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文体 > 正文

85后女编导成南京文化人才 牵手市京剧团成立工作室

2020-01-10 08:33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李卓群编剧的京剧《大宅门》曾在南艺进行分享,受到年轻人的热捧。

李卓群作品《好汉武松》剧照。

李卓群工作照。

人物简介:李卓群,生于1985年,北京京剧院编剧、导演、制作人。2011年进入北京京剧院工作。为中国首位跨戏曲文学、戏曲导演专业的硕士研究生。

她执导和编剧的作品有引发近年小剧场戏曲热潮的小剧场京剧《惜·姣》《碾玉观音》《春日宴》《好汉武松》《人面桃花》等;中日韩合演舞台剧《麦克白》;京剧《大宅门》《菊苑撷芳》;大型桂剧《破阵曲》等。曾任国内多档戏曲类、时尚类栏目的策划、导演。作品风格极简而精致、细腻且丰满,具有鲜明辨识度和跨界影响力,带领创作团队践行“剧组项目制”“京剧合伙人制”等制作先河。

85后女编导成南京文化人才,牵手市京剧团成立工作室——

李卓群的“老戏骨”与“新眼睛” 

南报网讯 著名导演郭宝昌说,想扭转京剧萧条的现状,一个李卓群还不够,再有十个李卓群就好了。

李卓群,85后导演、编剧。第一眼见她,会惊叹她的年轻、美丽,接着,会被她的才华所折服。作为被全国各地争抢的人才,李卓群在朋友圈里上个月就宣布:“2020全年剧目创作档期暂已约满。”南京观众是幸运的,李卓群如今是南京文化人才,一个月前,她的工作室在南京成立了。 

李卓群工作室由南京市委宣传部立项扶持,南京市演艺集团和南京市京剧团与李卓群达成合作共识,于2019年12月共同成立,旨在创研兼具艺术水准和商业价值的戏曲作品,打造新生代戏曲人的品牌效应,实现戏曲艺术在新时代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与跨领域传播。工作室将推出首部剧目《光绪之死》。

“在南京的土壤上,我觉得很有归属感和发展前景”  

记者:全国各地都在争相邀请你,为什么会选择南京,选择和南京市京剧团合作? 

李卓群:之前看到过很多南京出品的作品,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南京市政府还有方方面面对我们这种创新型作品和人才的关注,有一个相对宽松的创作环境。我觉得这座城市非常有文化氛围,这对我来说非常有吸引力,其实是向往已久。最直接的因素是我记得上一次京剧《大宅门》来南京演出,演出前的宣传去了10多所高校。年轻的观众给我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尤其是我们的大学生朋友,他们很懂戏,而且观剧的艺术水准和素养很好。 

我几年前就跟南京市京剧团的王珏团长有一个约定——我们要一起创作一部戏。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没有实现,但也一直没有放弃合作的可能和机会。《光绪之死》的题材我们商议、碰撞,开展头脑风暴,大概有将近两年的时间了。所以说实话,我也是非常感谢南京市京剧团,感谢南京给我们这样的一个机会和平台。 

记者:不同的城市有不同的气质,作品的气质可能也会随之改变。在南京做戏曲的话,你觉得应该是一种什么样的气质? 

李卓群:我觉得南京是宜古宜今的。因为这里是古都,而且今天的现代化发展在全国也是居前列的,所以我感觉这个城市兼容并蓄,对文化和艺术的滋养,是非常深厚的。尤其是像我从事的传统文化和传统艺术的这么一个行业,在南京的土壤上,我觉得第一很有归属感,第二很有发展前景。我非常愿意能够为南京、为南京的文化艺术来贡献我的微薄之力。

“希望大家看到年轻戏曲人身上有‘老戏骨’,也有‘新眼睛’”  

记者:外界很多时候提到你,都是觉得你又年轻又美丽,在戏曲界比较罕见。不知道大众对你外貌的关注会不会给你带来困扰? 

