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文体 > 正文

对接当代社会 让节日文化焕发活力

2019-12-27 07:46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我们的节日·南京”首届高端论坛上,专家学者齐聚探讨——

对接当代社会 让节日文化焕发活力 

传统节日在中国人的生活中占据着重要位置,是中国人的情感纽带。随着现代化进程的加快,有人惊呼节日味变淡了。当代社会如何传承中国的传统节日,传统节日文化与当代社会有着怎样的联系?近日,“我们的节日·南京”首届高端论坛在南京农业大学举行,此次论坛由“我们的节日”南京工作室、《节日研究》杂志社、江苏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办,南京农业大学人文与社会发展学院、南京农业大学民俗学研究所承办。论坛上,多位专家学者共同探讨传统节日的当代意义。

传统节日的庆祝与聚集功能

仍契合当代人的内心需要  

在当下,我们为什么需要传统节日?南京农业大学民俗学研究所教授季中扬提出,今天的我们,可以换个角度思考传统节日的当代意义。

“从民众需要的视角来看,我们也许很容易理解传统节日当代状况的复杂性。”季中扬认为,当人们不再根据农历时间来安排生产生活,作为民众时间制度的传统节日体系就难免“崩溃”了,因为它已经丧失了现实功能。而且,一些民间习俗逐渐消失,依赖习俗维系的那些传统节日,如二月二、三月三、六月六、寒衣节、祭灶等,自然衰落得很严重。“另一方面,也有一些节日传承状况良好,如春节、清明节与中秋节。这三个传统节日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具有家庭、家族团聚的功能。现代社会流动性日益加强,虽然交通很方便,但家庭成员大团圆的机会并不多,因而,以家庭团聚为主题的传统节日就成了民众需要的节日。”

在季中扬看来,民众的需要可以说是传统节日文化传承与振兴的根本动因。“在当代社会,民众仅仅需要维系家庭团聚的节日吗?显然不是。以南京为例,每年元宵前后,高淳游子山‘晒霉节’都有十余万人参加,东坝端午节龙舟竞渡有两三万观众,乡村庙会也动辄几万人参与。很显然,民众也需要具有‘公共性’的传统节日。”这是因为,当代社会,人们尤其需要节日的聚集。“社会分工将人们分隔;互联网技术的发展、虚拟空间、宅文化,加剧了人与人之间的隔绝;但人们在内心深处需要节日的聚集。传统节日的聚集是一种不自觉的、惯性的聚集,内在的、习俗的力量可以轻易打破人与人之间的隔离。也许正是出于这个原因,当代民众仍然热衷参与一些具有‘公共性’的传统节日。”

“总而言之,从审美角度来看,在当代社会,传统节日的庆祝与聚集功能仍然契合民众内心深处的需要,而且,这种需要并不会时过境迁,它可能是一种永恒的形而上的需要。”季中扬说。 

抖音快手等平台的崛起

为传统节日的当代传承提供新思路  

“来闺女,给大家拜个早年!”2019年春节,在抖音,一位90后父亲抱着自己的小女儿去逛庙会,套鹅、射飞镖、打气枪、手工糖人……这些近些年趋于消失的儿时记忆,透过抖音平台,被记录和分享出去。视频推送出去,五分钟就收获了30多个赞,距离他0.2公里、1.5公里……更近或更远的诸多陌生人,在分享这一时刻。

华东师范大学硕士研究生刘言认为,当今社会,以民俗文化和人们的日常生活实践为核心内容的视频和节目,作为一种极具活力的类型,已成为当下媒介内容产品中的重要符号与典型代表。抖音等自媒体平台的崛起为传统节日的当代传承提供了新的可能性。

武汉大学媒体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肖珺曾在《抖擞传统——短视频与传统文化研究报告》中指出,短视频在当代文化传播中的三种功能:首先是“唤醒”,即“唤醒逐渐模糊、甚至陌生的中国文化记忆,将它们逐渐带回互联网用户的日常生活实践中”;其次是“激活”,即“激活传统文化原有的生命力。通过展示、围观、讨论和分享令远离现代生活的传统文化焕发出新的活力”;最后是“复现”,即“学习传统文化的起点。”

“以抖音和快手为主的短视频平台,逐渐渗透到人们的生活中,无论在一线城市或是二三线的小镇上,都已成为人们记录和分享自己日常生活的途径之一。”刘言介绍,以春节为例,2019年2月12日,抖音发布的《2019春节大数据报告》显示,春节期间,多人合拍视频增长43%,三四线城市视频打卡量环比上涨117%;除夕当日最热闹,视频发布数量达到峰值。在除夕夜,上亿用户参与了抖音推出的集音符活动;抖音联合央视春晚推出的“幸福又一年”活动相关视频播放总量突破247亿,参与拍摄人数达337万。由此可以窥见,短视频正在改变着中国人,也为传统节日注入了年轻的血液。

