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冷静期”,该不该设甄别、排除机制?

2019-12-25 20:32图文来源: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

民法典草案婚姻家庭编规定了离婚冷静期制度:自婚姻登记机关收到离婚登记申请之日起三十日内,任何一方不愿意离婚的,可向婚姻登记机关撤回离婚登记申请。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李钺锋看来,前述草案应设立甄别机制,涉及重婚、家暴、遗弃、恶习等情形,没有必要给予冷静期。

“离婚冷静期”,该不该有甄别和排除机制?

民法典草案婚姻家庭编规定了离婚冷静期制度:自婚姻登记机关收到离婚登记申请之日起三十日内,任何一方不愿意离婚的,可向婚姻登记机关撤回离婚登记申请。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李钺锋看来,前述草案应设立甄别机制,涉及重婚、家暴、遗弃、恶习等情形,没有必要给予冷静期。(澎湃新闻)

在“离婚太容易”“离婚率连年攀升”的大背景下,“离婚冷静期”制度的出炉,可谓大势所趋。应该说,关于其法理逻辑、现实必要性等,并无太多争议。目前的分歧,主要还是集中于“是否要设立甄别、排除机制”。

李钺锋委员建议,“涉及重婚、家暴、遗弃、恶习等情形,没有必要给予冷静期”。换而言之,就是“过错离婚”不该适用“冷静期机制”……这类离婚案件中,有着明确的过失方、受害方。那么,长达三十天的“离婚冷静期”,对于受害一方来说,很可能就是漫长的煎熬和“二次伤害”。

当然了,也须厘清的是,民法典草案中所制定的“离婚冷静期”,只是对婚姻登记机关而言的,也就是说只适用于那种双方到民政局自行办理的“协议离婚”。现实中,大多数涉及重婚、家暴、遗弃、恶习等情形的“过错离婚”,一般都会走“诉讼离婚”途径。法院在审理离婚案件时,可以运用庭前调查、诉前调解等多种手段来界定特定“离婚”的具体性质和情况,也能够配合签发“远离令”等方式,来尽可能保护婚姻受害一方,这些都是婚姻登记机关所做不到的。

过去,在某些法院的实践中,也有类似“冷静期”的举措,但其本质就是“诉前调解”,是有着一系列完善的司法制度、司法资源作为保障的。而这,对婚姻登记机关同样是有其启发的。如果说,无差别设立“离婚冷静期”欠妥,那么有所甄别和区分的“离婚冷静期”,又该如何建构呢?现实中,民政部门工作人员基本只是对“离婚申请”进行程序确认,而不会进行实质审核。既然如此,又要如何鉴定“离婚”是否涉及重婚、家暴、遗弃、恶习等情形呢?

“离婚冷静期”,尤其是婚姻登记机关的“离婚冷静期”,不该只是一项强制规定,而应该指向更完善的团队配置、更科学的判定模式,若无专业的家事调查员和细致的“尽职调查”支撑,那么有关部门就算要对“冷静期”加以甄别和排除,也是无从谈起的。

作者:蒋璟璟责任编辑:吴丽莉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推荐栏目

    观点 / 南报网评

    热点文章

    读图

    谈资

    周刊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