李卓群:我觉得只要是有人关注了,不管褒贬,都是好事。我们现在就很害怕没有人看。至于说贴什么样的标签,只是说你有什么特质会吸引大家。其实我之前也跟大家说,并不是因为我年轻漂亮,而是因为第一,干我们这个行业的人太少了,产出率很低。第二,我觉得可能是行业偏见,是“论资排辈”这种古已有之的偏见,很多人看到我的名字,在没有见到我之前,都以为我起码是一个中年以上的老爷子,然后又是戏曲导演,大家会觉得一定岁数很大。其实我是希望让更多的人看到我们年轻戏曲人身上有“老戏骨”,但是也有“新眼睛”。所以现在我觉得只要大家关注,怎样的标签我都接受,但是也希望大家透过我们年轻的这一面,看到我们对传统文化的思考,然后也看到我们其实是有目标的,是有信心往前走的。 

记者:很多人也都有疑惑,你为什么要做戏曲?

李卓群:我觉得首先是情感上的,我从小就生长在剧团的大院里,别的小朋友们在玩捉迷藏、背古诗的时候,我是在背戏词。这样的成长环境加上戏曲的从业经历,让我做其他行业的时候,可能会跟别人有不一样的地方,包括思维和思考问题的方式都不太一样。我后来想了想,这就是戏曲给予我的,是传统文化给予我的。所以我也希望能够把外面学到的比较时尚的文化带到我们的戏曲氛围当中去,也希望能够把戏曲滋养我的部分传递给外面的世界。

“做京剧姓‘京’,做昆曲姓‘昆’,做越剧姓‘越’”  

记者:你有一个观点是做“高颜值的青春京剧”,能否详细解读一下“高颜值”和“青春”? 

李卓群:我来自北京京剧院,很多熟悉我的观众都知道我是做小剧场戏曲起家的。现在伴随着北京京剧院把这个品牌推向市场,全国很多城市也在争相做小剧场戏曲。像北京京剧院这样一个比较老资格的王牌院团,主线产品有《四郎探母》《贵妃醉酒》《定军山》等,副线产品就是希望能吸引年轻观众,搭建培养年轻主创的一个平台,这就是小剧场戏曲。我是在这样一个环境里面成长起来的,所以我们更多的任务是留住老观众、吸引新观众,然后用创新的、年轻人创作的戏曲,让更多的人看到。 

戏曲自古以来就是一种视听文化艺术。所谓高颜值,首先要满足耳目,让观众觉得从剧本、表演,到整个剧目的包装、声光电等,还有营销,甚至一张海报都是耳目一新的。其次,我觉得“高颜值”还要走心。我们常常说“第一眼美女”,看过去之后再看第二眼可能经不起回味。我们做的戏可不希望这样,而是希望能够成为经典,被更多的人认可。所以说我觉得“高颜值”并不仅仅是一个很表面的颜值的意思,同时也希望它成为美的范例和美的经典。这也是我们努力的一个目标。 

记者:这样的话,会不会面临传承和创新如何把握度的问题? 

李卓群:我在中国戏曲学院本科先学的编剧,研究生又学的是导演,然后我从小又成长在一个艺术家庭里面,家里有人从事戏曲工作,所以对我来说,创新肯定是要在继承的基础之上进行的。很多人觉得我是个年轻的导演,肯定有很多很时尚、很前卫的想法。其实与同辈的年轻导演来说,我觉得我是一个非常保守的人。 

我也参与过明星工作室和一些时尚节目,包括一些乐队,对比较前卫的艺术进行过一些探索,但是我觉得还是戏曲让我有归属感。所以我们也常常说一句话,“戏曲传统艺术,你需要比传统知道的更传统,做创新就要比时尚更时尚”。只有把我们横向坐标轴无限延长,才能够知道度在哪里,如果两边都不够的话,这个度就很难把握,所以我们要像海绵一样往前吸也往后吸。其实,大家现在都希望用戏曲来表现现代生活,或者是让传统的戏曲更多地进入到现代的理念中去,对于我来说,我还是希望能够做京剧姓“京”,做昆曲姓“昆”,做越剧姓“越”……然后在戏曲本体的基础之上再进行有机的创新,而不是拿来时尚的东西就直接嫁接。

作者:邢虹责任编辑:尹淑琼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