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兴奋剂机构给俄罗斯体育出了难题

2019-12-11 10:35图文来源:光明网

昨天(12月9日),全世界媒体都在重要位置报道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有史以来开出的一份最重罚单的消息:从2020年1月1日起,俄罗斯被禁止参加4年内所有世界性体育赛事,包括2020年东京奥运会、2022年北京冬奥会,以及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等重要国际赛事。不仅如此,俄罗斯在未来4年内,也不能主办和申办世界性赛事,WADA还禁止俄罗斯国家官员、奥委会和体育组织官员参加世界性体育比赛。这也意味着将在俄罗斯举办的2022年男排世锦赛、2023年男子冰球世锦赛和高山滑雪世界杯赛都不得不另择赛地。唯一对俄罗斯网开一面的地方,是允许能够证明自己清白的俄罗斯运动员以“奥林匹克代表”的个人身份参赛,就像平昌冬奥会上的俄罗斯队参赛选手一样以中立身份参赛。这个决定是基于WADA合规审查委员会于11月25日做出禁赛处罚的提议。

这真是一个令人瞠目不已的罚单。从迄今为止的反应看,除了俄罗斯自己鸣冤叫屈外,少有其他国家的体育组织或运动员对这个决定表示异议或对俄罗斯运动员表示同情。这也难怪,在最近十几年中,俄罗斯与国际(单项)体育组织以及WADA的纠纷中,其所采取的“阴谋论”的对抗策略,除了使本国一些民众生发出更加愤怒的情绪外,于事无补。甚至恰恰相反,不仅没有让国际各个单项体育组织和WADA增加一点信任,反而促使更多俄罗斯运动员站出来指证“有组织”“强迫”服用兴奋剂的事实。这也是此次WADA执委会12名成员全体一致投票做出决定的背景所在。

今年1月,WADA要求俄方解释其1月份所提供的“证实清白”的检测样本的实验室数据的非合理性的原因。这些检测样本本来是用作证明俄罗斯不存在“有组织”“系统性”服用兴奋剂行为,但反被WADA看出了破绽,认定“俄罗斯方面篡改和操控了兴奋剂实验室数据”。根据WADA在2016年7月发布的长达300多页的《麦克拉伦报告》,计有1000名多俄罗斯选手在2011年至2015年期间涉嫌服用兴奋剂,且俄罗斯采取了“有组织”地偷换运动员送检尿样等方式来掩盖运动员集体服药的行为。这一行为,随着俄罗斯反兴奋剂组织负责人和女子800米等选手出面作证而被“实锤”。

正所谓“屋漏偏逢连阴雨”,也是在今年1月,俄罗斯花滑新秀、年龄只有13岁的安娜斯塔西娅·沙巴托娃在社交媒体与其拥趸互动时“不经意”地表示,为了稳定滑冰,应该服用“正确的饮料”,甚至爆出以个人身份参赛的2018年平昌冬奥会金牌得主扎吉托娃和银牌得主梅德维德娃所在的训练组也在服用“正确的饮料”。虽然俄罗斯花滑协会主席亚历山大·戈尔什科夫以“无稽之谈”回应了这个丑闻,并且安娜斯塔西娅·沙巴托娃随后也关闭了在上述社交媒体的个人主页,但是很多拥趸的截图还是引来了各方关注。

对WADA的最新决定,俄罗斯政府虽然承认俄罗斯体育界在兴奋剂问题上“的确存在很大问题,这一点无法否认”,但俄罗斯有关机构要对WADA的对俄制裁决定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发起申诉。不过,难题也正在于此。WADA的上述处罚期为4年,如立刻生效,则处罚期至2023年底;而如果俄罗斯将此决定提诉至国际体育仲裁法庭,那么,最终裁决最快也要到2020年3月或4月才会得出;如果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维持WADA的决定,那么,从决定生效之日起,WADA决定的处罚期将自此延后4年。如此,俄罗斯甚至将有可能缺席2024年巴黎奥运会。

作者:光明网评论员责任编辑:吴丽莉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周刊

    教育、医疗、养老、就业、社会保障……一项项事业的投入,回应着习总书记对江苏的谆谆嘱托,回应着百姓对“幼有所育、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的期待,书写出一张张南京人的“幸福答卷”。[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