“短视频正逐渐成为中国草根社会的风俗画,‘每个人都是KOL(关键意见领袖)’,强烈的表演欲和表达欲成为不竭的源动力,汇集成了抖音热门墙上不重复的芸芸众生。自媒体以平台上节日文化的丰富性和地方感,区别于电视节目的 “伟大的传统”,成为民间节日风俗的新窗口。这一媒介平台的崛起为传统节日的当代传承提供了新路径和新思路。”刘言说。 

节庆传统正悄然变化

一些新民俗正在形成  

“人们对‘我们的节日’投入巨大的关注,是因为节庆与普通百姓的生活密切相关。”南京信息工程大学副教授朱逸宁说,节日的发展和演变几乎贯穿于每一个时代,已经成为人们生活中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因此关于节庆的任何一点变化都会触动人们的情感。另外,节庆往往也承载着一定的社会文化功能、价值观念和精神信仰,它和整个国家、民族、社会、家庭等均有不同程度的关联。

“如今,中国的节庆传统在悄然、逐步地发生着变化。可以说,今天中国的节庆文化既有我们民族的特色,也和全球化的大文化环境相呼应;既面临着一些问题,也面临着很多新的契机。”朱逸宁分析,很多节庆面临当代传承问题,在工业文明和都市化背景下生活的人们对农业文明中的节庆文化存在情感与认知上的疏离,这就导致一些传统节日在年轻人心中日渐弱化和式微,其形式和内涵很难得到认同,这是不利于文化传承的。另外在全球化背景下,中外文化加强了交流与碰撞,彼此的节庆文化也产生了融合与嬗变,异质文化中的节庆习俗进入中国,这使得中国人不得不面对多元的节庆文化环境,人们抱有各种各样的心态,如何彰显文化自信成为一个新课题。

“我国很多地区,尤其是一些经济较为发达的大城市,出现了一些与节庆有关的新民俗,新的习俗正在或已经形成。文化的转型和蜕变更新会成为一种‘新常态’,比如‘双十一’,就是源自网络这一载体,它的内涵早已超越购物消费本身,而成为很多人的一个新‘节日’。这些需要站在一定的高度来审视,因为这些新民俗的形成,其背后往往有一群人的相似情感需求,进而上升为共同的文化心理,这就是形成新的节庆文化的土壤。我们研究它,可以把握节庆文化在当代中国的发展演变规律,为节庆的‘活态传承’找到一种良性的机制,引导属于中国的节庆传统在建构中华民族文化共同体乃至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过程中更好地发挥作用。”

华东师范大学教授田兆元从经济民俗学的角度出发,也谈到了“双十一”和“双十二”。“很多节庆往往是日月日期数字的叠合,每逢日月数字叠合在一起的时候,就是一个节日到来了。正月初一,实际上就是一月一日,是新年开始,二月二龙抬头、三月三上巳节、五月五端午节、七月七乞巧节、九月九重阳节……日月叠数节庆是中国人的华彩时间,民俗学定义民俗为‘生活的华彩乐章’,有一个依据就是叠数节庆。”为什么人们会选择日月叠数为节庆呢?简单的原因是叠数便于记忆,便于传播。叠数具有巧合意味,新奇感,叠数的趣味性强。中国崇尚对数,好事成双,叠数本身就有吉祥意味。还有,叠音具有韵律感,念起来也是琅琅上口。“极具创造活力的中国人另辟蹊径,将尚未开拓的两位数日月叠数发掘出来,这就有了‘双十一’和‘双十二’。 2019年的‘双十一’,天猫在这一天销售额达到了2684亿元,成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购物节。该节庆迅速获得世界性的认同,其意义还在不断叠加过程中。”田兆元说,“依照经济民俗学的观点,民俗节日是重要的消费时间,节庆给了人们消费的理由。阿里巴巴以民俗的方式开拓新的节庆,拿日月叠数形式构建出一个独特时间,将传统农历的叠数节庆时间渗透到阳历的叠数时间,这是这一节庆建构最为成功的地方。” 田兆元认为,电子商务在一定程度上是一种向传统的回归——这就是中国传统的货郎经济。  

摄影:李文枢 高鹏程

插画:新华社

本报记者 邢虹 

作者:邢虹责任编辑:巢宸舒

推荐栏目

观点 / 南报网评

热点文章

读图

谈资

周刊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