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社会 > 正文

“拆迁家庭”是如何被“逐猎”的?

2019-12-08 10:41图文来源:金陵晚报

近年来,伴随国家城市化进程加快和房地产行业发展,一群因拆迁补偿而暴富的年轻人应运而生。这一人群,在一夜暴富的同时,也容易染上赌博等恶习,成为犯罪分子千方百计“逐猎”的对象。

日前,记者从江苏省人民检察院获悉,2018年以来,苏州市检察机关共办理相关案件26件87人。被“逐猎”的“拆迁家庭”不仅身体和精神饱受损害,还牵涉其家人,倾家荡产、家破人亡的报道屡见不鲜,亟须引起重视和防范。

接下来,小编给大家介绍几个案例,看看这些“拆迁一族”们是如何入“坑”的。

“设赌局”诱惑入坑

部分“拆迁一族”暴富之后,不再工作或学习,好逸恶劳,逐渐染上赌博。针对一些原本无赌博嗜好的“拆迁一族”,犯罪分子也会进行重点“攻关”,从吃喝玩乐套近乎、试试手气“小赌”到诱惑一掷千金“大赌”,有的“拆迁一族”很快沉迷其中。而围绕他们的各种作弊诈赌的“局”也很快上演。犯罪分子有专门劝人赌、怂恿赌的“劝客”,有专门和人赌的“赌客”和“搭子”,有在旁边观看或者偷看的“看客”等,而且还有针孔摄像头、隐形眼镜、遥控色子、显影药水等各式道具。

在分工明确、装备齐全的“团队”面前,绝大多数人屡赌屡输、越输越大。如张家港市检察院办理的范某等人恶势力犯罪集团案件中,犯罪嫌疑人范某等人多次通过诈赌手段骗取被害人钱财,并通过泼油漆等寻衅滋事行为索要诈赌债务。据该犯罪集团成员何某等人供述,他们开放贷公司赚不了什么钱,“业绩”主要靠“杀猪”,具体手段是通过到社会上寻找、筛选喜欢赌钱的“户头”,一般是有些家底的年轻人,诸如“拆二代”等,设好赌局后,采取偷牌、换牌、虚报点数、洗牌作弊的手法实施诈骗。

“出境游”抽取佣金

当一些好赌的“拆迁一族”觉得在本地“小打小闹”没意思想出去“开开眼”,或者输多了钱想出去“博一把”的时候,犯罪分子会主动找上门,以帮助办理证件、购买机票、安排食宿、联系赌场、出借赌资等方式提供“出境赌博”服务,并抽取大量佣金。

甚至有一些犯罪团伙,把这种“一条龙”服务作为主要业务,不但安排专人一路保障,还在澳门等地开设“工作室”,为当地赌场提供“客源”,以此换取巨额赌场“回扣”。

如张家港市检察院办理的林某等人恶势力犯罪集团案件中,犯罪嫌疑人林某等人,先后组织他人通过珠海横琴口岸赴澳门赌博,并向上述人员收取回扣、介绍费。在引诱“拆迁一族”王某去澳门赌场时,声称玩一次就不催收其先前欠款的利息,等王某到澳门后才发现只能在林某指定的赌场和指定的“贵宾厅”赌博,赌博期间兑换筹码也仅能从林某处兑换,兑换还要再被抽走10%的服务费,结果其在澳门两次赌博共输掉50万元。

“套路贷”低价夺房

当那些输钱越来越多的“拆迁一族”手中或银行账户没有资金的时候,犯罪分子就会递上借款协议,威逼利诱让他们签下“高利贷”甚至“套路贷”。

这些贷款虽然名义上是“无抵押”贷款,但犯罪分子实际早就盯准了那些好赌“拆迁一族”的房产,一旦“利滚利”达到一定数目,就会采取恐吓威胁、虚假诉讼等手段逼债,最后除非家人出巨款摆平,否则就会迫使好赌“拆迁一族”签下房产抵押协议,以低于市场的价格夺走房产。

另外,多数犯罪分子本身就经营担保公司、小额贷款公司等,对借贷业务如何规避法律责任十分“精通”,所有的借贷关系都有借条、银行流水等“合法外衣”,要从法律上认定其“非法”比较困难。

如苏州工业园区检察院办理的陆某等人涉恶犯罪案件中,陆某通过诈赌使被害人张某欠下230万赌债,并通过制造虚假银行流水,签订借款合同,上门滋扰、堵锁眼,向法院提起诉讼等手段,最终获得法院判决确认债权。被害人张某原本经营一家餐馆,家中有2套拆迁房,后被迫将2套拆迁房抵押还款,并导致妻子与其离婚、饭店无法正常经营,生活陷入窘迫。

检察机关建议

拆迁户集中居住地区的基层党组织和公安机关要积极深入群众,借助群众和社会力量,发现问题,解决问题;要对本地区好赌人员进行摸排,做好相关“台账”,对频繁借款和出售房产、车辆等重点情况进行风险研判,发现苗头及时处置。

作者:苏检 陈菲责任编辑:巢宸舒

推荐栏目

观点 / 南报网评

热点文章

读图

谈资

周刊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