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文体 > 正文

长江畔的诗城南京 如何成为诗人“诗心起跳的地方”

2019-12-06 11:36图文来源:紫金山/金陵晚报

无论是“凤去台空江自流”的怅惘,还是“称我江山有几多”的激昂,抑或是余光中“诗心起跳的地方”。在当代诗歌发展中,扬子江畔的南京亦引发当代诗人“教我如何不想她”的诗兴。

长江畔的诗城南京

TA如何成为诗人“诗心起跳的地方”?

南京作家叶兆言曾在文章中表述,南京是个可以容忍诗人的城市。

无论是“凤去台空江自流”的怅惘,还是“称我江山有几多”的激昂,抑或是余光中“诗心起跳的地方”。在当代诗歌发展中,扬子江畔的南京亦引发当代诗人“教我如何不想她”的诗兴。

近日,《扬子江》诗刊即将创刊二十周年,它无疑见证大批诗坛新秀、实力派诗人的创作历程,在中国诗坛乃至国际诗歌话语中,南京诗人们该如何亮出自己的招牌?

追求美学南京当代诗人影响深远

在南京城中,生活着一批安静写作的诗人。胡弦、韩东、叶辉、路东、代薇等人以寂寞的笔触放大内心的声音,在更富诗歌韵味的同时,也将人生价值、生活感叹投入诗歌的沧桑中。

《青春》杂志主编李樯认为南京诗人的整体风格都相对独立,自成一体,在这方面的代表诗人如韩东、于小伟、胡弦等,他们风格迥异又各成一家。这与南京的文学传统和现代诗的领先地位密不可分,这一点不似西安、成都的诗人们往往呈现出统一的语言风格,差异性不够明显。尤其以韩东为代表的“他们诗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

虽然“他们诗群”发轫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但直到今天,其诗学影响着诸多诗人的成就和作品,对如今诗歌写作发挥着影响和作用。

《扬子江》诗刊编辑部主任白小云对此持相同态度:“南京诗人总体性创作趋势便是都有自己的美学追求,各有精彩。”

多方扶持助力诗歌新人崭露头角

李樯说道:“新诗经过一百年的发展,已经进入一个相对稳定和平缓的状态,这种状态也可以说成是一种疲软和低靡期。整个时代越来越缺乏破旧立新的诗人,但往往是这种时候,总有黑马会冲破迷雾,嘶啸汉语的丰饶大地,代领新诗前行。”

因此摆在如今青年诗人的接力棒上,写着“创新”二字。

李樯认为,打破传统,“冒犯”经典,才能诞生“新诗”,这对青年诗人实属不易,但对个别有语言天分的写作者而言,这又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事情,这方面比较有实力的有李黎、麦豆、南音、焦霄瑶几位,只能祝愿他们的“野性”能越来越强大。

目前,新诗无论就语言、风格、题材,样式日趋多元。他们关注写实,注重叙事性和口语写作,越来越得到广泛认同,同时,随着传统文化热,古体诗爱好者和写作者越来越多。

与此同时,胡弦认为一代代诗人都需要一个积淀成长的过程,经过文笔与时间的历练,实力派诗人自然会不断地在诗坛中崭露头角。

为此,《扬子江》诗刊也开展青年诗人作品研讨会等活动扶持新生代诗人。《青春》杂志开辟了专门面向青年的“大学生诗页”栏目,“韩东读诗”栏目也开始注重发表新人作品,并且在诗歌界产生了极大影响力,同时南京市第二期“青春文学人才计划”项目更签约了90后天才少女诗人余幼幼和四五位大学校园诗人,使他们对南京有了更多认识和更深厚的情感和书写。

构建国际话语打铁还需自身硬

回顾二十年当代诗歌之路,胡弦见证了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诗歌热潮:“那时候的诗歌热是有特殊时代症候的,许多诗人的文本没能经受住时间的考验,后起的诗人也没有从进化论的角度去接受他们,但现代诗的精神一直在流传。我认为目前,中国许多重要的诗人才陆续进入成熟期,使当下诗歌呈现出比较高的水平。”

近年来,中华文化走出去步伐明显加快,不过,作为文学重要组成部分的中国当代诗歌在海外传播的境况却还相对寂寥,始终差点火候。

胡弦认为,语言的差异会影响交流效果,同样中国诗歌的海外推广也遇到很多翻译的问题,和外国诗歌译成中文的比例差距很大,无论翻译数量和质量,都需要加大加强。

寻根溯源,胡弦说道:“寻求翻译是次要的,诗人应在自己的语言体系中将诗写好,让汉语在我们这一代人的手中焕发出新的光彩。我觉得这是一个文学家的任务,这才是主要的。”

作者:殷静责任编辑:尹淑琼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推荐栏目

    观点 / 南报网评

    热点文章

    读图

    谈资

    周刊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