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屠杀铁证增加新内容 “37分钟”马吉影片赠予南京

2019-12-13 18:45图文来源:南报网

南京大屠杀铁证增加新内容

“37分钟”马吉影片赠予南京

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有一架16毫米摄影机。82年前,美国人约翰·马吉用这架摄影机拍下的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的影像资料,如今每天都在纪念馆循环播放,这部影片时长17分钟。12月13日,美国纽约纪念南京大屠杀受难同胞联合会的邵子平、陈宪中、姜国镇等爱国人士把一部时长37分05秒、尘封20多年的马吉影片“一寸盘”捐赠给纪念馆,这将成为南京大屠杀史研究又一里程碑式的突破。

“37分钟”马吉影片从何而来?

83岁的邵子平,声音洪亮、步履稳健。他告诉记者,他于1936年出生于南京鼓楼医院,父亲邵毓麟是民国外交官,曾任民国驻日本横滨总领事和驻韩国大使。琅琊路小学是他的母校,12岁那年,他随父母远赴台湾。

1991年,邵子平与一批热心华人,在纽约创立了纪念南京大屠杀受难同胞联合会,立志要为在南京大屠杀中的遇难同胞讨回公道。寻找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暴行的证据便成为他们的重要目标。没过多久,邵子平看到德国公布的一份罗森致德国外交部的报告,当中记录侵华日军暴行,并提到了马吉影片拷贝与解说词,称此影片“是日本人所犯残暴罪行有说服力的见证”。但是由于一直没有找到影片拷贝,日本媒体称马吉影片为“鬼片”。

循此线索,邵子平开始寻找马吉影片。“当时日本媒体也在找,我与他们赛跑。”邵子平回忆说,他从纽约直奔得克萨斯州达拉斯市的圣公会总部,一直追到约翰·马吉牧师回美国后任职的华盛顿特区的圣约翰教堂,又从耶鲁大学神学院档案馆找到约翰·马吉牧师的儿子大卫·马吉的联系方式。

出生于中国的大卫·马吉与邵子平一见如故,他用中文对邵子平说:“我叫马大卫。”邵子平也开门见山说:“我想看你爸爸的遗物。”

他们在堆满杂物的地下室里发现了四个铜盒,铜盒里共有13个小方盒,每个盒子上有马吉牧师亲笔标注的镜头说明。邵子平逐个查看,“一个中国孕妇被刺了29刀”、“一个小男孩被刺”……这正是马吉拍摄的记录南京大屠杀现场的原片。

大卫.马吉向联合会慷慨地提供了全部13卷胶片原片。邵子平与联合会骨干成员开会商议后,将这些珍贵原片送到专业公司处理,选出侵华日军暴行的影像制成能直接在电视台播放的时长37分05秒的“一寸盘”。

随后,联合会筹措资金,依据“37分钟”马吉影片,先后拍摄、编制了历史文献纪录片《马吉的证言》和《奉天皇之命》,在美国的社区、大学巡回放映了近百场,并在台湾、日本电视台放映。

据了解,目前,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珍藏的17分钟马吉影片也是源于邵子平等人的寻找与发现。

“37分钟”马吉影片缘何来到南京?

时隔20多年,是什么原因促使“37分钟”马吉影片来到南京?这得从两年前说起,香港大公文汇传媒集团江苏记者站站长陈旻告诉记者,2017年11月,她在采访大公报编辑部的“海外华人推动南京大屠杀史研究国际化”新闻专题时,认识了邵子平。后来陈旻在采写邵子平寻找马吉影片的过程中,意外发现邵子平曾制作过37分05秒的马吉影片“一寸盘”,内容与南京大屠杀相关。陈旻意识意识到这张“一寸盘”是十分珍贵的史料。

马吉牧师当年不仅拍摄了影片,还留下了1-12号影片解说词,解说词此前已被发现。南京师范大学南京大屠杀研究中心主任、南京大屠杀史与国际和平研究院研究员张连红教授得知情况后说,影片解说词内容十分丰富,但是国内目前能看到的影片内容却很少。原先的1-12号影片已很难找到,所以这张“一寸盘”极具价值。

