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社会 > 正文

新华日报一篇稿件 见证感人医患情缘

2020-01-02 12:56图文来源:新华报业网

2019年12月31日,南京鼓楼医院历史纪念馆里,71岁的唐飞荣握着93岁李承球医生的手,久久不愿放下。在跨年之际,他终于实现了几十年的心愿——与弟弟的救命恩人见面,捐赠一份珍藏56年的报纸。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这份报纸背后是浓浓的“医患情”。原来,56年前的夏天,他的弟弟右手大拇指被电风扇轧断只连着一块皮,送医后,医生排除万难为唐和平成功做了江苏省第一例断指再植手术,也因此上演了一段跨越56年的医患真情佳话……

12岁娃断指只剩一块皮 医生不放弃再植成功

事情要从1963年的8月27日说起。那天中午,南京某食品厂一工人的儿子唐和平被电风扇轧断了右手大拇指,当唐和平被送往南京鼓楼医院急诊室时,家属第一句话便是:“一只手没有了大拇指,做事情太不方便了,希望医生能把它接上去!”当时,外科值班医生朱文伟检查了一下轧断手指的情况,发现整个大拇指除了近手掌处还有约0.8厘米的皮肤拖连着外,骨头、神经、肌肉、血管、肌腱都断了,断手指在摇晃着。

如果简单地扩创缝合伤口,不要手指了,手术朱文伟自己就能胜任;要接上去,比较难,他做不到,整个江苏省也没有一例。看到忍着剧痛盯着自己看的孩子,朱文伟不忍心放弃,跑到了正在休息的李承球主任家中,汇报了情况。李承球主任立马赶到急诊室,检查了伤口情况。当发现还有一根丝线粗的指动脉隐藏在残余的皮片下面无力地搏动着时,他觉得还有一线希望,当即决定再植,进行抢救。

一根丝线粗的血管,一不当心就会断裂,断指也就接不起来了,手术的困难可想而知。专家们经过两个小时认真手术,手指尖端保存住了红润的颜色。然而,在第二天下午,孩子体温突然上升,整个拇指头发紫并逐渐变黑,意味着血管血液供应发生问题了。孩子母亲见状主动向医生提出要求:“既然保留不住,就请医生把手指去掉吧!”

“没有了拇指,孩子的心灵将会受到怎样的打击……”李承球主任决定千方百计救活这个手指。经过一番急救,幸运的是,第三天清晨,紫黑色的手指又逐渐恢复红润了;十天后,再植的拇指成活了,并且已能屈伸……

这一事件被《新华日报》记者知悉后,便邀请李承球主任写了一篇相关感悟文章,最终以《一只手指的故事》为题见报。

感恩医生

跨越56年再相见

时光飞逝,转眼间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唐飞荣一家一直把当年的那份对医院、医生的感恩珍藏在心中,期待有朝一日能再见到李承球主任,再当面道一声“谢谢”,直到前不久……

去年11月, 唐飞荣的爱人在南京鼓楼医院脊柱外科手术。住院期间,全家人目睹了医护人员精湛的医疗技术、忙碌的工作状态以及对患者无微不至的关怀,感动之余唐飞荣不禁想起自己几年前去世的亲弟弟唐和平小时候在鼓楼医院(当时名叫南京市人民鼓楼医院)断指再植的经历。于是,他拿出了全家人珍藏了56年的报纸,找到了脊柱外科陈正香护士长,希望能够帮助他已故的弟弟以及全家人完成一直以来的心愿,那就是见到当年的手术医生李承球主任,并亲自道一声感谢!

在医院的安排和帮助下,唐飞荣阔别56年,终于在2019年的最后一天,再次见到昔日风华正茂,转眼都已是岁月风霜的李承球老人。一个深情的拥抱,连接了半个多世纪的牵挂惦念和那些未曾说出口的感恩。

唐飞荣激动地说起,这些年来自己反反复复读了几十遍李承球主任当年的文章,并分享了自己点点滴滴记录下来的读后感。“李医生语言太朴实了,太大众化了,没有任何词藻,没有一二三四五,没有任何口号,这是李医生情感情不自禁地流露,说出了李医生的人生观、苦乐观,这就是:想病人之所想,忧病人之所忧,乐病人之所乐。这多么像范仲淹先生在岳阳楼记中所说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一个医生怀抱这样的志向太伟大了!”唐飞荣说。

互信、感恩

才是最真切的医患情

鼓楼医院骨科现任主任邱勇教授说,听到这个故事自己和全科上下都非常感动!“鼓楼医院骨科取得如今的成绩永远都不会忘记像李老这样的鼓医前辈奠定的坚实基础,而当年的这份医患情谊也为我们做出了优秀表率。我们不会被眼前的极端个例所影响,一定会传承优良的鼓医传统,并且发扬光大”。

鼓楼医院党委书记彭宇竹感叹:“这才是医患关系本来的样子,情真意切的互信、理解和感恩!我们感动于以李老为代表的一批老专家对技术精益求精的追求、对患者的人文关怀和规范服务!我们也感动于患者家属56年来一直记得当年医院为他们提供的服务和关怀,记得当年为他们治疗的医生。这个故事是医院人文传承中最鲜活的案例之一,这样的医患情才是医患关系的主流。”

“什么是理想中的医患关系,早在56年前,鼓医的李承球主任就为我们交出了这样一份答卷,这也是中华古老文明、优秀文化与鼓医价值观的交相映射。”彭宇竹表示,愿医患双方能够共同携手共建和谐的医患关系,因为在疾病面前,我们是永远的战友和朋友。

通讯员 柳辉艳 王娟

南京晨报/爱南京记者 戚在兵

作者:戚在兵责任编辑:朱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