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文体 > 正文

大明帝都与良渚王城的筑城之“道”

2019-12-06 10:24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良渚古城与明代南京城,两座在历史长河中相距遥远的城市,却分别是中国筑城文明的源头与巅峰,它们之间有着怎样的联系,已经申遗成功的良渚古城又将为正在申遗的南京城墙带来哪些有益的经验和启迪?

顺应自然山水,规划多重空间,营建因地制宜

大明帝都与良渚王城的筑城之“道”  

南报网讯 650多年前的明代南京城,是大明王朝的开国都城,无论在城市规模和营建技术上都达到那个时代的高峰。2019年申遗成功的“良渚古城遗址”,则将一座五千年前的史前王城推向世界——早在五千年前,中国古人就开始对城市的形态布局有了整体规划。 

良渚古城与明代南京城,两座在历史长河中相距遥远的城市,却分别是中国筑城文明的源头与巅峰,它们之间有着怎样的联系,已经申遗成功的良渚古城又将为正在申遗的南京城墙带来哪些有益的经验和启迪? 

带着这些问题,南京城墙保护管理中心开展了名为《南京明城墙与良渚古城遗址价值对比研究》的课题研究。研究发现,良渚王城与大明帝都在选址、布局、筑城、水资源利用等方面一脉相承,为中国城市文明的传承提供了依据,成为南京城墙申遗的重要理论补充。 

都城选址

山环水抱,水路发达直通经济腹地

古人建都,历来很重视都城的选址,选址的好坏将直接影响城市和国家发展的前途和命运。《管子·乘马》篇对城市选址有过专门的论述:“凡立国都者,非于大山之下,必于广川之上,高毋近旱而水用足,下毋近水而沟防省”。 

研究发现,良渚古城与明代南京城在区域选址时,皆布置于山环水抱之间,资源丰富,易于防守,同时外部水路发达,可达广袤的经济腹地。而在具体城址选择时,两城又综合考虑了水患威胁、建城所需平坦且相对高亢土地面积的要求、以及水源和交通条件等因素,与《管子·乘马》篇中对城市选址的论述相合。

明都南京:环山临水拱卫京畿,水路交通便捷

南京自春秋越城开始,历经近2500年的发展,被十个朝代选作都城。究其原因,与南京的地理位置、交通条件、经济因素、社会因素和军事因素等密切相关。南京三面环山、一面临水,成山环水抱之势,周边的山岗是冷兵器时代的天然堡垒,它们与长江天险一起,共同组成了拱卫南京的防线。 

南京城区的地貌呈现“三山两盆地”特征,以紫金山——九华山——鸡笼山——鼓楼岗——清凉山为分界线,划分为南北两个盆地。六朝和南唐的都城,皆选择在南京的南盆地内。南盆地面积较大,且其中地势平坦、较为高亢的区域较大。加上近源丘陵来水较少,水患威胁较小,适合都城布置。 

明代建都南京后,在南唐城的基础上向东和向北拓展,修筑了南京城墙,形成“东尽钟山之南岗,北据山控湖,西阻石头,南临聚宝,贯秦淮于内外”的形态。但城市主要功能区(皇城区和商市区)还是位于南盆地内,北盆地仅为军事区。 

南京城区紧临长江,内有秦淮河,西向可达长江中游地区、甚至四川境内,向东可至淮河和太湖流域,水路交通便捷。明初定都南京以后,为了开辟直达南京的水运通道,朱元璋在溧水开凿胭脂河,并疏浚高淳境内的胥溪河,建立了从南京秦淮河流域——水阳江流域——太湖流域的水路交通。 

对于南京城而言,2600多平方公里的秦淮河流域可作为其小范围的供给腹地;而作为都城而言,富庶的太湖流域和皖南地区,可整体作为其大范围的供给基地。

良渚古城:退可依山据守,出则通江达海

良渚文化遗址最早发现于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良渚镇,距今5300—4300年,是中国古代文明的重要源头之一。良渚古城作为整个良渚文化的核心和良渚文明的都城,位于一处面积达1000平方公里的C形盆地的北部。 

作为整个太湖流域良渚文化的都城,良渚古城为何会选择在这个看上去地理偏狭的半封闭之地? 

