实生活带来的不足很快便化为了抒情基调上的悲凉展示,尽管这似乎和“童年”这样的词并不匹配,但阿斯伯格综合征(轻度自闭症)儿童在很大层面上已失去了正常儿童所拥有的生活情境,所以此类作品便更侧重于以暗色调的形式来展示他们的生活底色。《我的影子在奔跑》不同!无论是电影,还是根据电影剧本创作的同名长篇儿童小说,我觉得都是一部风格独特、触动心灵的作品。 

首先,它避开了此类题材一定会谈论“一个自闭症患者的悲哀”之类的话题定势,在讲述阿斯伯格综合征儿童修直成长的故事时,没有悲情与哀伤的抒情基调,甚至整个过程没有过分凸显人与人、人与环境之间的矛盾和冲突,也没有探讨小主人公成长的复杂社会文化背景,而是很单纯地从小主人公“我”(修直)的角度去看待母爱、看待自己的成长。其次,在艺术上,该作品采用了倒叙的手法,通过大量日常又柔和,琐碎又温暖的单亲家庭环境下成长的生活片段和场景,营造出浓浓的亲情氛围。显而易见,这样一种叙事视角与处理方式,使作品获得了更为真实、饱满的质感,从而凸显出美学上的意义。 

虽说它只是一部儿童电影和小说,但作者在文学品质和艺术追求上却没有丝毫懈怠。“我”既是整个故事的讲述者,又是故事的参与者,同时还具有“我们”的影子。这些身份各异的“我”在文本中相互融合,彼此切磋,形成了独特的叙事景观,产生了强大的艺术张力。一方面读者会随着作为阿斯伯格综合征的“我”17年的成长经历而逐渐走进人物内心;另一方面,读者又会沿着作为讲述者“我”的指引,步入文本的另一重时空,去感知并思考那些关于陪伴、理解、亲情等人生命题,以及对自闭症儿童特殊教育的现实思考。这种带有鲜明“元小说”意味的叙事方式不仅使文本渗透出一种淡然之美,同时也带给人一种代入感与间离感此消彼长的奇妙阅读体验,“唤醒”自身的童年经验。因此,我们总能从《我的影子在奔跑》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修直说的每一句话,就是在替你表达着最想要发出的声音。 

从媒介传播角度来看,儿童文学是读“字”,儿童电影是读“图”,这样两种完全不同的艺术形式却可以通过改编将二者巧妙地结合起来。虽然这个转化的过程都是由成人来完成,但一定要有“儿童视角”,即借助儿童的眼光或口吻讲述故事,故事的呈现过程要具有鲜明的儿童思维的特征。现在有很多声称是专为孩子制作的“儿童电影”,为了票房再注入大量的“成人元素”,将儿童电影变成他们人生价值失落后重新寻找人生意义的精神寄托。自然而然,这样改编出来的作品最后只能成为孩子大人都不待见的“四不像”。在这方面,我认为《我的影子在奔跑》是成功的,它不仅很好地处理了“成人书写”与儿童认知的分寸感,同时也在叙事结构和表达方式上做到了张弛有度、游刃有余。 

关于儿童文学影视改编是一个被关注已久的话题,在新时代语境下,如何进一步优化儿童文学的传播效果,扩大儿童文学的影响力?我认为除了前面谈到的“叙述视角”外,关键要抓住当今“网生代”儿童观众的特点,因为他们自幼成长在互联网文化浸润之下,其互联网思维、跨媒介叙事能力、视听语言掌握程度,决定了他们对儿童电影创作要求更高。这就提醒我们,儿童电影创作必须创新和革新理念,不但要充分考量儿童心理发展,增强影片想象力、互动性和参与感,还应努力搭建儿童电影全媒体平台,敏锐捕捉时代变化气息与当下儿童现实生活中出现的新事物、新问题,拓展影片探索儿童现实生活和精神世界的深度和广度,以民族化、多元化、经典化为创作目标来探讨多媒体时代儿童文学影视改编的生存与发展。

作者:马忠 责任编辑:巢宸舒

推荐栏目

观点 / 南报网评

热点文章

读图

谈资

周刊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