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社会 > 正文

“公调对接” 南京3年化解纠纷7万多件

2019-12-09 07:10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鼓楼区居民王某(化名)在家门口私自安装摄像头被邻居拆卸,两家互不相让,发生多次纠纷,后王某报警。经辖区派出所人民调解室调解员调解,双方就此事达成了妥善处理意见。

人民调解和接处警对接,打造我市人民调解工作特色品牌

“公调对接”,3年化解纠纷7万件  

南报网讯 鼓楼区居民王某(化名)在家门口私自安装摄像头被邻居拆卸,两家互不相让,发生多次纠纷,后王某报警。经辖区派出所人民调解室调解员调解,双方就此事达成了妥善处理意见。

这一调解方式被称作“公调对接”,即人民调解和接处警对接工作方式。近3年来,通过这一机制,全市共化解各类矛盾纠纷7万多件,年均2.3万余件,调解成功率达93%以上。

维护社会稳定的“第一道防线”

2015年,市司法局联合市公安局等五部门制定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公调对接工作的实施意见》,并由市政府办公厅转发。目前,全市形成“专业性人民调解组织+专职人民调解员+专业化方法手段”化解矛盾纠纷的专业调解模式,公调对接工作成为我市打造新时代人民调解工作升级版的一个特色品牌。 

目前,根据警情数量,在基层派出所派驻设立的人民调解工作室有着2—4名不等的专职人民调解员。全市143个户籍派出所,共派驻专职人民调解员418名。在警情和民间纠纷多发高发的地区,人民调解员24小时值班。

近3年来,通过公调对接机制,全市共化解各类矛盾纠纷7万多件,调解成功率达93%以上。公调对接的规范高效,有效减轻了基层派出所民警的工作压力,直接带动了社会治安防控工作的质效提升。全市盗窃机动车、电动自行车以及入室盗窃案件同比分别下降3.2%、14.9%和25.9%,“民转刑”案件同比下降14%,有力筑牢了维护社会稳定的“第一道防线”。

商场换衣纠纷,凭专业知识调处

2019年12月1日下午2点多,新街口新百店员吴某报警,称与顾客发生纠纷,对方推搡自己。经了解,顾客李某来柜台要调换一件白色鹅绒服,吴某经初步检查认为可能穿过,影响二次销售,拒绝调换。李某谩骂并推搡吴某,导致吴某摔倒。

接警后,这个纠纷调解任务落在了郝名华的肩上。今年62岁的郝名华自2009年3月入职五老村街道司法所驻淮海路派出所任专职人民调解工作至今,成功调处各类矛盾纠纷4500余起,其中疑难纠纷2000余起,调解成功率97.5%,6次被评为秦淮公安分局优秀调解员,3次被评为秦淮区司法局金牌调解。

郝名华仔细查看衣服后,已心中有数。她先找李某谈心,用曾经做过服装销售的专业知识分析说,“从衣服的内衬和袖口处磨损痕迹较重,依照我的经验,衣服已经穿过,而且穿的时间还不短。”随后,郝名华就李某推搡致人摔倒的行为,进行了法律宣传。

经调解,李某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真诚向吴某道歉并赔偿300元,衣服也不再退换。

秦淮公安分局淮海路派出所教导员崔翔介绍,在辖区不到1平方公里的区域里,密布着大型商场16家、商业楼宇24栋,日均人流量高达50万人次,节假日更是突破百万人次。“我们建立17个商场调解站,与公调对接室形成互动调解机制,调解员每天值守时间与商场营业时间同步。”

据了解,今年以来,淮海路派出所共调解矛盾纠纷1800余起,成功调处1400余起。

装探头引邻里纠纷,释法化解

近日,家住鼓楼区的王某前往鼓楼公安分局宝塔桥派出所报案,称自己安装在家门口过道顶部的摄像头被邻居张某偷走。

经了解,王某因担心家中被盗,在自家门口的楼道里安装了摄像头。张某却认为,摄像头能拍摄到自家门口,每次出入家门,总感觉有一双无形的眼睛在偷窥,隐私受到侵犯。

“虽然私人在公共部位安装摄像头,目前法律上没有明文禁止,但必须以不侵犯他人隐私权为底线。”在调解中,鼓楼区司法局驻宝塔桥派出所人民调解员通过释法,告知王某其安装摄像头首先要保证没有拍摄到他人的私密空间,并与邻居沟通征得同意。

在调解员的努力下,张某向王某归还摄像头,王某答应将摄像头拍摄角度调整至只对准自家大门。

截至今年11月,宝塔桥派出所人民调解室共受理各类纠纷332起,成功调解320起。

网约车司机报酬纠纷,走访调解

“收到补发的报酬了,感谢人民调解员。”前不久,市民小赵(化名)握着燕子矶街道“公调对接”调解室调解员的手说。

原来,小赵通过朋友介绍加入了一家网约车租赁公司,向公司缴纳2万元保证金后双方签订了合同。 

营运初期,租赁公司都能准时将营运报酬打入小赵的银行账户。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小赵每月的营运报酬就迟迟不到账了。对此,公司也没有给出合理解释。小赵一怒之下将公司的电脑、打印机及一些重要文件、票据扣押,租赁公司随即报警。

接警民警随后将此纠纷移交至街道公调室解决。

“我们查阅了租赁公司的电脑后台,找到了小赵的账号信息。”调解员告诉记者,他们还陪同双方当事人前往网约车公司驻南京分公司查询真相。

经查,小赵迟迟得不到报酬的原因是,其驾龄不满3年,根据现有相关政策,不具有网约车驾驶员资格,平台系统自动将小赵的银行账号删除了。 

调解员主动和网约车公司方面沟通,商量能否将小赵应获得的报酬补发。公司工作人员表示,按照相关规定查清事实后,可以补发。 

对此结果,小赵表示满意,事情得到圆满解决。

本报记者 徐宁 许震宁

作者:徐宁 许震宁责任编辑:吴丽莉

推荐栏目

观点 / 南报网评

热点文章

读图

谈资

周刊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