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文娱 > 正文

《读库》主编老六做客南京晓书馆

2019-12-05 15:40图文来源:南报网

1

2

晓书馆供图

南报网讯(记者 邢虹)南京晓书馆近日迎来开馆后第二期伴读分享会,《读库》主编、读小库的主编,人称“老六”的张立宪作为此次伴读分享会嘉宾出席现场,与130位从全国各地受邀的书友以及出版界的同行们,聚集在南京晓书馆内,共话“人工智能时代的人脑”。 

“伴读者计划”是晓书馆首创的名人公益阅读推广项目,从001号伴读者、晓书馆馆长高晓松开始,致力于推广公益阅读的作家、学者、艺术家、科学家们,化身书海中的同行人,通过“伴读分享会”,和晓书馆读者促膝而谈,把阅读的魅力带给每一个人。

本期分享会张立宪以“一个编辑的头脑风暴”为起点,从多年来在读库“做书”的经验中开始发想,不断探寻着“人脑”与“人工智能”之间的联系——一个人的所思所想中有哪些是可以被人工智能替代的呢?又有哪些是用我们人脑才去想的呢?

“他们身处丰饶之中,却逐渐饥饿至死”。正如阿瑟·克拉克《2001太空漫游》中的这句话,在未来,当所谓身外之物不再稀缺时,人类的生活与工作越来越多地被人工智能参与,在这样的情境下,我们要让我们的脑子做点什么?才不至于“饥饿至死”。张立宪在本次分享会中也说道:“这就是在这个时代,人工智能和人脑的区别,我们越来越依赖人工智能,人工智能也把我们伺候得非常舒服,但是想做点事情越来越难。”

接着张立宪也从“人脑”与“人工智能”的差别等方面作出了自己的思考:将“人脑”与“人工智能”对立起来,似乎从来都不是一个合理的解决方案。“无边界”是二者关系的终极边界。举个例子,从AlphaGo到AlphaZero,再到MuZero,从“围棋规则”一直到没有规则,人工智能在“有边界”的领域的发展,远超人脑。但对于一个流动的、液态的世界来说,对过程和结果的品味,正是人工智能无法代替人脑的地方。

张立宪在现场分享了以《古墓丽影:崛起》游戏设定集的封面选择为例的案例,同现场书友进行了举手投票互动,不同的人物封面设计所对应的书友选择结果存在差异。这其实就是一个没有标准答案的选择,或者我们称他为“无边界”问题。那如果是人工智能来选择这个封面会是怎样的结果呢?现场书友也给出了一版从人工智能角度思考的反馈——“选择网络点击量高的封面”。但是无论每个人作出怎样的选择,他本人都可以对自己的选择作出那么一番貌似有道理的解释,这样的意境和韵味也是人工智能所代替不了的。当人工智能什么时候对过程和结果开始品味了,人脑的警惕度也许就要提升了。AlphaGo会不会未来也有这么一天?那个时候我们人脑还有什么优势呢?

“与人工智能合作——融合工作”是张立宪老师在最后分享环节所表达的一个观点。所谓人脑和人工智能合作,就指融合工作。未来也许就是你和人工智能合作的程度越深,你的工作成绩才能越大,这是在人工智能的时代的人脑应该学习掌握的一个能力。

不仅如此,张立宪还提到:我们应该具备什么基因?“数学”、“技术”、“艺术”,这三个基因在中国的传统教育中都是非常缺乏的,数学在高中上完就没有人再学了;我们一直在轻视技术与艺术,这个从很多公共建筑的审美就能看出来。所以需要有意识地去弥补对于数学、技术、艺术的教育。

现场关于人脑与人工智能的差异及关联张立宪从“一个编辑的头脑风暴”的角度持续探讨了很多,活动在热烈的思维碰撞及互动中收尾结束,书友的精彩提问也为现场增加不少新知。有书友提到:“当下的趋势是电子书,以后有没有其他的发展趋势?你作为出版界的前辈,你觉得在我们书籍行业后续会不会有颠覆性的革命?”张立宪表示:“我觉得一定会有的,刚才引用的这句话《2001太空漫游》,地球上的人戴上了一个叫“脑帽”的东西。未来的人可能刚生下来就会被挂一个芯片,这个芯片就是所有的人类文明的结晶。”

作者:邢虹责任编辑:巢宸舒

周刊

9月18日下午,2020中国南京金秋经贸洽谈会重大项目集中签约仪式举行。现场,51个具有代表性的重大项目集中签约,总投资达3233.4亿元。[详细]