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社会 > 正文

婉拒高薪聘请 “闺女村医”坚持十多年为老人韶健康

2019-12-08 11:02图文来源:新华报业网

“闺女村医”坚持十多年为老人韶健康

婉拒高薪聘请,直言“哪有好闺女离开爹离开娘的啊”

前几天,南京入冬的那几日里,浦口区江浦街道西江口社区卫生服务室何为萍村医除正常到岗上班外,中午和晚上她还要去村里的老人公寓、村民广场与老人们拉家常,“伯伯妈妈奶奶们,天开始冷了,早上晨练不要起得太早,出门要戴帽子手套,高血压药一定要记住按时吃哦……”每逢换季和天气有变化时,何为萍都要来这些地方,说说这些老套话,这一习惯她已坚持了十多个年头,老人们亲切地称她是大家的闺女村医。

看老村医救人 从此立志当村医

见到何为萍,是在江浦街道西江口安置小区的市民广场上,肩背药箱、手拿听诊器,正为在场的老人听诊问诊。不一会儿广场上围过来的老人越来越多,何为萍从药箱里拿出老慢病预防的宣传册,每人发一份,“把册子拿到手上我马上给你们讲解一下,你们看不懂记不住的,回家后叫你们的孩子念给你们听。”“闺女,我的右腿又使不上劲了。”“下半年挂脑梗药水的时间到了,明天挂水去。”“闺女,我的喉咙疼有点咳嗽。”“受凉了,回家熬点姜汤喝。”虽然穿着白大褂、肩背药箱,可这些老村民没有人叫她医生或大夫的,叫她闺女他们已经很顺口了。“她见人满脸堆笑,说话轻声轻气的不就像我们的亲闺女嘛。”一位居民说。

今年42岁的何为萍做姑娘时与父母生活在原珠江镇大林村。何为萍家门口就是村卫生保健站,站里有一位老村医叫雷国林,听父母说雷医生从毛头小伙时就在这里做村医,干了几十年了,为这一带的乡亲治病救命,做了很多好事。特别是11岁那年夏天,何为萍见到田头一个村民大伯在稻田里喷洒农药后倒在田埂上口吐白沫,家人叫来了雷医生,只见雷医生不慌不忙,先扎针,再灌液体帮助呕吐,很快中毒的大伯苏醒,在场的村民都鼓起了掌。虽然年纪小却记忆犹新。“长大了要做一个能帮助父老乡亲解除病痛的人”的想法在那时油然而生。

“像雷医生那样一辈子做为乡亲们治病解痛的事多崇高啊。”1992年何为萍报考了江浦卫生进修学校乡村助产士专业。

抓住机会从临时工奋斗成村医

三年后何为萍从学校毕业就选择了回家乡,由于当时没有卫生服务站当村医的指标,何为萍到一个企业做了厂医,22岁那年,她结婚成家嫁到了现在的西江口社区。后来的几年,尽管成了家有了孩子,家里条件也不错,但何为萍想当村医服务百姓的愿望始终没有放弃。2004年,西江口社区卫生服务站改造升级,采用电脑开处方写病历,一些老村医一时难以操作,遇到这个偶然的机会,何为萍立即报名,以一名临时工的身份当上了村医的助理。何为萍很珍惜这份工作,那几年的日子里亲眼目睹了做一名村医的不容易,既要会诊治判断患者的内外科病情,又要能接生、急救,还要会简单的外科手术包扎,可以说小小的村医啥都要会啥都能干。何为萍知道想当一名称职的村医靠目前她掌握的知识是不够的,必须挤出时间进修学习。白天何为萍认真细心地向老村医们学习,晚上就利用书本自学。

何为萍靠艰辛的付出,文凭从中专提升到了大专,还通过了全国职业医师的考试,并接班成为一名正式的村医。

想当好尽责村医就要能韶会韶

何为萍负责的西江口社区卫生服务室虽然只有100多平方米,却承担着近3000名村民就近医疗卫生保健的工作。何为萍与一名同事两个人每天除了接诊治病,每人还各自负责200多名老慢病患者。一个电话,随时都要出诊上门提供服务。这几年出诊、夜诊、节日加班有多少次?何为萍与另一名同事没有记录过,更不去多想,患者都是熟悉的村民,随叫随到已经习以为常了。但做个好村医单单细心诊断开药还远远不够,还要做个能韶的婆婆。有时没有提前韶或者没有韶到位,也会留下后悔和遗憾。

何为萍记得是早几年,村民王光才和老伴仇王氏老夫妻都患有高血压和心血管病,仇老太太严重点,要靠王老爷子监护,但如何监护、出现哪些现象必须及时就诊,何为萍讲得不透,韶得不够,结果有一天傍晚,何为萍准备下班时王老爷子急忙来找,说他按照 “闺女”医嘱按时给老伴吃过药了,可老伴躺在沙发上叫不醒了。何为萍知道情况不好立即赶到老人家中,发现老人中风昏迷,她一边把老人侧卧一边叫来120,跟随一道去医院抢救。结果因为发病时间过长老太太还是离世了。事后何为萍问王老爷子那天老太太先前发生了什么情况?王老爷子说那天下午给老伴喂过药后,老伴说头疼,又呕吐几次,他以为是中午吃的饭凉了造成的,就没有管,自己出门散步三小时后回来发现老太太昏迷了。“如果王老爷子知道中风发病的早期现象,如果监护不离开三小时,也许仇老太太就不会死啊!”此事之后,何为萍把中风、心脏猝死等心脑血管发病前的症状编成一个个小故事,遇到看病拿药的老人就韶一段。

能治身体的病 还要懂治心理的病

何为萍几乎每天都要韶一遍叮嘱一番的是村民马连兵。他是西江村未结过婚的光棍汉,由于饮食不规律、生活习惯差,50岁年纪患有高血压、糖尿病等一身的病,由于记忆力差经常忘记吃药或打胰岛素,血压血糖难以控制稳定。有一次,已经打过胰岛素,可他忘记了又打了一针,下楼去超市购物时昏倒在地。何为萍带着血糖仪及时赶到,一测血糖只有二点几,立即喂糖水才缓了过来。从此何为萍把他列为重点患者也是每天要韶到的患者。何为萍记下他的手机号,每天准时告知他要吃药了,要打胰岛素了,每次来拿药还给他口袋里放一些巧克力,防止再次发生低血糖的意外。像这样每天要韶的和每周要提醒的重点人头,何为萍小本子上记录有几十个。

在何为萍看来,能治身体的病还要懂得的去治心理的病,西江口社区地处长江北岸的大胜关铁路桥下,离南京主城和浦口区中心医院都有几十公里路,居住的大多数是70年代以前的老村民。这时就需要村医们进行心理上的疏导,甚至还要化解家庭里的矛盾。尽管是村医,但年仅42岁的何为萍通过十多年的努力,在村里村外已经有好的口碑,并小有名气,一些上级医院和民营医院多次想高薪聘请何为萍做他们的全科医生。何为萍都婉言谢绝了。“我已经是乡亲们的好闺女了,哪有好闺女离开爹离开娘的啊!”

作者:张兴荣 卢斌责任编辑:巢宸舒

周刊

近日,南京市委市政府召开全市城建城管大会,会上明确表示今年将启动宁芜铁路征地拆迁。[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