在陈旻等人的追寻下,联合会的人员开始寻找这张盘。2018年10月8日,联合会现任会长姜国镇在家中库房里找出了37分钟的“一寸盘”。随后,邵子平将“一寸盘”送至当年为他们制作此盘的纽约影像公司检测并做数字化处理,胶片因老旧出现许多灰尘斑点,但全部图像清晰完好。

得知这一消息,纪念馆人员十分兴奋。他们与联合会取得联系,希望这张37分钟的马吉影片“一寸盘”能回归南京。

去年10月22日,邵子平赴南京捐赠了当年详细记述马吉影像寻访过程的58页手记。“37分钟”版马吉影像被找到的消息不胫而走。有人询问后表达希望购买该影像的意愿。

纪念馆馆长张建军获悉后,安排纪念馆工作人员紧密联系邵子平和“联合会”。陈旻、德籍华人邵华、张连红等人纷纷出力推动,与联合会沟通劝说。最终,联合会主要成员商量后,确定在今年12月赴南京参加公祭仪式,并捐出37分钟“一寸盘”。

“37分钟”马吉影片新增哪些内容?

这份“37分钟”影像有些什么内容?取得数字版影像资料后,纪念馆组织专家对资料进行了影像数据分析。

纪念馆工作人员王延奎介绍,从空间范围来看,现馆藏“17分钟”版影像的主要镜头大多集中在南京安全区范围内,只有少量栖霞寺等南京郊区的镜头。而“37分钟”版的画面则超出了南京安全区范围,城外一带日军暴行的镜头也进入了马吉影像。据史料记载,1938年2月16日至17日,马吉曾前往南京东郊的栖霞寺和江南水泥厂难民营,“37分钟”版里就出现了抬伤员到江南水泥厂诊所的镜头,以及诊所内伤员的镜头,这些比“17分钟”版影像更为丰富。

张连红教授告诉记者,37分钟的版本是目前发现最为全面的马吉影像。比如,南京大屠杀亲历者与幸存者夏淑琴一家祖孙9口人中7人惨遭日军杀害后,马吉当时分两次去现场拍摄她家拍摄尸体遍地的场景。在37分钟版本当中,场景有35秒,比馆藏的17分钟版本多了20多秒,信息更加完整。当年联合会发现马吉影像,刻录制作37分钟的“一寸盘”,并制作纪录片,广泛发行,向世界许多图书馆赠送,产生了十分广泛的国际影响。在上世纪90年代,有力地回击了日本右翼势力的嚣张气焰。这份原始“一寸盘”本身具有十分重要的文物和史料价值。

在17分钟版马吉影片中,马吉牧师在金陵大学医院医院拍摄的受害者个体案例有28例,而“37分钟”版马吉影片中,马吉牧师在金陵大学医院医院和江南水泥厂医院拍摄到的受害者个体案例逾48例,新增受害者个案逾20例。江苏行政学院杨夏鸣介绍道,在“37分钟”影像中,马吉牧师拍摄的一组长达49秒记录医院里一位颈部几乎被砍断的40岁女伤者画面亦极为珍贵。影片中,马吉牧师在简短镜头说明写道:“日本士兵试图将这个女人斩首,(医生)缝合颈部肌肉,脊柱”。

此外特别值得一提的是,“37分钟”影片中首次出现东京审判中的出庭证人伍长德。东京审判审理日军南京大屠杀专案时,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伍长德是证人之一。马吉牧师在1938年2月15日拍摄了伍长德,并在标注为“5号影片”的说明词中详细记录了伍长德的遭遇。在“37分钟”影像内,伍长德正面容貌与背部约半尺长刀伤的镜头时长14秒。杨夏鸣说,作为远东国际法庭审判日军攻占南京时的最高指挥官松井石根纵容南京大屠杀罪行的重要证据,这些镜头再现的历史画面非常珍贵。

作者:许琴责任编辑:朱皓

周刊

目前南京正在充分挖掘本地生产能力,同时多渠道开展全球采购,积极组织货源,并采取平价销售、限购等方式,尽最大努力保市场供应。[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