专家表示,从地理环境来看,良渚古城遗址所处的C字形盆地,三面都被天目山的支脉所包围,盆地的西北部平原上还矗立着以大雄山为主的一组群山,并散落着很多孤立的小山。这1000平方公里的平原湿地,是良渚古城可以直接依托的稻作农业与采集捕鱼经济的来源,而西面与北面的广袤山地,则有取之不尽的山禽野兽和野果珍馐,及营建城市和生产生活所需的土木玉石等原料。 

此地还具有退可依山据守,出则通江达海的地理优势。从良渚古城沿河道顺流而下,到达太湖只有60多公里,进入太湖则可以上下长江,通达四域。看似地理偏狭的封闭之地,实为安全和资源丰富的理想之所。 

形制布局

顺应自然山水,规划多重城市空间

古代城市的营建,是一个规模宏大、布局合理、功能完备的科学体系,是当时人类思想与智慧的结晶。 

良渚古城与明代南京城在形制和功能分区方面皆为多重结构,核心区域位于最内重;既崇尚居中对称,又顺应自然山水,同时重视对制高点的控制;皆为同时期最大城市,城内功能布局合理,具有城乡分野和外部供给的特征。

明都南京:构筑四重城垣,划分不同城市功能区

南京作为明王朝初期的首都,在历史上第一次成为全国统一政权的最高统治中心。明初南京的总人口约为70万,是当时中国规模最大、人口最多的城市。至明代中叶,南京人口达到120万,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城市。 

明代南京城具有四重城垣结构,由内向外依次是宫城、皇城、京城和外郭。其中,宫城和皇城位于京城偏东位置,规制方正、中轴对称;京城和外郭没有形式上的中轴线,形状也极不规则。 

宫城位于南京四重城垣最里边的一重,周围有御河环绕,是皇帝日常起居、办理朝政、接受中外使臣朝觐和皇室成员居住的大内禁地。 

皇城稍晚于宫城建成,是南京四重城垣由里向外的第二道城垣,是中央行政机构和国家宗庙的所在地,也是封建统治中枢的象征。 

京城城墙(今南京城墙)东连钟山,西据石头,南阻长干,北带后湖,全长35267米(现存25091米),城墙所围面积41.07平方公里。京城内分为城东皇城区、城南商市区和城北军事区三大功能区。 

其中,城南商市区是历代繁华之地,秦淮河两岸居民密集、手工业和商业发达。北部的城防军事区,西面和北面濒临长江,山岗起伏,地形险峻,利于防守。明代南京城常年驻军有42卫左右,约20余万人,洪武时期更是多达48卫。 

外郭是明代南京城的第四道城垣,作为对原有三重城垣的补充和完善,其“西北据山带江,东南阻山控野”,是朱元璋对南京城战略防御思想的体现。

良渚古城:三重空间布局,由高向低彰显等级差异

良渚古城在空间布局上呈现为以莫角山为中心的向心式三重空间形式,凸显出一种非常强烈的规划设计意图:最中心为面积约30万平方米的莫角山宫殿区,其外分别为300万平方米的内城(城墙内面积)和631万平方米的外郭所环绕,堆筑高度也由内而外逐次降低,显示出明显的等级差异。 

古城北部和西北部,分布着规模宏大的水利系统,以及与天文观象测年有关的瑶山、汇观山祭坛,东部则是广阔的郊区。良渚古城、水利系统、外围郊区总面积达100平方公里,规模极为宏大。以631万平方米的外郭计算,其占地规模一直领先了1500年,直到距今3500年前后的郑州商城才被超越。 

良渚人创造的规模庞大的城市系统,在中国城市建设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其宫殿区、内城、外郭的格局,是中国最早的三重城市空间格局,在其后5000年的中华文明发展史上渐成主流,获得广泛运用。 

在城墙的选址设计时,良渚人有意将凤山和雉山两座较高的石头山,设计为城墙的西南角与东北角,并沿着原有的陆地边缘堆筑起四面呈长条弧形的城墙,在两座山的制高点处可以清楚地观察城内外的情况。 

城市营建

工程规模宏大,筑城因地制宜

都城的营建乃王朝大事。自古以来,任何王朝都会不遗余力地营建帝都,用华丽的宫殿、宏伟的城池,彰显皇权的威严和天子的至高至大,并希冀王朝万世传承。 

良渚古城与明代南京城的营建,既有庞大的规模、巍峨的宫殿、考究的用材,体现着帝都王城的权威与强盛;同时又具有因地制宜的工艺、精巧的设计、卓越的质量,彰显出规划设计者的智慧。

明都南京:28年筑城“高坚甲于海内”

南京故宫,又称明故宫,是明初洪武、建文、永乐三朝的皇宫,营造时间历时20余年,占地面积超过101万平方米,是中世纪世界上最大的宫殿建筑群。 

南京城墙的营建,从元至正二十六年(1366)至明洪武二十六年(1393),经过28年的建造,在高度、厚度、基础、建材、城墙关键部位等诸多方面,形成了一套完整的军事防御建筑体系,达到了我国城墙建造的巅峰。 

南京城墙保护管理中心相关负责人介绍,南京城墙“高坚甲于海内”,其“坚”不仅体现在令人惊叹的高宽尺寸,还得益于高质量的墙体建造。南京城墙的外侧高度主要在12—20 米之间,最高达26米,可以有效阻隔云梯、吕公车、飞车、长木桥等攻城器械的进攻。 

明代《武备志》记载:“凡城身,第一砖,第二石,第三土。盖石本耐久,今为第二者,可以火粉之也”。城墙作为防御功能的建筑,其在建筑材料上需选择坚固不易毁坏的材料。土遇水则变软,石遇火则易碎,因此砖是建造城墙的首选材料。 

明城砖的制作过程包括取土、浸泡、踩踏、澄浆、沉积、制坯、晾坯、装窑、烧窑、窨水、出窑、包装等十余道严格工序,任何一个环节都不能出现纰漏,否则将留下难以预测的质量隐患。因此,南京城砖采用了“物勒工名”的制度,作为其质量监督和数据统计的手段。

良渚古城:湿地建城以“石头铺地,黏土筑墙”

良渚古城中的莫角山宫殿区堪称中国最早的“紫禁城”,其宫殿区面积远远超过年代更晚的龙山时代的石峁、陶寺和夏代的二里头宫殿区或宫城。 

良渚古城的城墙以凤山和雉山为支撑点,全长约6公里,围合面积近300万平方米。城墙底部普遍铺垫石头,上部由黄色黏土分层夯筑而成。 

一般的城墙修筑方法是直接开挖城河,以开挖出的土来堆筑墙体。良渚古城采用石头铺垫地基,黄色黏土堆筑城墙的做法,在中国以及世界同时代的遗址中尚属首见。良渚人之所以采用这样的筑墙方式,与他们选择建城的湿地环境密切相关。 

沼泽平原上的淤泥黏性大、强度低、易变形,不是修筑城墙的良好材料,而良渚人通过生产实践已知道山坡上的黄色黏土,对洪水有着很好的抵御性和牢固度。而用垫石层作为地基,可以形成人工硬层增强城墙稳定性,减小地基沉降、侧向变形及土方填筑量,同时还能阻断墙体与地下水的联系,避免地下水向上渗湿墙体堆土。 

大明帝都与良渚古城,南京与杭州,两大文明古都跨越四千余年的握手,向人们揭示了中国南方筑城技术的源流与发展。随着研究的深入,还将有更多的重要发现及历史之谜有望破解。

作者:朱凯责任编辑:尹淑琼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推荐栏目

    观点 / 南报网评

    热点文章

    读图

    谈资

    周刊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